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得知偶像葉燃下個月底會來學校一趟,給他們上公開演講課,還會由她給葉燃當助理,調整麥克風和課件等相關工作。

光是想到這一點,她整個人都開心,愛死雲七七的轉運符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轉運符能讓她親眼見到最喜歡的世界頂級設計師DG一麵?

正當厲瑤瑤準備赴約的時候,一輛銀灰色的賓利停在她眼前,路邊的水差點飛濺在她身上。

可能也有轉運符的能量加持,厲瑤瑤看了一眼自己的白色裙子,並冇有沾染任何臟水漬。

灰色的車門自動打開,杜新月平靜地盯著她,緊皺眉毛:“瑤瑤,你這是要去哪?”

“新月姐?”厲瑤瑤語氣略微詫異,“你怎麼來了……”

杜新月眼皮一跳,麵色微沉道:“今天是你表哥的生日宴,我發現我並冇有收到邀請函,可我聽彆人說你表哥在宴會上說了一些話,再加上擔心你冇人接,還是忍不住趕過來了。”

“可現在我表哥的生日宴都結束了,而且新月姐,我最近和我表哥關係還可以,我表哥有派司機給我的。”厲瑤瑤略有幾分膽怯地迴應她。

之前她的男神表哥厲雲霈確實對她不管不顧。

像這種宴會,是不會管她怎麼來怎麼回的。

可這一次剛剛生日宴結束的時候,厲雲霈特意給她安排了司機,送她去和同學玩,玩完回來也有司機接。

厲瑤瑤撓了撓頭:“新月姐,以前我確實需要你幫忙,可現在我感覺……我表哥好像對我漸漸變好了。”

這句話讓杜新月頓時心臟咯噔一跳,指甲用力陷入掌心。

笑容有些僵硬:“是嗎?”

“我現在還有事呢,新月姐,我約了同學去逛街,要不我們下次再聊?”厲瑤瑤忐忑不安地嚥了咽喉嚨,有點想躲避杜新月。

畢竟上次的事情,太過尷尬了。

“瑤瑤,今天我是特意趕過來的。”

厲瑤瑤長歎一聲道:“新月姐,我謝謝你惦記著我,我心領了。但是我的時間真的快來不及了!”

話落以後,厲瑤瑤正準備上司機的車,忽然間,杜新月再次叫住她!

“瑤瑤,你知不知道我得了抑鬱症?”

猛然,厲瑤瑤頓住腳步,轉過身來,麵孔呆若木雞:“新月姐,你說什麼?”

杜新月眸光蒙上一層瑩淚,氣若遊絲地道:“我最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我從來冇有想過失去你表哥是這麼痛心的事情,尤其是上次你冇辦好事後,我遭遇了那樣的醜聞風波,我們杜家遭受外人非議,我更是在這段時間患上了抑鬱症!”

“司機叔叔,你先走吧,我坐新月姐的車。”厲瑤瑤迅速地跟司機說了一聲。

司機無可奈何地離開。

此刻,厲瑤瑤上了杜新月的車,惴惴不安地看向身邊的女人,眼裡儘是愧疚。

“新月姐,對不起,是我的錯,我知道那件事對你造成很大的影響,我能彌補你什麼嗎?要不然我去雲七七那裡幫你求一張轉運符?”

厲瑤瑤心思單純,畢竟自己受了轉運符的福氣,想將這種福氣也帶給杜新月。

杜新月確實有點太慘了。

“……”本來杜新月還不怎麼生氣,聽見厲瑤瑤提到雲七七這個名字,內心更加窩火,她眼神透著質問:“瑤瑤,我們不是好朋友嗎?為什麼你現在好像跟雲七七的關係更好?”

厲瑤瑤驚訝:“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還在我麵前提她?”杜新月雙眼壓著忍耐。

“新月姐,你是不知道,雲七七的轉運符真的可管用了……”

“夠了。”杜新月眼裡閃過一瞬不快,有些頭疼地扶著額處,“瑤瑤,我真的不知道找誰幫忙了,曾經我也以為抑鬱症不算什麼大事,可隻有親生體驗過後才知道其中的痛苦。”

厲瑤瑤盯著她有氣無力的模樣,感覺出來和之前的狀態確實不一樣。

她心亂如麻道:“好。新月姐,我不提雲七七。”

“你表哥目前為止和她還冇有正式結婚,我還有機會的對不對?”杜新月抓住厲瑤瑤的手,眼神格外迫切:“瑤瑤,我的心真的好難受。”

“新月姐……”厲瑤瑤六神無主,也不好推開她,看得出杜新月現如今的心理狀態很脆弱。

“我好想你表哥,你幫我把他約出來,我需要和他好好解釋一下前陣子的醜聞,最起碼你也要幫我恢複到以前我跟他的朋友關係。”

“可是我表哥現在肯定不會見你的。而且……”

厲瑤瑤低著頭,咬唇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而且什麼?”

厲瑤瑤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現在我表哥正在和雲七七約會,在電影院看電影。”

“……”杜新月目瞪口呆,幾乎是不可置信,她紅著眼睛:“雲霈一向性情冰冷,怎麼會親自陪著一個丫頭去看電影?”

那種電影院,是小情侶纔會去的地方。

“新月姐,我也不想騙你,這是真的。”厲瑤瑤低著眼睛道,根本不敢抬頭看她。

“瑤瑤,一個小時後是我去看病的時間,我在京城第一醫院,你要是真對我還有一絲的同情在,就讓雲霈過來看看我吧。”

“新月姐……”厲瑤瑤麵露為難,沉吟道,“可是我表哥不會離開雲七七的,他們之間不能超過兩米,否則我表哥會有危險。”

杜新月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轉過臉來質問她:“瑤瑤,你真信這個?你也是個有思考能力的大人了,這不過隻是雲七七為了纏著你表哥的伎倆。”

“我——”

杜新月苦笑:“即使你表哥見我,也許是最後一麵也不一定,我今天去看病也是做電療,每天吃那種抗抑鬱的藥片,我還不如死了,我現在冇有任何活的希望。”

“這麼嚴重……”

厲瑤瑤愣愣地望著杜新月,眼裡全是怔然,從來冇有想到自己給杜新月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害。

“那種一個人的滋味你或許體會不到,沒關係,我不會為難你的。”杜新月雙眸含淚,下一秒潸然而下,一張柔弱的臉淡笑道:“你下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