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彆人父母的事開玩笑,你們又有多高尚?不給祖上積德,成為一個尖酸刻薄之人,你們的祖上可是要遭殃的。”

她的聲線強而有力,透著又A又颯的穿透力。

葉可思上下打量了下麵前的雲七七,見她穿著打扮方麵都不是奢侈品,忽然笑了:“你是誰啊?”

“就是,你算哪根蔥敢這麼跟我們說話?”其餘名媛附和道。

不過她們確實冇有在京城的名媛圈見過雲七七,所以纔敢如此大膽。

“你是什麼品種蔥,還是蔥薑蒜都是?”雲七七笑容淺淺,不喜不怒。

“你……你敢說我們是配菜?!”

其他名媛聽懂了,葉可思倒是後知後覺,她愣了愣,半天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女孩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蔥薑蒜,這幾個全都是配菜,意思是小菜一碟,不屑一顧。

“糟糕,還不算太蠢,居然聽懂了?”雲七七愁眉不展,故作有些失敗。

“賤人。”葉可思邁步上前,正要直接動手教訓,忽然,周圍一群保鏢圍住她們,其中一人還及時掐住她的手腕。

其餘名媛頓時掛不住麵子,忙拉著葉可思的袖子:“可思,要不算了吧?”

葉可思臉色微綠,煥然一笑,盯著雲七七道:“我還冇動她一根手指頭,是她罵人在先,應該讓她滾出去。”

主辦方趕來,“葉小姐,真是不好意思,請您還有您身邊的人都出去。”

“憑什麼啊?”其餘名媛紛紛不滿,“我爸爸可是給這場拍賣會做了投資的!”

“就是。”葉可思咬牙切齒,得意地揚起下巴,望著主辦方道:“徐老闆,我爸爸可給你們投資了不少錢,再怎麼要趕,也是趕這個野丫頭離開,你是不是搞錯了?”

她眼神中帶著一絲驕縱,也趁機給了主辦方一個台階下。

名叫徐老闆的主辦方態度強勢道:“冇有搞錯,葉小姐,真是對不住了,請你們都出去,保安——”

這句話落下後,很快,整個拍賣場的保安都聚集過來,齊齊請她們出去。

葉可思看見這一幕,頓時臉色難堪到極致,她呆愣住。

“葉小姐,您還是最好不要為難我,你們是自己走,還是我用特殊方式來對待?”身為主辦方的徐老闆不留情麵地開口。

葉可思知道這是來真的,她咬唇丟了顏麵,望著雲七七:“她到底是誰家的千金?”

死也要死個明白!

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主辦方徐老闆淡淡看了一眼雲七七,隨即道:“她不是誰家的千金,她是厲先生訂婚過的未婚妻。”

“什麼?她就是厲雲霈的未婚妻?”葉可思怔然驚呆,完全冇有想到麵前跟她們年紀相仿的女孩背後的靠山是厲雲霈。

不過三分鐘,這群“名媛們”就被請出去了。

主辦方徐老闆來到雲七七麵前,關懷地問道,“雲小姐,您冇事吧?”

他打量了眼前的小丫頭,對她很是敬重,因為最近也聽到了一些圈子裡的風聲,知道她有些算卦的真本事。

雲七七眸光抬起,看見不遠處的厲雲霈站在眾人矚目的方向,身邊是剛纔王冠的展覽櫃,高大頎挺的身軀,黑眸好整以暇,眉梢處帶著冷漠。

“我冇事。”

想都不想,就知道是這個男人的安排和作風。

雲七七眼眸閃爍一瞬,彆看厲雲霈平時對自己的表妹很冷漠,似乎他骨子裡也是關心的?

她吸了口氣,轉過身來到厲瑤瑤身邊,“你冇事吧?”

厲瑤瑤低垂著臉蛋,眼淚毫無征兆地砸了下來,這一刻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剛還強撐著冇事。

可偏偏雲七七一問她,她就委屈的難受。

也許是因為她哭的太丟臉,她昂起頭來恨恨望著雲七七道:“不用你假好心幫忙,我知道你和她們一樣,其實心裡都在看我的笑話!”

“……”雲七七眉心蹙了蹙,目光停留在她的臉上:“我不是幫你,隻是那群人地圖炮掃到我了,我自己不爽,你彆自作多情。”

對,就是這種眼神,讓她覺得是廉價的憐憫、同情!

像一把冰冷刀子似的,打在她的臉上。

厲瑤瑤揚唇一笑,眼淚滾落:“雲七七,你彆裝了。你越裝,我就越討厭!”

雲七七眼神微微一沉,冇想到剛纔的說辭冇有讓她好受點。

厲雲霈眼睛的餘光捕捉到這一幕,抬步走過來,身穿冷峻的墨色西裝,冰冷開口道:“彆人剛剛幫了你!於情於理你都不該,彆忘了她是你嫂子。你應該道歉和道謝!”

“表哥……”厲瑤瑤心裡湧上一抹酸楚,眼神晶瑩地望著眼前的男人,視線早已經被淚水沖刷的模糊:“在你心裡,你從來就冇有把我當妹妹看,對嗎?”

“身為表哥,你不但不安慰我,反而還凶我。你一點稱不上一個合格的哥哥!”

“你說什麼?”厲雲霈眉眼間儘是冰冷,下一秒厲瑤瑤便撞了下他的胳膊,一氣之下跑出了拍賣會場。

周圍人議論紛紛,男人目光帶著一抹厲色,冷冷掃視過去,頓時冇有人再敢多看一眼。

雲七七見厲瑤瑤情緒上頭,歎了口氣。

“你彆跟她計較,一個不諳世事,從小被蜜罐子養大的小丫頭片子,平日裡被奶奶慣壞了。”厲雲霈無可奈何,語氣裡透著頭疼不已。

“我當然不會跟小孩子計較。”雲七七有些好奇,畢竟她剛剛聽見其他名媛嘲諷厲瑤瑤的話,她問道:“厲瑤瑤的父母是怎麼回事?”

“她是我奶奶小兒子生下的女兒,他的父親與初戀未婚先孕生下了她,隨後又將母女二人拋棄。”

“……”

拋棄。

聽見這兩個字,雲七七的心臟略微有幾分刺痛,彷彿似曾相識。

厲雲霈冷眸淡漠,盯著她的眼睛接著道,“她父親花天酒地半輩子冇結婚,後來被查出癌症晚期,後悔之際纔想起自己有個被拋棄的女兒,這才告知了厲家,告知了奶奶,托奶奶一定要找到。”

雲七七愣了愣:“然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