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瑤瑤頓下腳步,嘴角揚笑轉過頭:“我奶奶一直說什麼你們是算命世家,什麼聽不懂的門派傳人,我記都記不住,這都什麼年代了,誰不知道算命的都是騙子?”

“我奶奶信,但是過不了我這關!”厲瑤瑤瞪著晶瑩的眼,“你最好也彆打我表哥的主意!”

“厲先生,就是這了,雲小姐被二小姐為難了……”

二樓走廊上,管家蘇德帶著厲雲霈從書房過來,想要讓厲雲霈幫雲七七一把。

厲瑤瑤是老太太最小兒子的女兒,她父母雙亡,是小兒子留下的唯一血脈,很得老太太看重。

厲雲霈停頓下腳步,微微低下頭,居高臨下地觀察著雲七七和厲瑤瑤之間的爭執。

“厲先生?”

“安靜。”

男人鳳眸摻著涼薄的幽深,輕挑著唇。

他倒是想看看,她會怎麼應對。

“我給你算一卦如何?”雲七七站姿隨意,多少帶點江湖氣息。

厲瑤瑤雙手叉腰:“我又不信,你給我算乾什麼。”

“你莫非是不敢看自己的運勢?”

“……我。”厲瑤瑤語塞,遲疑了一番,頗有自信心地昂起頸:“好啊,你倒是算,我看看我是什麼運勢,對了,你可彆算出我是大富大貴之命,是個傻子都看得出來。”

厲家,本就是整個京城的豪門首富。彆人聽到這個姓氏,腳都要顫三分。

更不用說她厲瑤瑤了,厲家二小姐,厲家的掌上明珠!

雲七七低頭一笑,“好,冒昧一問,你什麼星座?”

厲瑤瑤翻了個白眼,“我是處女座,怎麼了?”

雲七七簡單掐算了下手指,厲瑤瑤看的眉梢一挑,譏諷道:“還裝的挺像那麼回事兒,這麼熟練,一定冇少騙過人吧。”

“我用的是梅花易數,剛簡單算了下,你近期運勢不佳,厄運較多,例如學科競爭和比賽這方麵容易失利,還會因為交通或是鬧鐘問題而導致遲到或是請假。”

她睫毛為太,淡淡一笑,“健康方麵的話,最近你會有口腔潰瘍,咽喉腫痛的情況出現。”

厲瑤瑤撫劉海嗤笑:“我是我們班的學霸,學科從來冇掛過,比賽年年拿第一,怎麼可能失利?”

“至於你說的口腔潰瘍,放心,我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你這種鄉下人,這輩子都吃不起。”

雲七七不將她說的話放心裡去,默默從包裡掏出來一張轉運符出來。

“你這是乾嘛!我都說了我不信,難道還要送給我?”厲瑤瑤咬牙嫌棄,她纔不要這種臟兮兮的東西呢。

“你想多了,是賣給你。”

“……”

雲七七一本正經,舔了舔唇感歎道,“送是不太可能送的,這符紙市場價五百一張,見你這麼倒黴,打折賣給你如何?”

“你敢內涵我二百五?等奶奶醒了,我要叫她把你趕出去!你這個大騙子!”

厲瑤瑤臉色一變,氣的跺著腳跑遠了。

雲七七歎息,現如今怎麼做個生意就這麼難?

男人的骨節掌心落在二樓欄杆上,厲雲霈唇角輕彎,添了一絲涼笑,目光幽深戲謔,“嗬。”

管家蘇德轉頭疑惑:“厲先生,您笑什麼?”

“她好像挺喜歡掙錢的。”

管家蘇德眉心一跳,“看起來是的,雲小姐應該是很缺錢。”

若是換成平常女孩子,他剛遞過去紅包,多少都要搪塞客氣一下,雲七七卻是直接要了。

“對了厲先生,剛纔雲小姐還開了個五寶茶的配方,其中有個成分冇聽過,讓給老夫人改善睡眠用……”

“她會調藥?”厲雲霈眸光悠悠眯起,轉過身來,沉了沉聲:“除去汪雅風的關係,去讓江白仔細查查她。至於五寶茶的方子,送去三甲醫院鑒定。”

管家蘇德自然知道厲雲霈多少還是不放心,畢竟時隔境遷,雲七七多少有些來路不明。

“好的厲先生。”

厲家拐角處,跑出來的厲瑤瑤靠在角落,連忙拿起手機撥號給一個人,賊頭鼠腦的張望,見冇人纔將聽筒放到耳邊。剛一接通,那頭溫柔如風的女音便響起:“瑤瑤,怎麼了?”

厲家的世交之女,杜家千金杜新月,也是厲瑤瑤官方認定的嫂嫂。

厲瑤瑤語氣格外焦急:“新月嫂嫂,那個鄉下土包子已經到厲家了,奶奶還很喜歡和重視她,我們怎麼辦呀?”

最重要的是,她長得不醜!

女人那頭頓了頓,“瑤瑤,老夫人要是開心,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厲瑤瑤格外感動,不愧是新月嫂嫂,總是以奶奶的感受為第一。

可是她是真的不喜歡那個丫頭!

“奶奶身體也不好,你明天方便來探望她老人家麼?”厲瑤瑤眨巴著晶瑩大眼睛,知道杜新月的性格,撒謊騙她。

“瑤瑤,我明天就來厲家探望奶奶。”

“嗯嗯。”

掛了電話,厲瑤瑤給杜新月報了最新情況後才安心,她真是討厭死那個神棍丫頭了。

另一邊,杜家彆墅,厚重窗簾錯落著京城江景。

杜新月坐在鋼琴前,她冷冷放下手機,按了按心口,有一絲不安。

一旁的貼身女傭端上熱水,無關緊要地道:“新月小姐,您不用擔心,一個鄉下土包子而已,是頂替不了您的地位的。”

她傾斜光潔的下巴,目光深淺不明,“一個鄉下土包子,老夫人拉著她聊了兩個小時的天?”

聽厲瑤瑤方纔慌張的口吻,還冇見到對方,她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威脅和壓迫感。

貼身女傭愣了愣:“這……”

“準備一下,明天一早,就出發去厲家。”

貼身女傭恭敬低頭,“是——”

……

“雲小姐,這是老夫人提前準備的房間,您今天就在這間房間住下吧。”管家蘇德將雲七七帶到二樓,“有什麼問題,你可以隨時找我。”

外麵天漸漸黑了,雲七七也累了,她挑了挑眉,抱著後腦勺淡淡道:“我能在這住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