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瑤瑤點了點頭,有一些緊張:“嗯,怎麼?你該不會眼高手低,看不上吧?”

“那倒不是。”雲七七挑眉,“我的意思是,你那天不是專門為了你偶像的設計纔去的拍賣會,而且這是你花大價錢買下來的,願意送給我?”

其他名媛說的倒是冇錯。

這個胸針她當初的造價升值最多就二百萬,可偏偏厲瑤瑤抬高到了三百萬,是夠傻的。

“我心甘情願,好了吧,反正你仔細儲存,不要把這麼貴重的東西弄丟了,知道嗎?”

厲瑤瑤的眼神停留在胸針精緻的盒子上,略微有些依依不捨。

咬了咬唇,忍痛割愛,心裡在淌血……

生怕雲七七不好好對待這份禮物。

雲七七臉上的輕柔凝結在眼底,她看著對方凶巴巴又高傲的模樣,哭笑不得:“是啊,丟了你就要損失三百萬了,零花錢攢了挺久的吧?”

聽厲雲霈說,厲瑤瑤如今才高三,厲老太太給她一週的零花錢隻有五十萬。

聞言厲瑤瑤眼眸接連閃爍好幾下,“雲七七,你要是敢弄丟……算了,我不理你了。”

扔下這句話,氣的跺腳走了,出乎意外地冇有跟她吵架。

厲瑤瑤走後,雲七七看著臥室房門遠去的女孩背影,唇角輕輕勾勒弧度,喊話道,“我會好好收著的!”

門外,厲瑤瑤心跳若狂,她貼在宮廷風牆壁上,用手不停撫平自己的胸膛,臉頰升起一抹粉暈。

壞蛋雲七七竟然又調戲她,討厭死了!

不過好在,她送給她的禮物,也總歸算是送出去了!

厲瑤瑤鬆了一口氣,笑容展開,忽然就在這時,她的電話響起,定晴一看,是杜新月打來的。

厲瑤瑤怔了一瞬,猶豫了片刻,放在耳邊接聽:“喂?新月姐……”

“瑤瑤,你怎麼那麼慢才接聽?”電話那端傳來杜新月略有不滿的聲音,畢竟以前的厲瑤瑤都很積極和她聊天:“你在家嗎?你現在在乾什麼?”

“我今天週末,我在家,但是我一會要出去上繪畫課。”厲瑤瑤一臉窘態,“是奶奶給我報名的,吃完午飯就要去了。”

“……”杜新月感覺到厲瑤瑤的疏離感,格外不舒服,“瑤瑤,你表哥現在在乾什麼?我給他手機發了很多簡訊都不回我。”

厲瑤瑤緊張兮兮地捂住聽筒,“新月姐,你找我表哥有什麼事嗎?”

“也冇什麼事,隻是我有個很好的項目想要讓你表哥參與。”

“新月姐,生意上的事情,我做不了主的,我哪裡說得上話。”厲瑤瑤格外為難。

“沒關係,我也不是讓你來幫我忙,你下課有時間嗎?新月姐帶你逛街去?”電話那頭的杜新月口吻帶著試探。

“讓我看看七七丫頭收拾的怎麼樣了,也不知道她今天中午想吃些什麼。”

華貴的樓梯口,厲老太太邁步走上來,管家蘇德攙扶著她:“雲小姐現如今可真是在京圈紅了,好多豪門權貴都開始在我這裡打聽了。”

“是嗎?我家七七就是厲害。”厲老太太眼裡透著讚許驕傲。

現在整個厲家上下,尤其是厲老太太帶頭,幾乎將雲七七寵成掌上明珠,早上要問吃什麼,中午要問吃什麼,晚餐也要問一遍。

儘管雲七七多次說不用這麼麻煩,但是厲老太太就喜歡寵著這丫頭。

厲瑤瑤聽見聲音,急忙對著電話那頭的杜新月道:“我先掛了啊,我馬上要吃飯了。”

過於匆匆,杜新月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厲瑤瑤就掛斷了電話。

厲老太太一上二樓,恰好看見雙手背後的厲瑤瑤,“奶奶好!”

厲老太太表情怔了怔,看見她在雲七七和厲雲霈的房間門口,頓時耷拉下麵孔,還以為她剛找了雲七七麻煩。

厲瑤瑤急忙解釋:“奶奶,我剛剛給雲七七……哦不,雲小姐送了禮物,感謝她昨天拍賣會幫我的事。”

她怕在奶奶麵前稱呼雲七七名字會有些不尊重,改了口。

昨天拍賣會的事情厲老太太也聽說了,點頭滿意,“你倒是懂事成長不少,說說看送了七七什麼禮物?”

厲瑤瑤見奶奶的眼神柔和不少,不由心臟也彷彿被填滿似的,她暖意勾唇:“奶奶,我將拍賣下來我偶像的胸針,送給了雲小姐。”

厲老太太聞言驚訝:“我記得那不是你看了很久的胸針?”

“是啊。”厲瑤瑤走過來親密挽住奶奶的胳膊,“但是我覺得雲小姐比我更適合,哎呀反正……反正以後我偶像要是有比較便宜的設計,我還會有撿漏的機會嘛。”

管家封德偷笑了下,看向厲老太太,誇讚道:“老夫人,二小姐這是長大了。”

“不錯不錯,做得很好,值得表揚,那中午讓廚房做你愛吃的糖醋裡脊。”

“謝謝奶奶!”

就在這時,雲七七和厲雲霈從房間內走出來,姿態端莊,一襲淺白色連衣裙,驚豔眾人。

尤其是當厲瑤瑤看見的時候,她發現雲七七的胸前,卡上了那枚精緻小巧的胸針,紅醋栗葉子的形狀,底部三條鑽石條輕垂在起伏位置。

精湛絕美……透著王室的風範!

厲雲霈則是一身墨色西裝,肩寬腰窄,筆挺的長腿,單手抄著西褲側口袋,英姿卓絕。

厲瑤瑤嚥了咽喉嚨,不禁內心感歎這是一幅絕美的畫。

曾經她以為她的男神表哥和杜新月在一起才般配,可現如今……看到雲七七和厲雲霈站在一起的畫麵,才知道錯了。

“真是俊男靚女,般配的很!”厲老太太眼皮愈發喜悅,讚不絕口,走上前牽起雲七七的手:“七七,中午你想吃什麼?還是和雲霈一塊出去吃飯?”

厲老太太看了眼厲雲霈,笑的合不攏嘴,看這樣子,是要出去吃?

厲雲霈臉部的線條略顯冷硬,不自在地抬手摸了摸耳垂的碎髮,他耳根紅了。

雲七七低頭紅臉迴應道,“奶奶,我是去處理秦家的事……我們,不是約會。”

為什麼說得好像是她跟厲雲霈要去約會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