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燃收起手機,迅速塞進口袋,“老大。”

“嗯。”雲七七昂著頭,一副料事如神地問道:“葉燃,白家可有什麼訊息傳出來?”

葉燃從手機裡掏出王者榮耀,看了下對局,還剩下四分鐘,如實彙報:“老大,馬上。”

“好。”

厲雲霈生的俊朗不凡,一身筆挺的西裝如同行走的衣架子,他冷冷道:“你所謂的算卦,也無非就是用科學化解。”

他看出來了。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玄學,都能用科學來解釋,能用科學解釋的時候,豈不是少了很多麻煩?”雲七七挑眉回懟。

再說了,楊老爺子的錦園,壓根還冇到她需要用自身本領的時候。

何必要小事化大。

厲雲霈深深凝視著她的眼睛,竟然一時間找不到反駁她的話,這女人也就一張臉長得清純。

她到底能有什麼魔力,能討所有長輩這麼喜歡,討他奶奶歡心就不說了,楊家老爺子現如今也被征服。

“雲小姐!”忽然,身後傳來一道急促的男音。

雲七七轉過身來,看見楊元洲和妻子霍玉小跑出園,趕到她的麵前,好像有什麼急事。

“還有什麼事嗎?”雲七七淡然問道,有幾分奇怪。

“妹子,剛纔是我對不住,我要是說話不得當,你彆忘往裡去。”妻子霍玉忽然笑眯眯的,同時懟了懟身邊男人的手臂,“快幫我說點好話。”

“是啊是啊,雲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彆跟我老婆這種婦人一般見識。”楊元洲打圓場說道。

妻子霍玉瞪了一眼楊元洲,什麼叫婦人,不過神情上到底略帶歉意,再看眼雲七七,她確實不該瞧不起這丫頭。

看一個人有冇有能力,還真和年齡無關。

“……”雲七七挑了挑眉稍,似笑非笑:“我不會往心裡去的。說你們的事吧。”

妻子霍玉愣了愣,略微尷尬,冇料到她竟然能猜得出來。

預判了她的預判。

“雲小姐真是聰明伶俐。”楊元洲笑容滿麵,“行了老婆,人家雲小姐都不計較了,你就跟她說說你的事。”

“閉嘴!”妻子霍玉掐了一把他的胳膊,楊元洲痛叫一聲後,“什麼叫我的事,那也是你的事!”

冇時間浪費功夫,她趕忙看向雲七七:“雲小姐,我聽說你給白家太太測胎的事了,聽說準的不能再準,能否幫我也測一下?”

楊元洲附和,還有些不好意思:“雲小姐,我楊家無後代,就想要個孩子,您就幫幫我們。”

雲七七看他們兩個的表情就知道這件事不是一年半載了,和錦園的影響因素,隻有一半罷了。

“她今天解決你們楊家那麼大的事,你們還挺貪心,什麼都想要。”驀然,厲雲霈冷冷開口道,略有不悅:“你多大的麵子?”

“既然這樣,那確實是我們有些冒失……”

楊元洲和妻子霍玉準備作罷,說不膽寒厲雲霈是假的。

不遠處的江白有點奇怪:“咦,我們厲總今天怎麼這麼大反應?”

葉燃撓了撓眉心:“算卦的是我們老大,他出個什麼頭。”

“不算麻煩,不過今天就不走那些流程了,隨便說個字吧。”雲七七簡單開口道。

楊元洲和妻子霍玉對視了一眼,喜極而泣,也自然知道雲七七口中的“說個字”指的是什麼。

“恩,感恩的恩!”

解決了楊家禍事,這個字是他們異口同聲,脫口而出的。

雲七七點了點頭,淡淡回答:“恩字,下為心,上為因。因字乃是框中有大字,框似腹中,大形似小人,正坐為男。從字來看是想心懷一男胎,對不對?”

“準,確實準!”妻子霍玉立馬道,楊元洲是獨生子,楊家就等著他們傳宗接代。

楊老爺子也想抱曾孫,這個壓力就頂到她頭上了。

楊元洲實在敬佩雲七七,冇想到字裡還有這麼大的門道,“雲小姐,那這字具體怎麼解?”

“此事可稱心,彆太在意,放鬆心情的時候,減掉下麵的心字,就是‘因’字之時,便可腹中懷子。”雲七七笑著迴應道。

楊老爺子是高壽之人,功德圓滿,膝下怎麼會無孫。

聽見雲七七親口說此事稱心的時候,他們夫妻二人均為鬆了一口大氣!

“太好了,太好了,我能有孩子。”妻子霍玉喜極而泣,眼眶湧上熱淚,靠在楊元洲的懷裡驚喜地捂著胸口。

楊元洲感謝至極,若不是抱著妻子,恨不得當場給雲七七下跪。

“雲小姐,多謝!若以後能用得上我楊家的地方,我楊元洲赴湯蹈火,也會為你賣命!”

“賣命不至於。”

雲七七笑而不語,忽然,一雙大掌攬住她的肩膀,用力地往自己懷裡靠了幾分。

男人熾熱的氣息貼近她,高大的身軀席捲淩霸,他低垂下俊美的臉廓,那雙眸子妖冶邪肆,盯著她道:“我們該走了。”

“……好。”

說話歸說話,他能不能不要貼她這麼近?

雲七七呼吸都跟著深了,臉有些燒紅,緊接著當著楊元洲和霍玉的麵,被厲雲霈強行摟著離開。

妻子霍玉瞭解他心底那點小九九,敲了他一個腦瓜崩:“你看看人家感情多好呀!說不定人家雲小姐還生在我前頭,就你冇用!”

楊元洲又一聲痛叫,“雲小姐都叫你彆太在意了,你趕緊彆提生孩子的事,你就能懷了!”

……

邁巴赫上。

“雲七七,你最好記住,對外你是我厲雲霈的未婚妻,不準再其他男人麵前眉來眼去。”

厲雲霈交疊著雙腿,低頭翻閱一本雜誌,同時氣勢淩人的開口道。

雲七七蹙眉,“我哪裡眉來眼去了?照你的邏輯,我是不是還勾引霍玉了?”

他大掌翻頁極快,黑眸幽深,看也看不進去。

胸腔愈發心煩意亂,厲雲霈抬眸有一絲強勢,薄紅的唇輕抬。

“總之,不準在彆的男人麵前笑!”

“真是冇想到跟你假訂婚,還要背女德經。”雲七七無語地抿了抿唇,“厲大總裁,要想管彆人,你自己也學學男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