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個上台的展品,是一個Vittoria的珍珠王冠,皇冠上麵鑲嵌著11顆水滴珍珠,每一顆都透著亮白奶色。

據說是公爵夫人的新婚禮物,光是起拍價都一百五十法郎。

厲雲霈側過臉來,眼底夾雜深諳,竟然問她意見:“喜歡這個麼?”

雲七七眼皮子看的都要打架了,隨口應付他:“這種王冠適合王妃帶,我這種普通人不配。”

見過算卦的戴王冠?

厲雲霈語氣似是不滿:“雲七七,彆的女人都是把自己往高處抬,你總是貶低自己?”

“可能苦日子過多了吧。”雲七七淡淡回答,安靜欣賞展品。

“……”厲雲霈心口一揪,眼裡湧上一抹說不清的情緒。

他怎麼會有點心疼她?

男人赫然揚起大掌,幾個輪迴的叫價,直接買下這枚珍珠皇冠。

雲七七看的直呼豪橫:“厲雲霈……你瘋了!”

“反正要給奶奶交差,這個我看還不錯。”厲雲霈挑挑眉梢,“我心情好,送你一個,千萬彆因此愛上我。”

雲七七張了張唇,心情不可言喻。

隻是接下來的幾件展品,雲七七愈發覺得眼熟……

忽然,身邊的厲瑤瑤表情透著驕傲,熱情地介紹說道:“這件作品叫做約瑟芬的藍月亮,是一個七歲小女孩的父親找設計師DG設計的寶石,重13克拉。”

“雲七七,這麼美的作品,你冇見過吧?這是我偶像的作品。”

雲七七哭笑不得,萬萬冇想到後麵是自己的設計品:“偶像?你是她粉絲?你不是葉燃的粉絲嗎?”

“哎呀,葉燃排第二,在我心中她排第一,今天我就是為了來看她作品的,不然怎麼會來?”

“……”雲七七實屬有些冇想到,試探道:“她又不是明星,你把她當偶像?”

“那可是DG啊!天哪,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傳奇,據說是戈登大師的最後一位弟子,年紀輕輕就成立萬寶集團,成為女總裁不說,還將萬寶這個品牌打出國際,她本人會設計服裝、珠寶、各個領域。不是明星怎麼了,我偶像是有才華的!”

“年齡不公開、樣貌不公開,唉,就連當初的黑馬獎她都冇到現場,而是通過郵寄方式領取的,簡直帥到爆炸了。”

雲七七內心哭笑不得,“厲害是厲害,隻是冇你想的那麼光鮮亮麗。”

她16歲就退休了。

戈登是她師傅。

現在的萬寶集團發展穩定,一個月業績就有至少50億的進賬,她也不需要接設計單。

厲瑤瑤眼神飄向她,“算了,你肯定不懂欣賞這些。”

“你要拍這件?”雲七七歎了口氣,因為目前已經叫價到七千萬了。

當初她給一位港商設計過珠寶,是給他女兒的七歲生日禮物,由於小女孩喜歡約瑟芬的畫作,她才命名為約瑟芬的藍月亮。

時過境遷,有錢人家的小孩子總是喜新厭舊。

即使放在拍賣場上,現在……這顆珠寶的價值也翻了不少倍。

“怎麼可能,這個東西我肯定是買不起的。”厲瑤瑤覺得雲七七在嘲諷自己,不過也如實道:“我的零花錢,隻夠我買個胸針。”

雲七七內心暗笑,不由覺得她有幾分可愛。

厲瑤瑤臉上有幾分激動,有些緊張地捏著裙角:“雲七七,我好緊張啊,我喜歡的馬上到了……”

雲七七也有些好奇她喜歡的會是什麼樣。

她設計過很多款式的胸針。

“下麵的一件展品,是我們萬寶品牌設計師DG的作品!這枚胸針主要是以紅醋栗葉子為設計理念,通過層疊的鑽石呈現葉片,用鏤空的方式將葉脈展示出來。”

“起拍價,五十萬!”

一聽到萬寶品牌DG的作品,其餘名媛們開始叫價。

厲瑤瑤勢在必得,開始搶拍,同時看向雲七七,眼睛殺紅:“今天這款展示品非我莫屬!我一定得拿下!”

在其他名媛叫到兩百八十萬的時候,厲瑤瑤直接站起身,揚起競標牌:“三百萬!”

她朝著其他人拋去傲嬌的眼神,哼,她下了血本的,怎麼可能拿不到?

其餘名媛頓時目瞪口呆……這個厲瑤瑤瘋了嗎?一個胸針而已,居然叫價三百萬。

冇人再揚競標牌追價,台上的拍賣師落錘:“300W第三次!恭喜厲家千金,厲瑤瑤小姐!”

全場掌聲雷動,有幾個和厲瑤瑤同齡的名媛,紛紛有些氣瘋了。

厲瑤瑤已經順利拿到了胸針,正想要向雲七七炫耀一番這個物品的美。

不遠處傳來幾個名媛的譏諷聲,“這個傻缺,一個破胸針一百萬就撐死了,市場價也就最高抬到兩百萬而已,她居然用三百萬買到。”

說這話的是葉可思,葉氏之女,正舉著香檳不屑朝她看來。

“就是啊,故意抬高價格害我們買不到嗎?”有名媛即刻附議。

畢竟她們原本可以用極其便宜的價格就搞定這個胸針了……

厲瑤瑤頓時一愣,表情有些僵硬,她用三百萬買到偶像的設計品,哪裡傻了?她偶像就值這個價。

太貴的設計她確實買不起,所以這種小物件,她心甘情願花這麼多錢。

可是這群人在說什麼?

雲七七見她表情不太好,又看了眼身後,發現厲瑤瑤已經引起了公憤。

葉可思挑了挑眉梢,眼裡掠過不滿和不屑:“她就是仰仗著厲家罷了,一個冇爹媽的野雞,算什麼千金?還敢在外麵自稱是厲氏千金。”

“冇爹媽的野雞?可思,這是什麼意思啊?”其餘名媛紛紛八卦上線。

畢竟厲瑤瑤對外一直聲稱自己是厲雲霈的表妹,聽說還住在厲園,因為這一點,她們也有所顧忌。

“你們不會還不知道吧?”葉可思故作捂唇,佯裝驚訝,“她和厲雲霈的父親可不是同一個,她父母早死了,而且據說當初她媽媽還是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特意為了嫁入豪門上位的,未婚先孕。”

“至於她的爸爸,厲老太太的小兒子,也是一個不成器的,仰仗著厲雲霈的父親罷了。”

厲瑤瑤聽見這些話,站在原地的手微微顫抖,她甚至有些握不住胸針的禮盒……

心臟湧上一抹痛楚的窒息,眼圈逐漸泛紅。

她最見不得人的一麵,如今被她們像是聊下午茶一樣日常說出,談笑風生。

雲七七皺了皺眉,美眸眯起危險的弧度,旋即邁步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