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怪他,剛剛自己都忘記收算胎的錢了。

“男德?”厲雲霈蹙起眉,清雋的麵容夾雜冷峻陰沉。

“是啊。”雲七七笑靨如花的臉轉過來:“上次你的杜新月,可是在我麵前特意喊你雲霈雲霈的,還說你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呢。”

“她跟你這麼說?”

厲雲霈挑了挑眉稍,上次,是哪次?而且,這個女人居然記得這麼清楚麼?

“懶得理你。”雲七七降下車窗,特意讓冷風吹進來。

她避開身子,故意讓所有的狂風吹在厲雲霈的墨色短髮上,本來想讓他擁有一個“雞窩頭”的。

然而誰知道不但髮型冇有她想象中的樣子,搭配狂風,男人深邃的臉反而彰顯地更為狂妄、更邪肆。

高挺的鼻梁,漆黑的幽暗雙眸緊緊鎖著她的臉……

渾然透著不可一世。

忽然間,厲雲霈有些笑了:“你吃醋了?”

“我冇有吃醋。”雲七七不悅,撇著清秀的眉毛。

“不是吃醋,你乾嘛跟我提杜新月?”

雲七七總覺得她跟他這樣像是打情罵俏:“抬杠,杠精十級比賽選手冇你我不看。”

厲雲霈撐著腦袋,唇角勾著似笑非笑的弧度:“雲七七,你最好彆妄想勾引我,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他是不是自戀到火星了?!

雲七七隱忍至極,一臉黑線。

江白開車,葉燃坐在副駕駛,他們兩人麵麵相覷,內心心照不宣地認為對方像個閃亮的大燈泡。

葉燃掃了一眼王者榮耀,遊戲輸了,旋即打開最新新聞訊息。

他挑了挑眉,旋即轉過頭通知一聲:“老大,白氏宣佈破產了。”

“白家太太這下可以如願了,希望白雄鵬忙於處理公司的爛事後,冇時間再糾纏她。”雲七七開口淡淡道。

“白氏破產?”厲雲霈眸光頓時幽暗,湧上一抹複雜情緒,再次看向雲七七:“這麼準?”

當日,她給白家太太算出了白氏破產的事,結果現在就成真了。

雲七七撩撥了下髮絲到耳後,清嗓子道:“小意思。不必太吃驚,淺淺一算。”

“就是,我們老大算的卦比這厲害的要多得多,算生死見過嗎?”

厲雲霈聽見葉燃的聲音,“嗯?”

葉燃提到這個就興致勃勃,“曾經她算彆人三更死,結果……”

“咳咳!”雲七七皺眉:“小葉子,低調。”

“總之,我老大簡直活閻王嘛,勸有的人最好不要得罪我們老大。”葉燃怕雲七七在厲家受委屈,特意說道。

江白也不甘示弱:“我們厲總整個京城都冇人敢得罪,不,整個地球!要是敢得罪他,下場可比死難過多了,讓你哭的很有節奏!”

葉燃不高興,頓時眼神與他電光石火。

“好了,你倆冇必要爭來爭去。”雲七七哭笑不得,真是逗笑她。

“我也不吃驚。”

忽然,身邊響起男人凜然尊貴的聲線。

雲七七看過去。

厲雲霈一副不以為然地姿態,眸光漫著一股漫不經心的邪:“白氏明麵做的是證券方麵的買賣,實際上白家真正賺錢的生意搬不上檯麵來,內部早就亂了,就算不用你算,破產是遲早的事。”

“不止破產,還免不了牢獄之災。信嗎?”

男人黑眸散發邪肆的狂,勾唇笑的冷清。

白家他留意過,就憑這一點,所以厲雲霈早就不拿白家當做競爭對手了。

這一番話,讓雲七七有些疑惑:“搬不上檯麵的生意?”

“你年紀小,不該懂的最好彆懂。”

厲雲霈挑了挑眉梢,妖冶的眼尾散發慵懶,閉上睫毛作勢小憩。

“……”雲七七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忽然皺起眉頭來,那天她算的是白家太太的婚姻,離婚是肯定冇問題的。

能順利離婚,證明白雄鵬不再糾纏,她原本的猜忌是破產後白雄鵬會因為處理那些爛事而導致無暇顧及自己妻子。

可現在看來,會坐牢……就更加冇能力了。

葉燃詫異吃驚,有點質疑地向她確認:“老大,厲先生說的是真假?”

雲七七盯著厲雲霈棱角分明的臉廓,心臟莫名漏跳一拍,承認道:“十有**。”

她的世界認知以來,一直覺得,能僅憑自身的判斷預判一些事的人,比懂算卦更厲害。

外婆說過,隻有活得通透了,纔能有先見之明。

雲七七在厲雲霈的身上就看到了這種遠見卓識,可他今年也不過才二十五歲,活通透了?

通透二字,說來容易,能真正做到的,冇幾個人。

十公裡的車程,開到商業街的時候,雲七七喊了江白:“在這停一下,買點東西。”

“好嘞,雲小姐。”江白停了車子。

葉燃對她很瞭解:“老大,去文房四寶店?”

“嗯,買點硃砂跟黃紙,除了要給楊家畫鎮宅符,之後也會用很多,這次多囤點貨。”雲七七推開車門,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她實在不想跟厲雲霈同坐一輛車。

真的是……太壓抑了,那男人冷冰冰的。

“葉燃,那我跟厲總呢?”江白愣了愣,急忙將腦袋探出來喊住葉燃。

葉燃神色透著訕笑,往裡看了一眼,“你啊……就跟你們厲總坐車上吧,我們馬上回來!”

江白:……

他能不能說,他也不喜歡和厲雲霈單獨待在一起?

雲七七和葉燃走向賣文房四寶的小店鋪,其實也就是一個可移動的街頭攤位。

“老闆,有黃紙跟硃砂嗎?拿最好的,再來點墨吧。”

女孩清脆的聲音落入耳畔,由遠到近,猛然,車上的厲雲霈睜開雙眸,盯著江白:“雲七七呢?”

“雲小姐下去買東西了。”江白一愣。

“你怎麼不叫我?”

“厲總,您不是在睡覺嗎?”江白瑟瑟發抖。

厲雲霈不悅至極,動作凜然地推門下車,冷厲地吼道:“不知道我不能超過她兩米麼!”

萬一雲七七那個女人一時心狠,丟下他跑了怎麼辦?

“……”江白詫異地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們厲總真是變化太大了!

尤其是自從雲七七給厲雲霈定下這條規則後,他們厲總簡直規規矩矩的跟個妻奴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