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這個問題讓管家蘇德微微一愣,恭敬笑道,“還是看您的想法和心情的。”

“那就好,明早吃飯叫我。對了,我也不白吃白喝,你要是想算卦我免費就是了。”

“……”

管家蘇德走後,雲七七如釋重負,將腰間的小挎包隨性往床上一扔,大字形的躺上去。

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最起碼比住酒店的好。

剛剛她心裡簡單算了筆賬目,京城是大城市,光是這個地段去住酒店,一晚上就得七八百。

雲七七看了眼自己的餘額,還是覺得不夠造的,目光變得深沉灰暗,看來還是要多賺錢啊。

打開手機上的一個私人群聊,名叫【越來越有錢】。

【Seve

】:(登錄上線)最近大家收入都怎麼樣?

【夏姬】:社會我七姐,終於上線了,黑客帝國的工資這個月結一下唄,全體員工等著你呢。

雲七七眼眸微挑,是的,她養了一個黑客帝國,全體員工歸她管,而她聘用的主力就是世界第一黑客夏姬,她的閨蜜。

纖細長白的指尖觸屏:(OK)賬戶戶頭今晚發我。

【葉燃】:老大,在城裡待得怎麼樣?厲家大不大呀……/星星眼。

【夏姬】:?????厲家?什麼情況。

【Seve

】:還行,是個莊園,就是我的轉運符不太好賣出去,打折也不行。

【葉燃】:(哀歎攤手)總有人不信邪。

【夏姬】:你們在聊什麼厲家,該不會是我認知裡的那個厲家?

群聊裡一股八卦氣息油然蔓延上來,雲七七彎了彎唇,直接退出群聊下線。正準備睡覺,外麵響起敲門聲。

“叩叩叩。”

“砰。”雲七七打開門,打著哈欠,眼皮微紅,“這麼晚了,什麼事?”

門外,男人頎挺高大的身姿筆挺而站,手上提著一個包裝袋,當看見雲七七那張冷清又俏麗的小臉,他鳳眸輕眯,微微低下頭與她對視。

“送睡衣。”

“嗯?”

厲雲霈黑眸如曜石,他長臂伸過來,“瑤瑤的,湊合穿一晚,明天派人給你準備新的。”

“你還是先想想什麼時候結算八百萬,有了錢我自己買。”

雲七七挑眉,下一秒,又是砰的一聲!

一旁的江白都看呆了,震驚地張開嘴巴:“厲少,這丫頭可真是個嗆口小辣椒!”

厲雲霈被關在門外,檀黑的眼底露出稍許的意外,唇角彎起,夾雜著難以捉摸的情緒。

他的心緒很久都冇被挑起來過了!

“她的背景,查到了?”

男人的聲線喑啞,宛如優美的大提琴聲般低沉。

“雲七七,今年18歲,從小生活在A市縣城的青玄道觀,被她外婆撫育成人,因為她外婆是當年有名的玄學派老天師,所以她也繼承了會算一手好卦象,不論是五行八卦、還是生辰八字、梅花易數、奇門遁甲、看相測字,她都極有天賦,這一點是從老夫人那知道的。”

“不過我查到她外婆的身份有點奇怪,似乎從十八年前就一直隱姓埋名。”

“隱姓埋名?”厲雲霈黑眸銳利的眯起,頓時起了疑心。

“是的厲少,換句話說,如若不是她自己向老太太公開資訊,我們根本找不到。”

“她外婆會不會醫術?”

“並不會。”

“關於她自己呢?”

江白遲疑,擰眉說,“我在相關係統上,查不到任何雲七七的檔案資料,包括她從小到大的學校和學曆證書,一個正常的女孩子,不可能冇上過學吧……”

江白在查雲七七的時候,背景極其簡單。

她的資料上,隻有一行字:雲七七,女,18歲,職業算命師,工作地點還特地備註“全國天橋可飛”。

圖文則是配著一張青玄道觀頒發的道士證。

忽然間想起什麼,江白補充:“對了,我還查到一個人的資訊,雲七七還有一個表妹親戚,名叫雲潼兒,就住在京城。”

厲雲霈舌尖抵著後槽牙,冷冷抬唇二字,“把人找來。”

厲家,大清早。

“左三圈右三圈,屁股扭扭脖子扭扭——”

老太太從房間內走出來,扭了扭腰做運動,容光煥發地感歎說:“真是好久都冇睡過這麼香的覺了。要是我還年輕,感覺我都能做二十個空手翻!”

管家蘇德打心底眼的為老太太高興,難得看到這麼有精神的一麵。

“對了老夫人,您打算讓雲小姐在厲家住多久?”

怕昨天給雲七七的迴應不夠準確,還是問問老太太的意思。

老太太恢複正經,嚴肅地握著浮雕柺杖:“告知下去,立馬籌備訂婚宴。”

這下管家蘇德有些懵逼了,就連整個厲家上下正在打掃衛生的傭人們,也紛紛豎起耳朵來偷聽。

訂婚宴啊!這事厲少知道嗎?

“我和那丫頭一見如故,和小時候的感覺一模一樣,趕晚不如趕早,就儘快給辦了吧!我也能早點抱孫子!”老太太欣慰地拄著柺杖。

她相信雲霈也會喜歡那丫頭,隻是時間問題。

管家蘇德還來不及追問下去,忽然厲家莊園外一陣躁動,隻見外停駛著一輛賓利,車上下來一個齊發並肩的年輕女子,一襲藍裙,從頭到腳的氣質高貴而端莊。

傭人出來迎接,“杜小姐好。”

她巧笑倩兮,用溫柔的女音道:“我是來探望厲老夫人的,聽說她病了。”

“好的杜小姐,我這就去傳話老夫人。”傭人點頭,對她十分恭敬。

老太太站在原地,拄著柺杖老遠就看見了,語氣不善:“她怎麼來了。”

這位杜新月,對外一直宣揚和厲雲霈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對方還自詡是厲雲霈未婚妻,因為兩家世交的緣故,在不過分的前提下,厲家已經很給麵子了。

平日裡,老太太最討厭的便是杜新月,如若不是和杜家的世交關係,想給這位杜家千金三分薄麵,早就將對方趕走了。

“這杜家千金心底埋著的是什麼心思,我一清二楚。我可不想見她,依她的性格,哪會是真心來探望我的。”

管家蘇德聞言分析:“想必是瑤瑤小姐叫來的,老太太,那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