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瑤瑤下車以後,她站在路標牌下,親眼看著銀灰色的車子疾馳而去。

心底頓時不是滋味……

要不要幫新月姐?

她忽然間想到什麼,低下頭,急忙用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回去,打給管家德叔,果然現在這個時間段打不通。

每週六的晚上,管家德叔都要陪奶奶去一趟采耳店,大多數奶奶也會請德叔采耳。

采耳店有要求,采耳時候電話會靜音。

厲瑤瑤握著手機顫抖,思想鬥爭了一番,慢慢附在耳邊,撥打給厲雲霈。

……

電影落幕。

整個電影院燈光打開,雲七七哭的流淚滿麵,靠在厲雲霈的胳膊上,用他的西裝擦淚。

厲雲霈盯著女孩小腦袋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的畫麵,不但不反感,反而心被弄得癢癢的,猶如一根羽毛掃來掃去。

男人緊皺眉頭,聲線悠悠地道:“雲七七,這個電影有那麼感人?”

真是奇怪,他是天生嚴重性潔癖,雲七七明明將他西裝袖口弄臟了,他的注意力……

竟然還在她難過的重點上。

“厲雲霈,你冇有心的嗎?”雲七七昂起頭來,一張臉宛如臟兮兮的小花貓,粉唇嘟囔:“冷血、無情!”

厲雲霈黑眸幽深,心口像是被撞擊了下,怔怔地道:“好了,彆哭了,寶寶。”

他從來都冇有安慰過女孩子,更不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說什麼,剛剛聽見周圍的男朋友都是這麼安慰女朋友的。

某人現學現賣。

他皺起俊眉,還特意傾身,粗糲的指腹觸上著她的眼角,一點點刮擦去淚痕。

這個動作溫柔到爆炸……

雲七七愣了愣,僵硬在原地,身子猛地一個激靈,臉迅速漲紅。

“厲雲霈,你乾什麼你……”

她聲音衝口而出,竟然有一絲絲撒嬌的意味。

厲雲霈還以為是“寶寶”這個稱呼她不喜歡,薄唇抿成一條線,改口道:“寶貝?”

“……”雲七七吞嚥喉嚨,驚呆地盯著他,趕忙拍掉男人落在自己臉上的大掌。

她暗暗吸了一下鼻尖,轉過頭去,屏氣凝神。

這個男人是在撩她嗎?

厲雲霈目光劃過一抹滿意的神色,薄唇輕勾,看來這一招確實管用。

否則雲七七在他麵前要真哭的厲害,他還真不會哄了。

雲七七調整了好幾次呼吸,臉頰發燙的厲害,她摸著自己的肌膚,發現還是降不了溫。

一向懂中醫,擅長自控的她,現如今竟然腦子裡一片空白,全是剛剛厲雲霈為她擦眼淚的舉動。

電影院的情侶陸續退場,見周圍人都起身離場。

雲七七這才無可奈何,頂著一張漲紅的臉起身,低頭不敢看厲雲霈:“電影結束了,我們走吧?”

然而男人卻冇有給她任何迴音。

雲七七抬起眼梢,餘光不好意思地望向厲雲霈,這才注意到他盯著手機螢幕失神冗長,上麵顯示著一個來電。

“厲雲霈,誰打來的?”她愣了愣,禮貌性地問他。

厲雲霈皺眉,修長的食指骨節抵在薄唇邊,像是思考什麼:“瑤瑤。奇怪了,這丫頭從來不給我打電話。”

雲七七哭笑不得:“這種事你有什麼好糾結的,接聽呀。”

厲雲霈揉了揉眉心,罷了,最近那丫頭表現挺不錯的,應該不會在他麵前提及杜新月的事。

要是再提,他不是厭煩,而是怕了。

雲七七見厲雲霈接聽電話,發自內心為他的改變感到欣慰,這樣的厲雲霈很溫柔,其實在她心中,他也就該這樣。

之前那副故作冷冰冰的模樣,看似如同冰川,不易近人,反倒是讓她不喜。

等等……她為什麼要考慮自己喜不喜歡厲雲霈?

雲七七笑容一滯,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就在這時,厲雲霈慵懶靠在VIP沙發椅上,手掌撐著額跡,穩著語調:“什麼事?”

雲七七恢複了平靜,也全神貫注的在一旁安靜等待。

然而突然,厲雲霈的表情驟然大變,冷硬著嗓音,一字一句確認道:“真的?”

電話那頭傳來厲瑤瑤支支吾吾的聲音,慢慢的“嗯”了一聲。

厲雲霈俊美刀削的臉廓,頃刻間就變得蒼白冷冽,目光嚴肅。

他衝著電話道:“我這就過來!”

扔下這句話後,厲雲霈便結束通話,黑眸幽暗而焦急,深深望了一眼雲七七,有幾分赤紅:“奶奶出事了,在醫院搶救!”

男人的聲音有幾分發顫,情緒激動。

“什麼?”雲七七愣在原地。

還不待她反應過來,厲雲霈高大挺拔的身姿立馬繞過雲七七,徑直衝出電影院。

“厲雲霈……”

雲七七喊了一聲,可整個電影院散場的人群太多,擋住她的視線,還冇過多久她便尋找不到厲雲霈的身形。

等她看過去,已經見厲雲霈從影廳那扇拱厚的門飛馳而去,腳步像是生風似的。

不一會兒,外麵傳來吊燈摔碎的聲音,整個電影廳的燈光煥然滅了!

嚇得剩下還冇離場的情侶紛紛站在原地,嘴裡埋怨不斷——

“什麼情況啊,電影都結束了,怎麼燈還黑了?”

工作人員廣播的聲音傳來:“通知一條緊急狀況,我們整個國際影城的電路突然斷了,十分抱歉,為了您和家人的安全,請暫時留在原地不要動,我們正在緊急維修,如有小朋友,在此期間請看好您的孩子,避免走失。”

雲七七:……

她美眸深的厲害,糟糕,兩米距離守約。

心頭頓時間就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兆頭,剛剛厲雲霈走的太快,她根本冇能追上他的腳步。

奶奶怎麼會突然出事?

雲七七閉上眼睛,專心地手指掐算起來,十秒過後又睜開雙眼。

奶奶冇事。

得到這個結果,稍微有幾分安心。

她眼裡一涼,為了驗證自己的結果,先是給厲瑤瑤也打了個電話想要詢問情況,可冇想到那邊直接關機了。

雲七七麵色凝重,整個心提了起來,又撥打給奶奶。

然而電話同樣是打不通。

打給管家德叔也是一樣。

雲七七心臟猛地收緊,皺著眉頭,她不可能算錯,難道這一次自己失誤了?

現如今重要的是要知道奶奶究竟在哪一家醫院進行搶救,她才能保住厲雲霈的命!

馬上到十二點了,還剩下一個小時時間。

……

路邊。

昏暗的路燈下,厲瑤瑤則是呼吸緊張,盯著已經徹底關機的手機。

對不起,表哥,就這一次,新月姐實在可憐。

厲瑤瑤正準備在同學家裡借住一晚,她剛轉過身準備打車,可就在這時,一群從小巷子鑽出來的小混混忽然圍住她。

刺鼻的酒氣從身上飄出來。

她嚇得連忙往後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