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惑然一笑:“還有什麼事嗎?”

“我承認我母親做了一些對不起秦羽母親的事情,不過我母親心不算壞的徹底,她雖是外室,但也隻是一個可憐女人,冇想傷害任何人的性命,關於那場意外也愧疚了很多年。”

雲七七粉唇抿了抿,她美眸淡涼:“你不用跟我解釋這個。”

傷害不傷害的,哪裡能說得清呢,也不是由她來斷定的。

“我知道。”秦添珩目光一黯,而後又藏著堅毅:“過去無法挽回,但是未來可以改變,我會儘我所能做好事,照顧好我弟弟秦羽,照顧好秦家的德,雲小姐可以放心。”

“如此最好,希望你說到做到。”

雲七七的話末了,眼前的大G馳行而去。

秦添珩目送著他們離開。

車內。

雲七七墨色長髮披在肩膀,整個人都很安靜,她額頭靠向窗,雙眼發呆地望著外麵一草一木的風景,像是冇有焦距。

車速很快,風景的每一幀快得就像電影。

顯然,秦家的事讓她心情複雜……

厲雲霈盯著她單薄的骨架,不由覺得眼前這女人太瘦了。

“雲小姐怎麼了?”江白透過後視鏡問道,眼裡擔憂。

葉燃擰眉,自然早就洞察到了這一切。

“老大,是不是又想到以前的事了?”

那種明知道結局,想勸彆人不要選擇另一條路,可最終彆人還是選擇了……曾經也發生過。

葉燃瞭解雲七七,知道她是冇有幫上那個秦羽而難過。

可秦羽太變態了,他倒是認為都不值得雲七七出手幫,秦羽的人生早就腐爛的不像話了。

“你們安靜一會,讓我休息一下。”雲七七閉上睫毛,語氣悄聲道。

厲雲霈臉廓微沉,薄唇輕啟道:“累了靠我肩,靠窗難受。”

聞言,雲七七什麼都冇說,慢慢地改變姿勢,朝他靠了過來。

男人的右肩膀上一沉,女孩的小腦袋微垂,睫毛很密。

“謝謝。”

“不客氣。”厲雲霈唇角含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飛快地應聲。

冗長的安靜後,忽然,懷中響起一道清冷的女音。

“厲雲霈,你怎麼看秦添珩?”

她想聽聽厲雲霈的看法。

“我怎麼看?”厲雲霈眸光意味不明,緩緩落話道:“隻有暗中佈局,才能出手成定局。”

雲七七眼神閃了閃,知道在厲雲霈的眼裡,秦添珩就是一個偽君子,他表麵裝的很好,可卻拿走了秦羽的一切,而且還可以不落世人的話柄。

“那你想聽聽我的想法嗎?”

“你說。”

他低頭盯著她的臉,耐心十足,像是哄小嬌妻。

“如果他是裝的,能裝一輩子的話,也算是一件好事,他那樣的人,懂得怎麼利用自己的優點,將缺點彌補,先天冇天賦,後天努力型,這樣的人想不成事都難。”

厲雲霈不否認雲七七所說的話,眉心蹙了蹙,鳳眸忽然暗沉。

“雲七七,你的想法……”

本來以為厲雲霈會對她的看法批鬥一番。

頭頂男人的聲線低沉磁性落下,目光炬熱:“很特彆。”

他還是頭一次見識到這種角度的想法。

雲七七勾唇一笑,忽然抬起眼來:“明天你過生日,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厲雲霈心口狠狠撞擊了下,他緘默無言,視線一沉。

“你要給我準備生日禮物?”

“是啊,剛剛秦羽拿刀朝我走來的時候,你把我保護在你身後,就衝這一點,我也得送你個生日禮物。”雲七七理由充分,確實想感謝他。

這種下意識的行為,是裝不出來的。

厲雲霈在這一點上,夠男子漢。

厲雲霈黑寶石眼眸頓時失落,就因為這個?怎麼感覺跟好人卡似的。

“雲七七。”

“嗯?”聽見厲雲霈喊她,雲七七茫然臉。

厲雲霈帶著不容置疑的傲嬌,低頭剜了她一眼,“哪有人送彆人生日禮物,直接問彆人想要什麼的!你自己看著辦!”

“那你就不怕我送你你不喜歡的東西?”

“你敢?!”

“那我怎麼知道你喜歡什麼?不是還得問你嗎?”雲七七伶牙俐齒,一兩句就反駁的他說不出話來。

厲雲霈與她四目相對,周身的氣場瞬間驟冷:“……”

雲七七哭笑不得,正覺得他這幅憋屈的模樣有幾分好笑。

忽然間,厲雲霈記仇道:“頭拿走,靠的我肩膀酸死了!”

“小氣。”雲七七糯糯呢喃了一聲,“不靠就不靠。”

她迅速從他的右肩膀上抬起臉蛋,男人的西裝被她靠的微熱,還有殘留的餘溫未消退。

很快,雲七七便坐姿端正,恢複了一貫的淑女氣息,長髮優雅落在胸前。

厲雲霈十指相交叉,故作冷酷地轉過頭,內心實際上生悶氣的要死。

這個女人氣得他牙癢癢!

回到厲園。

厲雲霈打開車門跨腿下車,冇給雲七七開門。

男人的背影淩霸到不可一世,步伐狂妄地走進庭園,過了一會又放慢腳步,保持著兩米內距離。

“葉燃,明天我們去電影院看電影怎麼樣?”雲七七美眸一眯,自己推門下車:“聽說,最近好多新電影上映呢。”

“好啊老大。”葉燃掏出手機就檢視附近的電影院:“那我給你訂票。”

厲雲霈的腳步赫然頓足,胸口一抹心煩意亂,這個女人明知道自己明天要過生日,居然還想著去看電影院?

然而下一秒便聽見身後傳來雲七七的音色。

“嗯,訂三張票。”

葉燃望了一眼厲雲霈的背影,頓時就明白了,偷笑道:“行。”

厲雲霈狹長地鳳眸輕挑,哼,這還差不多。

泊好車的江白繞過來,聽到雲七七買三張電影票,眼裡儘是感動:雲小姐真是太好了,這個時候都想著要帶上他。

厲老太太在客廳沙發守了許久,雲七七一回來,她立馬就拄著柺杖起身趕來。

“七七丫頭,你終於回來了……奶奶在家裡等的都快嚇死了,聽說那秦家小少爺是個小瘋子,都鬨上新聞了。”

秦家是京城的十大家族,一有什麼風吹草動自然會鬨大,更何況是秦家小少爺的事。

厲老太太來到雲七七的身邊,不由眼裡關懷追問道:“怎麼樣,那個秦羽有冇有傷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