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家蘇德捧著白粥,無奈至極:“老太太,您就吃點東西吧,喝點粥也行呀。”

老太太嘴唇顫抖,執拗的不行:“不吃,堅決不吃!除非雲霈將那丫頭帶回來……咳咳咳!”

“老太太,那丫頭您都多少年冇見過了,厲先生能不能找得到都不一定呢。”

“我纔不管他找不找得到!”

老太太兩耳不聞窗外事,依舊鬨絕食,飯也不吃,水也不喝。

床邊厲瑤瑤也擔心至極,忽然一個女傭說了什麼,她喜出望外:“奶奶,已經到門口了,表哥馬上來。”

“真的?!”

老太太話音剛落,門口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軀邁步趕來床前,清雋的麵容透著無可奈何:“奶奶,人我帶回來了。”

聞言,老太太精神十足,赫然坐起身來,下一秒便看見了臥室門口正站著一個穿帆布鞋的女孩兒。

厲瑤瑤也抬起眼眸,心下不屑地朝門口看去,聽說表哥那位突然冒出來的未婚妻是個鄉巴佬,她自動腦補了一個紮著老土麻花辮,麵板髮黃的村姑形象。

剛回過頭,她呆愣在原地,驚掉下顎。

隻見眼前少女身材高挑,靠在門框抱著胳膊,模樣就十八來歲。

她長相俏麗白淨,睫毛濃密,巴掌大的鵝蛋臉嵌著一雙靈動的琥珀色眼睛,渾身彌散著一股慵懶勁兒。

這和她想象中的鄉村野婦,大有出入!

“表哥,你會不會是找錯人了?”厲瑤瑤皺眉,質疑說道。

“親自接回來的。”厲雲霈目光冷漠:“奶奶怎麼樣了?”

厲家上下的傭人也趕忙搓了搓眼皮,本以為杜家千金都已經夠漂亮了,可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落入凡塵的精靈。

老太太喜出望外,直接掀起薄被就要下床,可由於太久冇進食,兩眼昏昏,她趕忙揉著太陽穴呢喃:“讓她過來……”

管家蘇德急忙過來請雲七七:“姑娘,請。”

雲七七利落地抬步來到老太太的床邊,頓時耳邊就響起問候:“你叫什麼名字?”

“雲七七。”

老太太看見她喜笑顏開:“你小時候我抱過你,十八年過去了,你這丫頭長得真漂亮呀,就是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

話音落下,老太太雙目期待地望著她,等待迴應。

然而。

一雙溫熱的纖手沿著被子,探在老太太的脈搏之上,女孩的嗓音再度傳來。

“不記得。”

“……”

傭人們大跌眼鏡,太不給厲家老太麵子了。

雲七七薄紅的唇輕抿,轉頭看了一眼厲雲霈:“你奶奶高血壓了,長時間不吃不喝導致暈厥,再這麼下去會短暫休克,不想在兩個小時內進ICU,最好先吃東西。”

管家蘇德擦汗,冇料到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什麼休克,你纔剛來,就咒我奶奶嗎?”

“咒?”雲七七轉過臉,挑眉。

厲瑤瑤冇好氣地道,“你又不是醫生,你怎麼知道我奶奶高血壓,看起來你也不比我大多少歲,懂什麼啊。”

這個女人,看上去就非常討厭。

厲雲霈狹長的鳳眸冷沉,“先給奶奶喂粥。”

管家蘇德用勺子攪動了白粥,連忙來到床邊。

“我冇事,我要先跟這丫頭聊天……”老太太耍起了脾氣,怒氣沖天地瞪著一屋子的所有人,“你們都出去,我現在也不想吃!”

“奶奶,我們怎麼能出去呢?我們要陪著您……”

“哎呦喂陪什麼陪,氣死我了,滾滾滾……”

雲七七靠在門口邊兒,高挑的身材有幾分纖瘦,語氣淡淡道:“若你想見我,那也得活著見,放心,我是托我外婆的意思來探望您的,短時間內不會走。”

老太太雍容的麵龐立馬燃起焦急:“蘇德,快給我喂粥!我要加糖的!”

整個房間裡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誰能想到雲七七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將老太太給震懾住了。

老太太正常進食了以後,恢複了體力。

直接下令所有人離開房間,並且要跟雲七七促膝長談,也不知道兩人都聊些什麼,一聊就是兩個小時。

管家蘇德和厲瑤瑤一直在外守候著,等雲七七出來的時候,隻是輕輕一句:“老太太已經睡著了。”

“雲小姐,您說的可是真的?”

管家蘇德盯著麵前的女孩,有點不相信她說的話。

“嗯。”

他開了個門縫進去看了一眼,發現老太太是真的睡得很踏實。

管家蘇德感激不已,直接背過身封了個紅包給雲七七,“雲小姐,這是一點小意思,請您笑納。”

雲七七對錢敏感,光從外觀察厚度就知道大概多少,她淡淡撇眉,“這是乾什麼?”

無功不受祿,她喜歡錢,但不是冇腦子。

“老太太自從鬨絕食以後,食慾斷了,這本就不好的睡眠質量也跟著加重,讓醫生過來催眠都冇用。現在才短短兩個小時,竟然入睡了……”

感謝她啊?

雲七七勾笑,“那我確實得收下。”

這錢收的有點太簡單,雲七七又動唇補充道:“要是想改善睡眠,你們平日裡可以給她泡個五寶茶,配方就抓雲葚、紅棗、人蔘、枸杞……還有……”

“記下了嗎?”

管家蘇德嚥了咽喉嚨:“這些真的有用嗎?”

“放心,百試不靈,我外婆也經常這麼喝,這五寶都是補益效果的寶貝,補氣用的。”

她的手剛接過一半紅包,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尖銳刻薄的少女音。

“你可真是厚臉皮呀!”隻見厲瑤瑤抱著胳膊,慢慢走過來,冷著一張臉。

厲瑤瑤將紅包直接一把搶過,傲慢的姿態中有幾分鄙夷,“蘇管家,她說什麼就是什麼?要是把我奶奶喝病了怎麼辦,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說的話也能信嗎?”

她又不懂醫術,這種土包子要是懂,她就直播吃屎。

還給錢。

“行了蘇管家,你退下吧。”

管家蘇德冇轍,看了一眼雲七七,便離開了。

“喂,土包子,彆裝的自己是個醫生似的,你應該連學都冇上過吧?我聽江白說你靠在天橋擺攤算命謀生呢,但凡讀過高中,也不至於靠行騙度日。”

厲瑤瑤轉過身,鼓著腮幫哼一聲,轉身邁步就想走。

雲七七眼眸裹挾著清澈的戾氣,掃向她,身子倚靠在牆上,嘴角調笑:“聽你這意思,看不起我們算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