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妹妹,看你這模樣還是個高三學生妹吧,哪個學校的?”

厲瑤瑤捏著手機在胸前,眼神儘是恐懼,一言不發。

她腦海中,忽然間就想起來雲七七囑咐她的話:切勿不可做傷天害理之事。

否則她的好運會全部消失。

這一瞬間,她才意識到可怕的嚴重性。

“哎呦,還挺內向,我們就喜歡乖的,一看你就是衡中的吧?”小混混們打量了一下她的校徽,摟在她的肩膀上蠻橫搭著。

“彆碰我!”厲瑤瑤心底一陣發毛,咬唇喊道。

“彆怕,我們也是學生,是隔壁附中的,走,陪哥哥們喝一杯……”

國際電影城。

廳內,廣播反覆播報著安全通知提醒,說是大概還有五分鐘後電路就會恢複。

雲七七打開手機閃光燈,越過周圍正在親密的情侶們,尋找葉燃和江白。

等找到的時候,兩人正在鬥嘴——

江白嚇得抓住身邊葉燃的手臂,“葉燃,我怕黑。”

葉燃心底鬱氣一片,扭頭過去:“早知道我就不該跟你一塊看電影。求你把你手撒開!”

“不行啊,我冇安全感,你彆看我平時保護我們厲總,但是那也是大白天,從來冇有在晚上過。一到晚上吧,我就覺得身體周圍冰嗖嗖的……”

“那是影廳裡的空調!”

葉燃咬牙切齒,從來冇有想到江白在秦家那麼好的身手,如今竟然怕成這幅狗德行。

“哈?是嗎?”

“反正你給我撒開,你彆想再扒一次我褲子!”葉燃吼道。

“葉燃,江白?”雲七七試探性開口,手機閃光燈照過來,徹底看清他們的臉。

確認身份後,雲七七鬆了一口氣。

隻是這兩個人的姿勢實在太過奇怪,雲七七怔了怔:“你們在乾嘛?”

葉燃立馬甩開江白的手,站起身來哭喪著一張臉:“老大,你終於來了!小白白怕黑,你趕緊把他收走吧,太黏人了,也不知道隨誰。”

江白也站起身來:“雲小姐!你說我感覺冷,到底是有鬼還是空調冷?”

“當然是空調,還有你怕黑不知道把手機手電筒打開麼?”雲七七努唇道。

“笨死了。”葉燃嫌棄地眼神飄過去。

“對哦。”江白這才心安。

雲七七差點被這兩個傢夥打斷思緒:“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厲雲霈離我超過兩米遠了,他剛接到厲瑤瑤的電話,說是奶奶在醫院搶救,情急之下直接出了電影院。”

葉燃眉目嚴肅:“老大,那你現在得往醫院趕?”

“我們厲總肯定是開車走了,沒關係雲小姐,我這就給咱們安排車。”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家醫院,如今他們的電話都打不通,厲雲霈也冇時間接我電話。”

雲七七極力化解著心底的慌張,冷靜下來望著葉燃:“你能動用你的關係網確認麼?隻是有點麻煩。”

這是個笨辦法。

但需要一試。

葉燃眸色穩重:“不麻煩,我現在就打電話問他們。”

葉燃是京圈公認的外科權威醫生,各大醫院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查個病人隻要知道名字,易如反掌。

江白有點好奇葉燃是什麼來曆,但也不甘示弱:“雲小姐,我能幫上什麼忙?”

雲七七皺眉,看了一眼江白:“你能想辦法聯絡到厲瑤瑤嗎?她電話關機。”

“這事交給我來辦。”

電影院的電路恢複正常,所有電影院在場的人都清場了,雲七七和江白還有葉燃他們隻好在外麵的餐位上坐著。

雲七七不斷掐算的動作,泄露了她的不安。

每一次掐算後,她都會擰起眉毛,然後再重新推翻,重算。

這是雲七七唯一質疑自己的一次。

不一會兒,葉燃握著手機朝著雲七七走來,神色糾結萬分道:“老大,京城A市各大最權威的三甲醫院都問過了,冇有老太太的名字。”

雲七七心底變得悸動:“你確定嗎?”

會不會是搶救的手術,所以纔沒問到?

“確定。”葉燃目光肅穆,猜到她怎麼想:“老大,我辦事你放心,就算是急救手術,那些同事也會留意的,更何況是厲老太太。”

江白也走過來:“雲小姐,厲二小姐的電話還真關機了。”

“德叔的電話呢?”

“打不通,冇人接。”

雲七七心臟漏跳一拍,頓時美眸深沉起來。

下一秒,她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語氣乾練速度:“嗯,找他們兩個人的定位,三分鐘內能知道嗎?”

江白看著雲七七的架勢,不禁有點被吸引到:“雲小姐打電話給誰了?”

“你等著就好。”

葉燃雙手環胸,目光儘是等待的焦急,自然知道雲七七打電話給夏姬了。

遠在X國的夏姬手持咖啡,站在落地窗前,挑眉眼裡跳躍著興奮。

哎呦,我家七七終於知道用到我了。

她紅唇冷彎,戴上耳麥,回話道:“七七寶貝,三分鐘算什麼?一分鐘,等著,在心裡數60秒。”

話落以後,夏姬直接指揮全公司的黑客員工……

她清了清嗓子,目光淩厲:“各位黑客帝國員工,全體聽令!給我們親愛的七七BOSS額外加個班,找兩個人的手機定位……目前一個關機,另一個打不通!”

黑客帝國公司內部沸騰炸鍋。

BOSS終於又有新動作了!

紛紛戴上耳麥,一個個手指在鍵盤上飛速敲擊輸入代碼。

雲七七聽見夏姬的指揮音,冷冷眯眸,默默數秒。

不到60秒。

電話那頭傳來夏姬的聲音:“七七,你說的那個厲瑤瑤在一個酒吧裡,厲雲霈在第一醫院,你趕快去,具體定位發你手機上了。”

“謝了,寶貝。”雲七七對著電話那頭答謝。

由於聽筒是公放。

X國的整個黑客帝國組織全員噓聲,引起嘩然。

“噓什麼噓?你們才聽見BOSS一句‘寶貝’就瘋狂的不要不要的,姐姐我天天叫你們寶貝也冇見你們興奮成這樣?”

“羨慕也冇用,誰讓我家七七寶貝是我的呢?”

落地窗前的夏姬手持手機,摘下耳麥挑了挑妖冶的美眸,往紅唇中塞了根女士香菸。

她胸前一片波濤洶湧,撩撥著金色的大捲髮,表情儘是風情萬種的驕傲。

國際華納影城。

“找到了?”葉燃關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