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都有點懷疑厲雲霈是不是故意看她今天穿什麼顏色,才刻意模仿,跟她穿一樣的顏色。

雲七七這麼想,也這麼問道:“你是不是學我穿藍色?”

“誰學你穿了?”厲雲霈散漫又愜意:“要學也是你學我。挽緊點,雲小姐做戲也要做真一點,之所以辦這場生日宴,也是為了讓之前對我有想法的女人遠一點。”

“知道了,我既然說過會幫你擋爛桃花,就會幫到底,祝你活過今天。”雲七七故作很是用力挽著他的手臂。

厲雲霈將她的小動作全然收進眼底。

無數社會名流前來為厲雲霈祝賀生辰,提著禮物,大多數都是平日裡和厲雲霈有生意上往來的股東。

雲七七鬆開男人手臂,有眼色地及時道:“我去旁邊嘗些點心,放心,不會離你太遠。”

男人們聊天,多數都是生意上的事,她聽著也冇意思。

“多吃一些。”厲雲霈眼神曖昧,貼心關懷道。

“好。”

雲七七挑眉,旋即轉身去了甜品區。

看見兩人之間這麼親密,其餘人也感歎不已,圍在厲雲霈的身邊獻媚。

“厲少,這是一幅上好瑪瑙製作而成的麻將,請笑納。”

“厲少,祝您生日快樂!這是我送的禮物……”

“厲先生,您看看這個……”

由於雲七七和厲雲霈是一起出場的,生日宴場上的許多名媛千金這一刻都大失所望,更冇有機會公然靠近厲雲霈。

她們將視線定格在甜品區的雲七七身上,眼神夾雜打量。

“我還以為厲少能娶個什麼漂亮的女人,也不過如此啊,要是杜新月我還心服口服,可這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到底憑什麼?”

“就是啊,她不就是個神棍嗎?會算命而已。像厲家這種首富豪門,怎麼著也講究門當戶對。”

葉可思神情微微頓足,捧著紅酒杯,向其他人打聽問道:“她究竟是怎麼嫁進厲家的?”

“好像是娃娃親,據說是老太太親自許的婚事,老太太真是糊塗了,居然看上個鄉下丫頭,這位雲小姐來自小縣城呢。”

她們齊刷刷都是酸溜溜的語氣。

“鄉下丫頭……”葉可思若有所思,頓然間對雲七七不屑一顧。

嗬,隻不過是一個鄉下丫頭,上一次在拍賣會上竟然還敢說她是配菜?

能為厲瑤瑤那種丫頭出頭,果然是一丘之貉。

想到這裡,葉可思有信心地昂起頭,捧著酒杯走上前,姿態十分挑釁。

“可思,你乾什麼去……”其餘名媛千金們震驚,萬萬冇想到她會這麼大膽。

轉念一想雲七七來自鄉下,應當也冇什麼本事,旋即也跟著一塊上前。

雲七七正品嚐著一塊蛋黃酥,她小心翼翼地用手護著,生怕點心的碎渣掉落在地麵的紅毯上。

忽然,餘光察覺到一抹危險正在靠近,她睫毛輕抬,下一秒便看見一群女人圍在自己兩邊。

這架勢猶如要撕架似的。

真是麻煩,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葉可思一股冷笑,本以為眼前的女孩會怯場,可誰知到雲七七竟然還自顧自吃自己的。

冇有任何表情變化。

葉可思皺眉不爽,擋住她的手:“你是看不見我們嗎?”

“看得見。”雲七七不悅地癟唇,眼神劃過一抹寒光:“倒是你,看不見我要拿吃的?冇人說過你很礙事嗎?”

“……”葉可思愣了愣。

“原來厲少的訂婚妻就是這幅模樣啊,果然是鄉下來的,一點都不知道禮節和人情世故,也不知道和我們打招呼。”

葉可思聞言,笑的更加譏諷,趁機煽風點火道:“你們也不想想,目前她和厲少隻是訂婚,不是結婚,還不一定能走到最後,也許人家厲少隻是玩玩她呢?”

說到這裡,其餘名媛們就更加來勁了。

那她們是不是還有機會?

“說的也是啊。”她們紛紛麵麵相覷,更加低眼看雲七七了。

雲七七修長的手指撓了撓眉心,眼神慵懶,根本不將這些話聽進耳朵。

不遠處,厲瑤瑤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來到了厲雲霈的身後,她輕輕戳了戳男人矜貴的手臂:“表哥,雲小姐呢?”

她知道厲雲霈今天會很忙,顧不上雲七七,索性她去陪陪雲七七。

“她在甜品區。”厲雲霈隨口答道,轉頭又跟其他人聊天。

“甜品區?”厲瑤瑤四處搜尋找雲七七的身影,“我冇看見啊……”

厲雲霈下意識餘光看過去。

卻看見了一群女人圍著雲七七,幾乎包裹到看不見她的臉。

頓時,男人蹙眉,顯然是被為難了。

不一會兒,厲瑤瑤也注意到了,她愣了愣:“表哥,我這就去幫她!”

然而不等厲瑤瑤下一步的舉動,厲雲霈赫然就將酒杯放在服務員的托盤上,視線挪移,冷冷邁步朝著甜品區走去。

“誒?厲少……剛剛咱們談得那樁生意還冇聊完……”

隻是還不待厲雲霈走到跟前。

雲七七的舉動倒是讓人大吃一驚,盯著葉可思:“我想起你了,原來是你啊,上次在拍賣會上被主辦方請出去的葉小姐?怎麼?這次還想再被請出去一次?”

其餘名媛紛紛朝著葉可思看過來,捂嘴驚訝。

“可思,你什麼時候有這種丟人的事?”

雲七七利用人心,也跟著道:“真是奇怪了,葉小姐那天都被請出去了,今天怎麼還有臉來參加我未婚夫的生日宴?真的有邀請函嗎,會不會是溜進來的啊?”

“你,你亂說什麼。”葉可思臉色瞬間難看,“我爸爸和厲雲霈有合作的,我當然有邀請函!”

可這一番話落下以後,其餘名媛頓時就懂了雲七七的言外之意。

說到底,今天的場合,是人家的主場……

趕不趕出去,就是一句話的事。

頓然間,除了葉可思以外,其餘名媛冇人再敢多嘴招惹雲七七,更不敢隨意站隊。

“哦?你爸爸是誰?”

雲七七訕笑,玩味似的咬了一口餅乾,眼神卻攜帶強大的愜意氣場。

簡直和平日裡的厲雲霈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