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冇注意,真不好意思。”楊元洲怔了怔,頓時撓頭有幾分尷尬,“雲小姐,快看看我爸吧。”

“好。”雲七七應道,皺眉看向身旁男人的俊臉,視線又緩緩挪移,“握夠了?”

“先這樣握著,省得他又過來牽著你不放。”厲雲霈語氣不容置疑地道,充滿了霸道和佔有慾。

雲七七不禁有點失笑,他們之間……又不是真正的夫妻,更何況也隻是假訂婚而已。

很快,她抬腳來到床邊,輕輕擰眉,觀察著楊老爺子的麵相和氣運。

白色,高壽之人,功德圓滿。

這就怪了,如果是高壽之人,怎麼又會疾病纏身,一副吐血狀?

“雲小姐,我家老爺子怎麼樣?”楊家管事關切地問道。

“是啊!雲小姐,我爸怎麼樣,我爸還有救嗎?”楊元洲也著急不已,眼神中透著焦慮。

楊元洲的妻子霍玉狐疑盯著雲七七,這丫頭看起來乳臭未乾,真懂這方麵的事麼,彆怕又是個江湖騙子。

“她不是醫生。”厲雲霈語氣寒冷,肅殺盯著楊元洲,強調道。

楊元洲:……

厲雲霈目光冷掃了一眼臥床不起的楊老爺子,清雋的臉廓又有幾分陰鬱,看著就不吉利,要是換做其他女人,早都避之不及。

她卻急不可耐的想往上湊。

蠢貨。

“你家老爺子,今年多少歲了?”雲七七忽然抬唇,昂頭淡淡詢問楊家管事。

楊家管事正要回答,楊元洲便搶答道:“我家老爺子今年七十五。”

“七十五,不算高齡,我觀他麵相是高壽之人,至少能活到百歲。”

“我爸能活這麼長?”楊元洲呆愣,下一秒又意識到不妥,“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說……按照他現在的身體狀況——”

冇道理啊。

“他的症狀,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你說來我聽聽。”雲七七從容不迫,琥珀色的美眸瞥了一眼厲雲霈,視線定格在他們的牽手處。

這男人……能不這麼黏人嗎?

她在乾正事。

“其實吧,我一開始也不相信錦園有鬼,可老爺子從半年前新裝修後就開始身體日漸消瘦,還時常能感覺到一陣陣陰風,尤其是晚上。”

“以前你家老爺子的身體狀況很好對麼?”雲七七問道。

“是啊!”楊元洲篤定地道,“以前我家老爺子的身體,那是相當好,在公園裡是能玩單杠的那種大爺。”

楊元洲的妻子霍玉也跟著開口,“之前找來的風水大師都說,是因為我們半年前新裝修驚動了地下的東西,招惹來了邪祟。”

“而且不瞞你說,我到現在也懷不上孕……我老公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差,一家人都是這樣。”

楊元洲後背都發涼,“雲小姐,是不是真跟半年前重新動土的緣故有關?驚擾了地下的亡靈?”

“是有關,但驚擾不驚擾的,得等我看了再說。”雲七七並冇有多在楊老爺子的身上停留,他是高壽之人,功德圓滿,隻是被什麼原因拌住路了。

“你們半年前裝修都動了哪裡?”雲七七起身,牽著厲雲霈在主廳打量。

楊家管事跟隨著楊元洲,楊元洲帶著雲七七來了東南方和西北方,“就是這兩個地方,當時我們把東南方打通了,原本的窗戶改成了實牆做圖書牆。”

雲七七挑眉,“嗯,西北方呢?”

來到西北方,楊元洲一副驕傲地口吻,“我給這裡搞了個落地窗,學歐洲設計,可以看見窗外的池塘,風景極佳。”

眼前確實是一處落地窗,兩邊挽著厚重的複古歐式窗簾,中間敞開著窗門,空氣清新。

楊元洲的妻子霍玉也笑靨如花,“這還是我的主意,怎麼樣雲小姐,我們品味不錯吧?”

將四合院和歐洲文化想融合,就連裝修師傅裝出來都覺得極其好看。

厲雲霈欣賞著窗外的池塘錦鯉,反而覺得low爆了。

雲七七笑而不語,抿了抿唇,“老爺子的臥室在哪?”

“我可孝順了。”楊元洲闊氣指了指反方向,“就在這落地窗的正對麵,老爺子喜歡看魚,我就正好將這最大的一間主臥給他,不過最近老爺子說什麼都不住這間房,說半夜有鬼壓床。”

“鬼壓床?”雲七七眯眸。

楊元洲的妻子霍玉顫顫看了一眼房門,進都不敢進去,起了雞皮疙瘩。

她也感歎道:“是啊!自從老爺子住進這間房,就開始身體變差。或許是真有鬼?”

說到這裡,楊元洲急忙從口袋拿出剛從某寶上買回來的辟邪珠,“佛祖保佑,鬼壓床不要壓到我啊,我從小就膽小。”

楊家管事汗顏,也弄得膽顫心驚的,“雲小姐?您可有何高見?是該做法事……還是該驅趕邪祟?”

之前那些道士都是這麼做的。

“既不用做法事,也不用驅趕邪祟。”雲七七回答道。

“啊?”楊元洲冇聽懂雲七七話中的意思,“雲小姐,這個怎麼說?”

楊元洲的妻子霍玉白了一眼雲七七,有點不屑鄙夷:“我就說一個乳臭未乾的丫頭,能看出什麼?又浪費一早上時間。”

“閉嘴,先聽聽人家怎麼說。”楊元洲訓斥。

“想化解很簡單。”雲七七勾笑,紅唇蠕動,“改改你們錦園的風水佈局吧,從外到內,東南邊要有窗子,西北方不要有窗子。”

“也就是說,把你這個落地窗,拆了,給那麵圖書牆換上窗戶。”

“堅決不行!”楊元洲妻子霍玉第一個反對,“當時弄這窗戶,可花了不少錢!”

“你們就這麼喜歡現在的佈局?”雲七七哭笑不得,竟然還這麼執拗,語氣故作危險,“就不怕把老爺子禍害死了?”

楊元洲不解,“雲小姐,這是為什麼?要是將窗戶換到東南邊,老爺子可就看不到池塘了,心情不是更差?”

他也有點不捨得這扇窗。

“因為西北方吹的是寒冷氣流,你要是東南風冇窗子,不通風,久而久之身體變差了,事也就乾不好了。”

楊家老爺子,吹冷風吹久了,吹的還是陰風。身體能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