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好好,那你們就去吧,處理完順便在外麵逛逛也沒關係。”厲老太太嚷聲,抬眸望了眼厲雲霈:“在外麵你可要保護好我的七七,聽見冇有?”

“知道了,奶奶。”厲雲霈大步邁開腳步,眼裡帶著邪氣,低頭薄唇落在雲七七的耳邊:“還不走?再多待一會兒,奶奶要催你生孩子,信不信?”

“……”雲七七瞪了一眼厲雲霈,臉上恢複一如既往的笑容:“奶奶,我們走了。”

厲老太太見他們感情這麼好,望著兩人的背影欣慰不已。

“奶奶,明天是我表哥的生日宴,我也想去,你可以幫我給我學校請個假嗎?”厲瑤瑤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冇忘記厲雲霈的生日。

厲老太太迴應道,“好,奶奶知道,你下午乖乖去上繪畫班。”

……

秦家祖宅。

葉燃從大G上跳下車,江白也跟著從副駕駛下車,有點不悅:“葉燃,你今天乾嘛搶我的主駕駛?”

“你開車太慢了,今天輪我開一次怎麼了,彆那麼小氣。”葉燃拍了拍江白的肩膀,“男人要大度。不過話說你們厲總還有多少車?我都想試試手感。”

“……”江白氣的半死,“厲先生,你看葉燃!”

車內,厲雲霈膝蓋上抵著筆記本,男人修長骨節的手指迅速處理著一串串代碼程式,麵容俊美而認真。

淡漠回答:“你要是考慮過來給我當助理,厲園的一整個車庫,隨你挑。”

“厲先生……”江白驚呆地張了張唇,一雙男性纖手落在他肩膀,響起葉燃賤兮兮的聲音:“放心,不要職業焦慮,我目前不會背叛我們老大。”

江白一把抓住葉燃的手,想教訓他給他一個過肩摔,然而誰知道自己力氣太小,整個動作僵持住了。

“你個變態,居然摸人家小手手!”葉燃恐慌似的果斷抽離。

江白:……

雲七七瞥了一眼厲雲霈:“工作忙完了嗎?”

“你還知道你耽誤我時間了?”厲雲霈黑眸略有深諳地盯著她,慢條斯理道,“我厲雲霈時間全花你身上了。雲七七,是不是感覺很榮幸?”

雲七七斟酌了下道,“其實你去彆的地方,也冇人攔著你。”

話落,她就要準備下車。

“……”厲雲霈恨不得掐死她,一把抓住她的細腕,“你到底想出解決辦法冇有?”

雲七七側過容顏,語氣淡淡:“明天是你的生日,等生日過了以後,看看這個命格會不會破解。”

“如果破解了?”厲雲霈追問。

“如果破解了,當然是件好事,恭喜你以後不用再跟著我保持兩米內的距離。”雲七七煥然一笑,“如果冇破解,隻能說你倒黴。”

厲雲霈一陣緘默,話語頓在喉嚨處,被她噎住。

“對了厲先生,我要提醒你……”雲七七故作哀歎:“你我本無緣,全靠你充錢,要是之後我的身價上漲,你給我付的費用也是要重新計算的。”

“……”厲雲霈眯起黑眸,咬牙切齒:“雲七七,名利場上的事算是給你玩明白了!”

“那是當然,我小時候有一個夢想就是做生意,躺著做夢都能數錢,再說不賺你們有錢人的錢,賺誰的錢呢?我很貴的。”雲七七掰開他的手指,一顰一笑皆是小狐狸。

她很貴的。

她很貴的。

全世界隻分他厲雲霈想不想要的東西,冇有得不到。

厲雲霈答不上話,冷哼一聲,合上膝蓋的筆記本電腦,旋即也下了車。

秦家祖宅的門口,一位身穿燕尾服的管家等候多時,姿態恭敬:“雲小姐,我姓鄭,您叫我鄭伯就好。”

“今天怎麼冇見你們家小少爺?”雲七七皺了皺眉,手指還掐算了下,按理來說應該冇事。

那天她看出那個小男孩黑氣纏身,印堂發黑。

葉燃也愣了愣:“是啊,怎麼不見那個小男孩?我們登門算卦已經很辛苦了,他想批相算卦還不主動點?”

更何況,一個八歲的小男孩,找雲七七居然是看相,多少有點杞人憂天。

秦家是京城十大家族之一,亞於厲家,權貴家族,不過背景稀奇,因為這秦家的小少爺年僅八歲,父母雙亡,據說是唯一的繼承人。

哪裡都去不了,宛如一隻金絲雀,被關在秦家祖宅。

他有一個二房生下來的大哥,照看著他。

“我們小少爺也想接待您,可是他一大早就消失了。”鄭伯話哽在喉嚨處,昂起頭來格外顫抖,“目前還冇找到。”

“消失?”雲七七冷硬著嗓音,“我剛用梅花算過了,他應該就在你們祖宅的。”

江白插句嘴:“雲小姐,冇想到您不止能找東西,還能找人。太牛了!”

鄭伯看了眼江白,有點愣然:“小少爺在我們祖宅?”

“是啊,西南角。”雲七七語氣淡淡:“我進去看看吧。”

秦家祖宅,不少家仆和傭人四處尋找,“小少爺……”

“小少爺,你在哪?”

“小少爺!”

雲七七看見鄭伯的話不假,確實如他所說全部動員都在尋找那位秦家小少爺,場麵大動乾戈。

她目光清淡,信心十足地直奔西南角。

鄭伯愣了愣,見雲七七這麼篤定的姿態,有點不可置信,急忙指揮人手一塊過來。

厲雲霈眼眸劃過一絲危險的精光,緊跟著雲七七。

到了西南角,是一處後院的噴泉,左右兩側都是花房。

“小少爺——”傭人叫了一遍,並冇什麼迴應,“鄭管家,小少爺不可能在這裡啊,我們事先找過的,再說了,小少爺平時最怕水跟花!”

鄭伯麵色凝重,開始懷疑雲七七到底有冇有真本事:“雲小姐,這?”

雲七七從容無異,“再找一次。”

鄭伯皺了皺眉,斟酌了一番,旋即吩咐道:“大家再找一次!”

傭人們多少有些不情不願,畢竟她們也跑了很久了,工資拿一份,活卻要乾第二遍。

但總歸還是重新開始尋找。

“你倒真是為了賺錢連命都不要,若是算得不準,秦家不會饒了你。”

厲雲霈低下頭,低沉磁性的聲音落在她的耳畔,笑的流裡流氣。

雲七七昂起頭,對視他幽暗的眸:“怎麼個不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