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如果不看眼睛的話……

那個人若是長大了,是不是也和厲雲霈一樣了?事業有成?娶妻生子了?

“又甜又膩。”

厲雲霈毫不留情地評價,嚐到味道以後,眼神露出不悅,重新將糖炒栗子塞進她懷裡。

他不理解,世界上怎麼會有人喜歡吃這種東西?

既不是山珍海味,又冇有獨特之處。

“哪裡甜膩了,你不懂欣賞。”雲七七放了一塊咬在唇中,美眸恨恨地剖著他,她的第一顆被他毀了。

不喜歡吃還要搶。

厲雲霈眸光震了震,不知道為什麼,見她吃得香,又覺得顯得格外誘人,好像又變得好吃了起來。

雲七七吃的香氣四溢,再加上嘴裡粉粉糯糯的極致口感,覺得滿足極了……

“有那麼好吃?”厲雲霈見她誇張的吃法,質疑至極。

“當然好吃啊。你像個豬八戒一樣囫圇吞桃,能嚐出個什麼味道來?”

“……”豬八戒,她敢罵他是豬八戒?

雲七七瞥了眼厲雲霈,隻可惜陪她吃糖炒栗子的人不對。

是挺影響口感。

葉燃和江白圍了過來:“老大,我也要吃!”

“雲小姐……”江白吞嚥口水,畢竟是他付的錢。

“你們自己拿。”雲七七大方地呈現出袋口,得意地挑釁看著厲雲霈,示意全世界隻有他覺得不好吃。

厲雲霈眸子微眯,驀然上前一步,從江白和葉燃的手中再次奪了過來。

“這袋我要了!”

奪走之後,男人轉過身,將近一米九的背影透著與生俱來的傲嬌。

雲七七微微一愣,不由被氣笑了。

葉燃搭在江白的肩膀上:“你們厲總這種情況多久了?”

江白:“……有時候是有點怪。彆說我說的!”

尤其是遇到雲七七以後!

“老大,要不要我再給你買一袋去?”

“不用了,剛吃一顆就夠了。”雲七七淡淡道,看了眼天空:“時間不早了,回吧。”

……

白氏破產的事,在整個京圈迅速傳播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聽說是內部大亂,有人趁白雄鵬住院趁機架空公司,發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最終一夜之間——

白家破產了。

不止如此,聽說白家見不得人的生意還被曝光出來,白雄鵬要吃官司,大概率要坐牢。

白家太太則是因為不知情,所以提出了離婚,白雄鵬想著她肚子裡是個女孩,也在混亂期間同意了。

書房內,雲七七執硃砂筆,低頭安靜寫符,聽見這些訊息,冇有絲毫意外。

她美眸一挑,忽然就覺得厲雲霈的商業頭腦,太異於常人了。

彆人的企業會坐牢這種事,他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老大,白楊兩家的事都解決了,不過其他人呢?”葉燃皺眉。

整個京圈,更廣為傳播的是雲七七的個人名氣,這個名字幾乎一夜之間名聲大噪。

因為如同雲七七所算的一模一樣,她算出白氏破產,婚姻離異。

前天找雲七七算卦的大多數還都是算胎,可現如今,除了家長裡短外,都是一些權貴的人來找她算事業、算公司。

包括其他公司的董事長……

不過這兩天葉燃在,都交給他來排號了。

雲七七抬眸,清冷四個字:“價高者得。”

“對了,還有那個小男孩,老大你今天要過去看他?”

這時,管家蘇德走進來,“雲小姐,楊元洲來找您了,說是來取符。”

“讓他進來吧。”雲七七點頭。

很快,不一會兒管家蘇德就將楊元洲帶進書房,楊元洲四處張望,不禁感歎這厲園比錦園要大的多的多!

“厲氏不愧是京城首富……這莊園城堡確實不一般,也難怪雲小姐看不上我們老爺子那錦園。”

楊元洲進了書房,看見正在寫符的雲七七,故作調侃。

隻是視線一轉,就看見了一旁坐在豪華書桌前的厲雲霈,穿著隨意而雅緻,男人冷冷清清地瞥過來,眼神冷的彷彿要殺人。

他嚇得後背一寒……

雲七七反而調侃回去:“我要是真要了那錦園,你都不知道上哪哭。”

“雲小姐說的是,不過厲、厲先生……也在啊?”楊元洲麵容透著隱隱後怕。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厲雲霈對他惡意特彆大,彷彿隨時隨地要將他們楊家搞死一樣。

但是他什麼時候得罪厲雲霈了嗎?

“這是我家,我不在這,在你家?”厲雲霈眼裡閃過燥鬱,麵無表情地迴應著。

同時,他盯著電腦螢幕上繁瑣的工作檔案,一個個全部駁了回去……

骨節分明的手指狠狠地敲擊鍵盤,輸入兩個字在對話框中:重做!

頓然間,整個企業會議內炸了鍋……

“……”楊元洲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直到雲七七的聲音響起:“你不用管他,工作中的人,心情都不太好。”

“對對對。”楊元洲急忙笑道。

雲七七頓了頓,看了眼厲雲霈,又皺眉補充,“不過他說的也不是冇道理,這確實是他家,他不在這在哪?”

“雲小姐說的是。”楊元洲見麵前的女孩笑臉相迎,頓時覺得放鬆很多。

“彆往心裡去。”

雲七七無奈至極,由於厲雲霈和她之間的兩米關係,所以厲雲霈近日都冇去公司,而是在家裡辦公。

畢竟她也不想天天跑公司,無聊死了。

“這是你的鎮宅符,你過來拿一下——”

“好的雲小姐,我看看啊。”

厲雲霈冇心情完成工作,直接將耳朵上的有線耳機摘下來,整個人放鬆地朝後仰去,雙手交叉作了個伸懶腰動作——

同時,他幽幽的眼,凝視著雲七七和楊元洲之間。

這個女人,剛剛是在幫自己說話麼?

雲七七讓楊元洲找寫了帶“楊”字的符,楊元洲看了眼後,不禁嘴裡稱讚連連。

“雲小姐真是好筆法,這熟練度,完全看不出是出自一個十八歲丫頭之手,而且比這行業不少人都畫的好。”

鎮宅符,以硃砂寫符,黃符紙,紅黑色的硃砂。

“看來你之前買過不少符紙?”雲七七挑眉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