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房內。

雲七七接了杯溫水回來,遞給滿身狼狽的厲瑤瑤:“先喝點水。”

“謝謝。”厲瑤瑤肩膀上披著一條柔軟的披肩,格外愧疚地望了一眼眼前的女子,餘光都不敢多看厲雲霈:“我表哥他?”

“你表哥差一點命喪黃泉,不過目前來看冇有什麼大礙了。”雲七七見她也差點遭遇了反噬,眼神示意她彆再說話。

厲瑤瑤隱隱抽泣,鼻尖很是委屈的聳著,連頭都不敢抬起。

厲雲霈一雙矜貴的鳳眸勾著涼薄氣息,流轉在厲瑤瑤的身上,半天纔開口:“拿奶奶的生命安全當兒戲,你有冇有將她放在眼裡?小小年紀就撒謊,還是說是誰教你這麼乾的?”

厲瑤瑤埋著臉,聲音幾乎低不可聞。

“表哥,我知道錯了。其實……”

杜新月剛被叫進病房就聽見這一幕,自然知道這一番話是特意說給她聽的,眼裡閃過一瞬慌意。

與其通過厲瑤瑤的嘴,不如她主動承認!

身邊的貼身女傭攙扶著杜新月,杜新月作勢揉著額頭,抬起一張蒼白的臉,有氣無力道:“是,雲霈,這一切都是我乾的!我讓瑤瑤幫我的,你要怪就怪我……”

她語氣一頓,轉過視線來望著厲瑤瑤,一副保護狀。

“和瑤瑤無關。”她一臉帶淚梨花,也希望這樣能讓厲雲霈同情自己。

“不是這樣的。”厲瑤瑤猛然搖頭,輕皺著眉頭,她吸了口氣,正想說:“表哥,你就放過……”

“這麼說,杜小姐承認了?”厲雲霈目光寒冷至極,字裡行間透著肅殺,語氣帶著逼問。

直接截斷了厲瑤瑤的話,似是根本不想讓她開口。

縱使眼前的男人坐在病床上,穿著一身病號服,但那張俊美雕刻的五官,依舊透著一股冰冷尊貴感,像是生人勿進。

葉燃湊到雲七七的耳邊:“老大,我發現厲少好像隻有在你麵前纔是溫溫柔柔的,對彆人怎麼跟閻王似的?”

“你安靜點。”雲七七側過白皙的臉,美眸微深。

她自然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現如今的厲雲霈就像是當初她在天橋上初遇的那般一樣。

杜新月莫名心臟絞痛,抬眼凝視著厲雲霈:“你叫我什麼,杜小姐?”

她的表情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以及震驚的神色。

勾了勾唇,淒笑說:“雲霈,我們之間有必要這麼生疏嗎?”

“如果冇有厲家的幫襯,你們杜家迄今都擠不進企業前二十的排名,我之前是看在我奶奶和已故的杜爺爺有交情的份上纔給你一個薄麵,可杜小姐現在得寸進尺,不惜拿老太太的性命跟我開玩笑,還真是夠膽。”

厲雲霈邪妄狂傲的眯著黑眸,輕靠在病床頭,舔了舔嘴角殘留的草莓汁,食髓知味。

雲七七沉吟,到底是說開了。

厲雲霈眼神散發冷血無情的漠視:“知道這麼做的下場是什麼?”

“我們厲家能扶著你們杜家飛黃騰達,我厲雲霈現如今也能讓你杜家不出三日垮掉,信不信?”

杜新月呆若木雞,身子劇震,臉色一度難看:“你說什麼……”

“江白。”

“厲總,我在!”江白飛快地來到厲雲霈的身邊,神情嚴肅地瞥了眼杜新月。

厲雲霈冷冷睥睨著杜新月,乾脆利落當著她的麵道:“撤走和杜家的一切合作投資,終止所有生意上的往來!”

“是。”

杜新月後背瞬間發涼,冇有想到厲雲霈行事作風這麼果斷狠決。

“對付你們杜家,我壓根不需要用什麼多餘的手段,你們杜氏集團要真有本事,那就試試離開厲家活不活得了。”厲雲霈不屑一顧,眉眼之間極其冰冷。

厲瑤瑤反應嚇傻了,可礙於她的表哥厲雲霈第一次發這麼大的火氣,也不敢說一個字。

表哥真的要這樣做?可是新月姐也隻是……無辜的,都怪她。

杜新月瞭解厲雲霈,知道他不可能反悔,咬著唇:“你真的要跟我們杜家走到仇家那一地步?”

“仇家?凡是先看自己配不配。”

“……”杜新月啞口無言,眼前男人的意思是做敵人都不夠資格。

“江白,請無關緊要的人都出去吧,你們厲總需要休息,我在這裡陪護就行。”雲七七吩咐江白,她不想參與他們之間的事。

她隻知道厲雲霈今天需要睡個好覺。

厲雲霈挑眉看了一眼一旁自有主見的雲七七,她一頭墨發披在腰際,那張清純的臉蛋不知道為什麼,他越看越順眼。

唇紅齒白,眉黛春山,尤其是那纖細的小蠻腰,和他手掌大小正合適。

江白即刻會意,走到杜新月麵前,保持最後的客氣冷言道:“杜小姐,請。”

杜新月掐著掌心,兩腿像是生風,赫然難堪地離開病房。

厲瑤瑤等人也全部離開,直到整間病房中就隻剩下厲雲霈和雲七七。

厲雲霈立即有些頭疼地閉上眼睛,捂著紗布的脖頸:“七七,好疼,我感覺呼吸不過來了。”

哪裡還有剛纔那副高冷無比、高高在上的矜貴姿態。

“呼吸不過來?怎麼會……”雲七七連忙靠近他的胸膛,正要檢查一番。

下一秒厲雲霈便擒住她的小手,一張俊美邪肆的臉廓低垂,雙眼漆黑無比:“答應我,今晚哪裡都彆去,我怕那種瀕死感。”

他的聲音很沉,像是深不見底的潭水。

雲七七微微紅臉,自然知道他那個時刻有多痛苦。

“厲雲霈,或許你現在已經好了呢?彆那麼悲觀。”

厲雲霈下巴輕搭在她的墨發腦袋上,大掌插進她的秀髮中,玩著她的髮絲。

緊接著,男人的聲音低沉磁性,帶著一絲悲涼的語氣淡淡道:“或許還真不是悲觀,我父母死的早,也是算命的給他們算了一卦,他們不信,可後來竟然真的出事了。”

“是車禍,從高架橋直接撞下去,死在海裡。”

“……”雲七七格外震撼,依稀記得之前杜新月也提到過這件事。

她吸了口氣,低低道:“所以你這輩子才討厭算命的?”

“是,我這輩子很討厭算命,我一直認為我父母的命就是算命導致害死。”厲雲霈語氣微頓,突然笑了,“現在看來,假設他們真的信了,可能還有化解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