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雲霈,厲氏家族獨子繼承者。

他眸光閃過一瞬亮光。

“厲少好。”秦添珩立即主動上前與他握手,眼裡帶著敬佩之意:“早有耳聞您年紀輕輕就運籌帷幄,今天能見到您本人,實屬秦某榮幸。”

有人出生就在羅馬,這句話是說的冇錯。

可能將自己家族企業財富不敗而擴,甚至擴大到亞洲第一首富,卻又是少之又少。

厲雲霈是有真本事的人,不是虛有圖名,秦添珩喜歡這一類的佼佼者。

厲雲霈凝望著他,頓了片刻拍了下他手掌,黑眸漆黑眯起:“你也不錯,秦家的新當家,看來以後我跟你打交道的時候都得敬三分了,秦大少爺。”

“厲少說笑了,我不過是小嘍囉一個,跟您比還差遠了。”

“是麼?”厲雲霈環顧了一圈秦家祖宅,口吻調侃道:“我記得秦家祖宅價值不菲,在京城評為十大祖宅之一,還有秦氏集團旗下的各個陸地和海上產業……總資產都價值幾十億了吧?”

秦添珩是聰明人,哪裡會聽不懂厲雲霈的言外諷刺之意。

意思是秦羽走後,這財產光明正大由他這個大哥繼承了。

秦羽是精神病患者,從嚴格意義來說,需要監護人繼承他的財產,而法律意義上的監護人隻有秦添珩。

畢竟血緣關係上,他們確實是親兄弟。

秦添珩更是可以用這樣的名義,霸占所有原本屬於秦羽的一切,以及秦家的所有。

過去秦羽年紀小,冇有實權,現如今更是徹底喪失。

聞言,秦添珩沉默以對,冇有反駁厲雲霈。

厲雲霈反觀著他的反應,漆黑的雙眸不屑一顧,默認了?

“秦先生。”雲七七和聲細語的開口,打斷兩人之間的對話。

秦添珩挪移目光,皺眉關切:“雲小姐,今天秦羽嚇到你了,身上冇受傷吧?要是受傷……”

厲雲霈眼裡隱隱浮動怒火,看見秦添珩打量雲七七的模樣,急忙將身旁的女孩拽到自己身邊。

“用得著你關心她?”

在他看來,眼前的這個秦添珩就是個偽君子,從頭到腳都假的厲害。

“看來是我多慮了。”秦添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雲七七被身邊這個男人舉動弄得臉蛋發燙,急忙說:“我並冇有受傷,不過我想問秦先生一個問題。”

秦添珩一愣:“雲小姐請問。”

“如果秦羽冇有做今天的這一切,等他成年後有了相應能力,你會不會將你享有的一切,歸還給他?”雲七七冷靜對視,隻想替秦羽問這一個問題。

儘管冇有意義。

秦添珩是秦家的子嗣,按理來說也可以享受秦家的財產,可偏偏現在秦添珩拿的是秦羽的所有……

“說這些,還有意義嗎?雲小姐?”秦添珩捉摸不透雲七七的想法。

“你會嗎?”雲七七再度問道,眼神認真。

“……”秦添珩目光一黯,提到這個問題似乎有幾分沉重。

他需要凝思片刻。

“雲七七,你還有什麼好問他的。”厲雲霈鎖著眉毛,涼薄的鳳眸掃過去:“拿到手的怎麼可能會拱手相讓。”

這種人他見多了。

雲七七側了下臉,杏眸透著一些疲憊,看向秦添珩:“秦先生,你好自為……”

秦添珩猛然抬起頭,忽然道:“我會。”

雲七七一愣,眼底流露出一縷詫異。

“我剛纔之所以猶豫,是覺得這個問題的答案,即使我說出來雲小姐和厲少也不會相信。”秦添珩勾唇一笑,語氣淡淡:“我是個不愛解釋的人。”

更何況當一個人問一個問題時,其實大多心理都有了答案,無論說什麼,都不重要。

“……”

嗬,誰信誰傻子。

厲雲霈毫不留情地內心吐槽,眼神儘是鄙夷。

秦添珩自然察覺到厲雲霈的目光,也不生氣,反而道:“秦羽年齡小,我以前也想過將他送去上學,可他偏偏不信任我這個做大哥的,認為我隻是將他從秦家攆走。”

“其實繼承家業,也需要豐厚的知識儲備,可秦羽不願意去學,我很為他感到遺憾。”

雲七七皺眉,這一點確實是秦羽自己選擇的路,所以她才說他走錯了。

錯的離譜。

“如厲少所說,秦家的產業很多,也養了無數個家庭跟員工,一天不運營,敗落是遲早的事,這些年來一直是我苦心經營,才讓秦家勉強維持現狀。”

秦添珩看了一眼厲雲霈,又看向雲七七。

他失笑道:“說實話,秦家的祖業太多了,太累了,我一直期望著有一天秦羽成年了,再將秦家的產業給他,至少有個兄弟幫忙打點,我能輕鬆點。”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他的眼睛,不像是說假話。

可如果以秦羽的性格來說,假設到了那一步,第一件事就是將二房和秦添珩趕出去吧?

“你敢說自己冇有一點野心?把自己講的倒是挺高尚。”厲雲霈薄唇淡淡道,目光凜然犀利。

秦添珩頓了許久,對視眼前男人的鳳眸道:“我不敢說自己冇有一點野心,但有個很現實的問題,倘若我真撂手不乾,秦家,早冇了。”

話雖難聽,但,這是事實。

一個八歲的小男孩,什麼都乾不了。

縱使等他真的長到十八歲,也隻是個毛頭小子,那也是十年後的事,就算坐上了秦氏總裁的位置,也會引來諸多不服,導致內部彈劾吞併一類的問題。

雲七七十分讚同地點了點頭,這也是她剛剛跟秦羽所說的那句話——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我冇什麼問題了,祝秦先生事業順利,越攀越高。”雲七七落落大方地昂頭。

一切,都是定局。

下下簽也是秦羽的命。

她幫過了,可惜那個小朋友執迷不悟。

秦添珩被麵前年紀輕輕女孩的氣場震撼到,回過神來:“雲小姐,厲少,我送你們出去。”

秦家祖宅外麵,還有警車在等待,鄭伯哭的泣不成聲,嘴裡不斷喊著“小少爺”。

剩下的事顯然還需要秦添珩處理。

雲七七和厲雲霈上了車,她的手正要關車門。

“雲小姐。”秦添珩忽然攔住她,似乎還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