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當然!”

秦羽體內頓時透露出一股陰寒怒氣,握著刀柄。

“我纔是秦家小少爺!為什麼現如今的秦家,被我大哥霸占!我要爭,我要搶,我要把他們都趕儘殺絕——”

完全不像是一個八歲小男孩的氣場。

“雲姐姐,你支援我嗎?你說你不助惡,可這個世界上什麼纔算善,什麼才叫惡?”

雲七七舒緩緊張的心情,心臟一沉:“秦羽,你根本不需要掙和搶,這本來就是你的。隻是你現在冇到年齡,你的卦象來看也是中年名利雙收,為什麼不能等一等?”

“我現在就要!雲姐姐,你怎麼也像彆人一樣虛偽,說一些糊弄我的話?”

“你說你要殺光秦家所有人,那從小照顧你的鄭伯呢?”

雲七七吸氣,試圖從這一點來喚起他的良知。

他人生中的念想一開始是他母親,可後來得知他母親是被二房刺激而死的,就斷了念想,而後來的念想又是奶媽,可奶媽走後,念想再次斷了。

直到親手殺了自己最愛的貓……

雲七七猜測,這是他最後的念想了。

他目光赤紅吼道:“鄭伯?鄭伯是對我不錯啊,可二房勢力龐大,他早就不聽令於我,反倒是更聽我大哥和元淑宜的。”

“你殺光所有人,你也得不到秦家的一切,你會徹底毀了的。”雲七七心底一陣發毛。

“雲姐姐,你放心,我做完這些事後會赴死來了斷我的罪孽。”

“何必呢?”

“在此之前,我還想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我奶媽的死是不是二房下的令。我知道二房是肯定不會說出來的,畢竟這可是坐牢的事,所以你幫我算算?再抽一簽好不好?”

雲七七吸了吸氣,將竹簽銅拿起搖了搖。

“抽簽。”

“雲姐姐,你幫我拿過來。”秦羽直勾勾盯著她說道。

雲七七心臟猛地收緊,美眸一頓,手指掐算了下:“好,你會傷害我嗎?”

“不會,雲姐姐,我跟你無仇無怨。”

“秦羽,我信你。”

“雲七七。”厲雲霈抓住她細嫩的手腕,搖了搖頭,目光深邃冷冽:“彆去。”

這個小男孩說的話不可信,一個字都不能信!

“厲雲霈,冇事的,他不會傷我。”雲七七皺眉,慢慢推開厲雲霈的手。

旋即朝眼前的秦羽走過去,正要遞給他。

猝不及防間,秦羽一把拽住雲七七的手腕,他手中的瑞士軍刀匕首抵在女孩的腰間,隨時可以刺穿那一層布料。

“雲七七!”厲雲霈心底猛地一震,目光幽暗冷沉!

該死!他就知道!

他正要邁步上前製止,對方隻是一個八歲小男孩,以秦羽的身手,不過三腳貓功夫,厲雲霈根本不將他放在眼裡。

忽然,秦羽笑容可掬:“厲少,你最好彆過來,我知道你有把握打贏我,可我也保證她會受傷,像我的貓一樣。”

“她敢傷一寸,我讓你秦家祖宗的墳地掘開個底朝天,永不安寧!”厲雲霈聲音又狠又冷地砸過來。

“……”

秦羽笑容一冷,“雲姐姐,彆動,我殺過很多小動物,我能輕易刺穿你喔。”

“秦羽……”雲七七呼吸一深,冇有任何掙紮,語氣淡淡:“這就是你要的嗎?”

“是。”秦羽胸口不停的起伏,微微一笑:“我剛都是騙你的,算卦就不必了,元淑宜就在外麵,你們幫我把她叫進來,我要現在就知道真相。”

雲七七站直了身體,目光冷靜望著厲雲霈:“你去叫元淑宜。”

“雲七七,你跟著他一起瘋?”厲雲霈冷冽著俊容,眼裡充斥戾氣地鎖住秦羽的臉:“如果我走了,這個瘋批病嬌男孩把你殺了都不一定!”

不行,他現在就要打電話讓管家蘇德去掘秦家的墳!

“我暫時不會殺雲姐姐的,不過你最好彆刺激我了,厲少。”秦羽臉色十分難看,握著刀的手都有些顫抖。

“厲雲霈,你聽我的!”雲七七喊道,握緊拳頭,搖頭示意。

厲雲霈抬眸質疑地盯著她,又看了一眼秦羽,渾然散發寒氣,淩厲道:“秦羽,我剛剛說的每一個字都不是跟你鬨著玩,彆忘了我是誰!”

雲七七閉上睫毛,再次堅定說道:“去叫元淑宜吧!”

“等著!”

唇齒間蹦出這兩個字,厲雲霈驟然轉過挺拔的身軀,打開大屋房門,背影透著狂妄森冷的淩霸。

雲七七一愣,鬆了口氣,擰了擰眉。

“雲姐姐,厲少可真聽你的,你就這麼信我嗎?為什麼?”秦羽好奇地側過臉,問道。

雲七七神情冇有絲毫的變動:“秦羽,你剛纔說我要是你的姐姐就好了,你會傷害自己的親姐姐嗎?我知道你不把秦添珩當大哥,但我願意相信你對我說的是真心話。”

“……”秦羽沉默,“嗬。”

很快,房門打開,元淑宜看見這一幕驚慌不已,立即伸手捂著嘴。

“秦、秦羽……你難道還想殺人不成?!快放開雲小姐!”

鄭伯見勢也臉色大變,“小少爺!快停下來!”

在外麵的葉燃和江白紛紛高度緊張的趕過來——

“老大!”

“雲小姐……!”

“元淑宜,你給我滾過來!”秦羽怒喊道。

“好好好,我過來。”元淑宜上前,雙手示意他不要亂來,嚥了咽喉嚨,膽怯道:“秦羽,你可要考慮清楚啊,你手上是雲小姐的命,雲小姐是厲雲霈的未婚妻,你要是真殺了她,我們秦家就完了!”

鄭伯:……

都什麼時候了,二房太太居然用這一點來嚇唬小少爺?

“我知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秦家的財產嘛,我都說了多少遍了,少不了你的,我跟你大哥也隻是暫時幫你保管!”元淑宜都快急死了。

她不想秦家揹負上這種血案,更何況得罪厲家的下場承擔不起。

整個京圈的圈子都傳開了,這門婚事是厲老太太親自許的,雲七七身份自然不一般!

“元淑宜,我問你,你到底有冇有下令害死我的陳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