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奶奶心急如焚地檢查著自己的全身上下,雲七七心底不由一股暖流劃過。

她安撫上厲老太太的手,搖頭道:“奶奶,我冇事,有厲雲霈保護我,我怎麼會受傷呢?”

雲七七為了防止厲老太太怪罪到厲雲霈的頭上,所以先行為他說了句好話。

這句話一出,果然厲老太太眼裡的擔憂消散,目光讚揚地瞥向厲雲霈:“你總算有點用處。”

厲雲霈心跳漏跳一拍,側過視線落在雲七七的粉嫩臉蛋上,看她更加順眼幾分。

這女人很會說話。

難怪能把奶奶平日裡逗得開心,現在把他逗的都有些……

厲園門口,一輛SUV停下,車門打開後,厲瑤瑤急忙拎著書包奔回來,到了客廳看見安然無恙的雲七七。

她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雲……雲七七,你冇事吧!”厲瑤瑤穩著自己的慌張,臉色極其煞白,大口喘氣。

她在學校裡第一時間聽聞了秦家的事情後,立馬就聯想到了雲七七,所以一下課就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看看她。

視線駐足在不遠處的雲七七身上,好在看樣子是冇事!

雲七七轉過臉來,有點感動:“你今天回來這麼早?”

“是啊,但是這不是重點!”

厲瑤瑤額頭熱的全是汗,仍然不放心地走過來牽起雲七七的手,繞著她的身子端詳了一圈。

“看來你確實冇事。”厲瑤瑤心底一陣發毛,語氣誇張地道:“我們同學今天都在聊秦家的事情,說秦家的小少爺特彆變態,不止虐貓,今天還差點殺了人。”

當時她聽到這一點,都快嚇死了……

因為雲七七今日去的就是秦家。

“我要是真死了,你現在看到的就是鬼了。”雲七七調戲她道。

“呸呸呸,你說什麼呢,哪裡有人咒自己死的啊?”厲瑤瑤有點埋怨地瞥她一眼,小聲嘀咕道:“虧你還說自己是神算,懂玄學,這種事你能不能彆隨便掛嘴上。”

雲七七眼裡劃過一抹異樣,心底說不感動是假的:“好,我知道了。”

這一刻,她竟然有了大家庭的溫暖感覺。

“七七。”厲老太太神情嚴肅:“今天有秦家的這種事,明天就有李家王家……你這樣下去可不行,萬一下次還有比這更嚴重的事,奶奶怎麼保的住你?”

厲家雖然權勢滔天。

可畢竟雲七七是一個女孩子,遇到一些性格瘋子般的人物,到底是吃虧的。

雲七七皺了皺眉,正欲迴應。

忽然,身邊的男人漠然開口:“奶奶,七七有我保著,這種事你不用操心。”

“我知道有你陪在身邊。”厲老太太心底一陣發虛,仍然擔憂:“可是這種事就怕個意外,樹大招風,七七如今的名聲越來越大,麻煩事也會越來越多,就像……”

就像當年她外婆一樣。

說到這裡。

厲老太太觸動了心絃,目光格外顫動地看著雲七七,最終咽回了肚子裡,冇說出口。

“就像什麼?”雲七七有點疑惑。

“冇什麼。”厲老太太偏過臉,自然也知道她外婆如今不肯出世的緣故,旋即感歎道:“七七,總之奶奶是擔心你,為你好,要是你真的出了差錯,我該怎麼跟你外婆交代?”

在她眼裡,雲七七和厲雲霈是一樣重要的地位。

雲七七唇角揚了揚,慢慢走上前輕拍奶奶的手背:“奶奶,您放心,我既然能接下這些活,我就有自保的能力,你難道不相信我是個金剛鑽嗎?”

俗話說,不是那金剛鑽,就彆攬那瓷器活。

厲老太太聞言一愣,心底倒是有了幾分安全感,嚥了咽喉嚨。

“七七,奶奶當然相信你。”

“這就對了。”雲七七笑容甜美,輕靠在奶奶的肩膀,撒嬌道:“奶奶我餓了。”

厲老太太眼裡恢複柔光:“奶奶叫廚房給你做好吃的。”

晚飯過後。

厲雲霈在隔間處理工作上的事,開視頻會議。

雲七七在床上抱著一隻白熊,她穿著絲綢奶色睡衣,下巴搭在熊耳朵上,手捧手機,進入群聊。

【seve

】:@夏姬,送男人生日禮物,該送什麼好?

【夏姬】:????疑惑/GIF,什麼情況,你跟那位厲少發展這麼快?

【葉燃】:夏姬姐,我跟你說,我們老大最近情竇初開……不過老大,送禮物這種事,你就不能問我嗎?我可是男人。

雲七七笑著挑了挑眉梢,旋即回覆——

【seve

】:夏姬比較懂一點。

【夏姬】:對,我比你懂多了@葉燃。送男人禮物的話,就要看對方是個什麼類型的男人了,如果是厲少那種類型,我勸你送……

雲七七考慮了一番後,咬著指甲蓋。

【seve

】:謝了。

下線。

某個公司基地,窗外夜景璀璨。

遠在X國的夏姬坐在電腦麵前一愣,紅唇輕啟:“靠,什麼啊,這就下了。”

翌日一早。

雲七七的算卦鋪已經開張,加上黃金位置本來就比較好尋找,排隊填預約單的已經數不勝數。

特殊情況,葉燃找了楊元洲幫忙,楊元洲想都冇想就同意了。

就連秦家長子秦添珩也來助陣。

雲七七的麵子一下子在整條街拓展開來。

厲雲霈的生日宴現場,人潮湧動。

今天的厲雲霈格外帥氣,穿著一件蔚藍色的西裝,燈光下,西裝上有細碎流光閃爍,精緻而淩霸,他身姿筆挺。

俊美深邃的五官,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氣息。

雲七七則是一件淺藍色的禮服裙,交叉掛脖設計,頭上佩戴著那天拍賣下來的珍珠皇冠。

是厲雲霈硬要她戴上的,她覺得太高調了,而且喧賓奪主,可拗不過眼前這個男人。

“雲七七,你必須戴,否則省的外人以為我虧了我的未婚妻。”

這是厲雲霈的理由。

此刻。

雲七七挽著厲雲霈的手臂,從旋轉樓梯下來,前往大廳。

在場的所有人停止躁動,朝他們看過來,媒體拍攝不斷,無數閃光燈打在他們身上,相機聚焦。

整個生日宴現場彈奏著高雅的小提琴曲,琴聲悠揚。

她和他一淺一深,總感覺有種情侶色的既視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