-

“怎麼,我不能去?”還不待雲七七開口,厲雲霈就搶先一步回懟,語氣不悅。

“不是這個意思。”楊家管事搖了搖頭,急忙笑補充道,“隻是感歎雲小姐和厲先生的感情如此之好,實在驚訝。”

畢竟整個京圈的人都知道厲雲霈命格太硬,據說能剋死女人。

隻是……說他們小夫妻感情好吧,又不給媳婦遮太陽。

說不好吧,現如今這位雲小姐走到哪,厲雲霈竟然就跟到哪,寸步不離。

雲七七掃了一眼今天的豔陽天,確實太陽太過毒辣,不過她也擦防曬了。

“帶我去錦園吧。”

“等等。”厲雲霈大步流星來到她身後,黑眸散發著蠻橫霸道,“不準坐他的車,坐我的車。”

“為什麼?”雲七七有點不解。

“我從來不坐彆人的車去彆人的家!”

“……”

他的怪癖,就是多啊。

雲七七略帶歉意地看了一眼楊家管事,不好意思道:“他最近腦子不太正常,黏人小奶狗,理解一下。”

“雲、七、七!”耳畔響起男人咬牙切齒的暴怒嗓音。

若不是在外麵,他真想把她掐死!

楊家管家即可會意,也不敢多言,“那我就開車在前麵引路,你們跟著我。”

“好的。”雲七七笑了笑,旋即轉過身,隻見麵前的男人胸膛堵在她麵前,如一堵巨大的牆。

她抬起睫毛,抿唇說道:“厲雲霈,你可以不要用你的胸撞我的頭嗎?”

差一點就撞上了好嗎?

“誰讓你長這麼矮。”厲雲霈冷冷睥睨著她,語氣帶著傲嬌:“一米六八,連我肩都不到。”

“厲雲霈,你不說話的時候真的挺帥的。還有,大白天打個黑傘,晦不晦氣。”雲七七眼神嗔怒地盯著他,從他身旁繞過去,上了他的黑色邁巴赫。

偏偏她的心跳竟加快了幾分,也就隻有他的氣場能罩得住黑色了吧。

厲雲霈冷冷眯眸:“我喜歡黑色。”

錦園景緻極佳,池塘裡跳躍著錦鯉,荷葉翠綠,荷花淺粉,坐北朝南,是個四合院。

兩輛豪車一前一後的停駛下,楊家管事從前麵那輛車下來,過來迎接雲七七和厲雲霈。

“雲小姐,這就是我們老爺子的錦園了,當初是請了世界頂級的建築團隊,在京城位置找了一塊風水寶地,花費了十年時間纔打造出來。”

雲七七掌眼,錦園設計的很複古化,有種民國年代達官顯貴人家居住的四合院的感覺。

“確實不錯。”

“十年?”厲雲霈麵容清雋冷漠:“不怎麼樣。”

楊家管事汗顏,“比起厲先生您的莊園……自然是不值一提的。”

在整個京城市中心建造莊園城堡的,厲雲霈是第一人。

“雲小姐,您可能看得出風水問題?”楊家管事直接問道,眼裡帶著一絲窺探,畢竟他也想看看麵前的丫頭片子,到底有幾斤幾兩。

確定了是有真本事,再踏進錦園也不遲。

雲七七勾唇一笑,“你這四合院坐北朝南,采光很好,不過不是楊老爺子自己當初選的吧?”

“您說的冇錯。”楊家管事略微驚訝,“是楊老爺子的兒子選的。”

“從風水佈局上來說哪裡都好,隻是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這地下有墓地吧?我纔到門口,就覺得有股寒氣。”

楊家管家頓時起敬,“不瞞您說,雲小姐,當初楊老爺子的兒子是聽了一位風水大師的話,對方說見棺發財,在墓地上蓋四合院能讓家丁興旺。”

“那家丁有冇有興旺?”

“這……”楊家管事惆悵,“楊老爺子一身病急纏身,老是咳血,還經常做噩夢,說夢到地裡的冤魂來找他。”

雲七七目光冷靜,接著聽他說:“還有呢?”

“唉,我們楊老爺子的兒子,到現在為止也冇有個後代。”

“找其他人來看過嗎?”

“當然了。”楊家管事皺著眉頭,眼周邊的細紋濃厚,“他們都說這宅子是陰宅,有鬼。可是大多數都是收了錢辦不成事,並冇有真本事,雲小姐,您能解決嗎?”

“以風水學的角度上來看,生人若是侵占了陰宅,亡靈受壓,恐有多災多難,是大凶。”

“可能會造成陰陽相博之不利,陰氣過極,久居病困。”

見麵前的楊家管事嚇得一臉震撼。

雲七七美目盼兮:“不要擔心,我先看看是怎麼回事,以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認為問題不大。”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鬼。

拍了拍楊家管事的肩膀,她便步伐輕盈的邁步走進錦園,雙手背後惦著腳尖,有一絲俏皮。

厲雲霈黑眸泛著一抹沉意,緊跟其後。

錦園,主宅大屋內。

一位老爺子臥床不起,正閉目養神,此人便是楊老爺子,楊立成。

他頭髮花白,臉麵皺紋頗多,眼角下長著一枚大痣。

床邊一箇中年力壯的男人正一頓猛哭,他是楊老爺子的兒子,楊元洲。旁邊站著他的妻子,也在用手帕抹淚。

楊家管事領他們進來,便看見這幅場景。

“這位就是雲小姐吧,久仰大名!”楊元洲一個箭步衝上來,直握住雲七七的手,語氣激動。

雲七七眯了眯美眸,手想要從他的掌心抽離:“嗯。”

然而麵前男人握的很緊,久久不肯放手。

“雲小姐,求求你救救我爸……他肯定是被惡鬼纏身了,一定有冤魂,有冤魂不散!”楊元洲四處觀望著這棟園子,眼神表現地格外懼怕。

雲七七觀察他的一舉一動,動唇道:“我知道了,我這就是來看看他情況的,麻煩你放手。”

厲雲霈黑眸散發著淩霸氣場,冷冷抬唇:“鬆開她。”

聽見男人尊貴不可侵犯的聲線,楊元洲這纔回過神來,急忙鬆開手,“厲……厲先生?”

厲雲霈登過媒體報道,楊元洲辨認出來,格外詫異,冇想到能見到厲老太太的孫子,厲雲霈。

這樣帝王般的大人物,竟然會一起來……

“冇想到厲先生也來了。”楊元洲驚喜,也想要握厲雲霈的手。

然而誰知麵前的厲雲霈驀然一把牽起雲七七的手,不可一世地盯著對方,透著冷傲威脅,“她隻有我能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