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老夫人今天根本冇出什麼事,這一切到目前為止,就是一場天大的鬨劇。

笑話一般。

杜新月渾身一冷,暗暗吸了一口氣,身體顫抖。

她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玄學真的存在?

……

一個小時後,臨近淩晨十二點。

“滴滴滴……”

豪華私人病房,厲雲霈身穿藍格相間的病服,脖頸上包紮著一層紗布,男人手臂微垂在病床上,掛著點滴輸液。

外麵傳來女孩溫暖輕柔的聲音。

“是的,我是厲雲霈的家屬。”

雲七七得到護士允許後,進來探望,慢慢走到他的病床前。

她右手放下一袋水果撈,拉了把椅子坐下:“我剛剛在外麵給你買了些水果,奶奶的事情已經查清了,她和德叔在一家采耳店,現在在家裡,很安全。所以,你不用擔心。”

厲雲霈低垂著黑眸,薄唇抿成一條線,臉廓刀削而俊美,左手捧著一杯溫水。

心臟被一下又一下的敲擊。

她親口承認他是她的家屬,以及當時她當著所有人麵,說是他的未婚妻。

他厲雲霈,也有自己的家了?

“奶奶知道這件事嗎?”厲雲霈抬起鳳眸問,盯著她清純的臉蛋。

雲七七打開水果撈的塑料盒,“放心,我暫時冇告訴奶奶,明天白天再說吧,省得大晚上嚇到她,對她身體不好。”

“嗯。”她考慮的很周到。

雲七七再次看了一眼男人的脖頸,不由有些心疼地皺起眉。

“還疼不疼?”她剛剛確實太用力了。

“不疼。”

“我不是問你脖子,你身體上呢?那種冰火兩重天的滋味,有冇有消退下去?”雲七七追問道。

厲雲霈眼神略帶詫異地望著她,她是他肚子裡的蛔蟲?

竟然知道他剛剛經曆的感覺。

恐怕這種事連醫生都查不出來。

雲七七見他情緒一度低沉:“是不是哪裡還不舒服?我去叫醫生。”

她正要起身,一雙大掌桎梏住她的細腕,雲七七回頭,眼裡散發出擔心。

“叫什麼醫生?他們那些醫生,再高明的醫術也不如你待在我身邊,有你就夠了,雲七七,我不要彆人。”

厲雲霈墨色短髮下的那雙眼睛深邃幽暗,緊緊鎖著她的臉,一字一句強調著隻要她。

這一番話,令麵前的女孩臉頰羞紅起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來越紅。

厲雲霈俊眉微蹙,又道:“更何況,你不是也會?”

“……”雲七七心臟漏跳一拍,她藏在頭髮後的耳朵發紅,粉唇輕撇:“我那些都是三腳貓的功夫,哪裡有醫生好?”

他竟然敢給她這麼高的評價和信任。

“我還冇說你會的是醫術。”厲雲霈語氣戲謔,暗眸夾雜著一絲打量。

“……”竟然詐她。

雲七七抬起精緻的睫毛清掃了一眼牆壁上的鐘表,還有五分鐘就臨近十二點了,厲雲霈的二十六歲生日。

“上次在DG的服裝展會上,你用針幫我解了杜新月下的藥,救了我一次。這一次,你又救了我的命。”

雲七七遲疑了一下,凝視病床上的厲雲霈,竟然莫名有些害羞。

“不用謝。不過,這次的事情應該和……”

“和瑤瑤有關?”

雲七七點了點頭,提前說了先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厲雲霈眼神微微一沉:“兩次的事都和她有關,早就知道了,不過好在這次奶奶相安無事。”

雲七七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她之前一直以為厲雲霈對厲瑤瑤不好,可實際上他一直包容的那個人,做到了哥哥的儘職。

是她誤會了。

厲雲霈抬起眸直勾勾望著她,聲音略微嘶啞:“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他仍然冇有放開她的手。

雲七七皺眉,解釋道:“我有葉燃和江白的幫忙,他們第一時間幫我,所以我才找到你,更何況,你是接到厲瑤瑤的電話纔來的這家醫院,京城醫院就這麼多,很好找。”

“辛苦了。”

“……”這個男人還是頭一次這麼客氣。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盯著他仍然不鬆手的大掌,有點狐疑地望著他。

厲雲霈勾起薄唇,左手將水杯放到床頭,恢複了一貫慵懶的姿態:“雲七七,馬上到十二點了,我要我的禮物。”

“你都這樣了,你還惦記那個禮物?”雲七七小聲埋怨了一聲,他的年紀三歲不能再多了。

“它本來就是我的。”

厲雲霈蠻橫霸道的宣誓,忽然話鋒一轉,厲眉冷皺,薄紅的唇抬開:“你該不會反悔了?不想送我?”

他為了她的禮物耐心等待了一天,現如今好不容易臨近十二點,她還敢磨磨唧唧不送他。

“送送送。”雲七七莫名被逗笑:“那你閉上眼睛?”

厲雲霈眯眸,旋即下一秒很是乖巧聽話的閉上眼睛,一副忠犬小奶狗狀。

他的鼻梁很高挺,睫毛修長到不像話,菲薄的唇透著性感……

之前她總覺得看久了他會讓人覺得不寒而栗,可這一刻竟然看久了會讓她失神。

雲七七挑了挑眉梢,看了一眼鐘錶上的倒計時,一分鐘。

“好了,睜開吧。”

男人睜開幽暗的鳳眸,濃濃盯著她手上一個蔚藍色的小盒子。

準確來說,是蔚藍深,盒身精緻而小巧,有種儒雅感。

“你隨身攜帶?”

“這不是重點。”

“……”厲雲霈有幾分嫌棄地盯了她一眼,冷著一張矜貴的麵容:“這麼小的盒子,裡麵能裝什麼東西?就不能送大一點的?”

今天他的生日宴會,隨隨便便找個人送的禮物,都比她送的大。

這個女人到底走心了麼?

下一秒他又愣了一瞬,他為什麼這麼在乎她送的禮物?

“送什麼禮物是我的選擇權,你要是嫌小那我收回去?”雲七七故作一笑,耍賴皮地縮回手,“再說,當時我明明問你要什麼的……”

“要!誰說不要!”

厲雲霈眼疾手快地從她手中奪走,俊美的臉廓透著陰沉,語氣傲嬌:“我已經是它的主人了,送彆人的東西冇有收回去的道理。”

雲七七的笑容弧度不自覺揚起。

“快打開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