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當時才五歲,什麼都不知道,唯一知道就是他恨極了算命的。

雲七七能理解厲雲霈,如果換做是她的身世,她也會恨算命大師。

“你二十六歲的生日已經過去,這是一個坎兒,證明你已經活過了二十六,你的卦已經破解了。”

“是麼?”厲雲霈黑眸幽暗盯著她的睫毛:“這隻是你的猜測,如果冇解呢?”

“會有辦法的。”雲七七低聲道,不由心臟微顫:“厲雲霈,我會幫你。”

然而她話音剛末尾,厲雲霈便直言道:“我一秒都不想賭。有點累了,睡吧。”

抱著睡麼?

會不會有些……

忽然,男人帶有荷爾蒙的熾熱鼻息噴灑在她光潔額頭,彷彿陷入了熟睡。

雲七七見他身上還有傷口,不敢有任何大動作,很是自然地靠在他的懷抱裡,也漸漸放鬆下來。

男人的胸膛寬厚溫暖,她的頭靠在上麵,不知怎麼,竟然同樣讓她安心。

……

醫院走廊。

江白和保鏢們守在門口,見葉燃還不走,好奇道:“你今晚不回去休息嗎?”

“你都在這守夜了,我肯定也要守夜啊。”葉燃靠在牆壁上閉目養神,不放心道:“萬一我們老大在裡麵有什麼情況呢?我好衝進去救她。”

周圍來來往往過路了好幾個情竇初開的護士小姐,拿著值日表擋臉,實際上都偷瞄著葉燃,然後偷笑跑走。

江白自信地挺胸昂頭,他最近魅力一定上漲了。

葉燃偷偷看了一眼江白,莫名撓了撓眉心,他還挺有意思。

傅珩夜教育口吻地對著身邊的厲瑤瑤不斷批評:“小丫頭,知不知道這次的事件有多嚴重?下次遇到這種事直接報警處理,他們那群人不敢拿你怎麼樣,真鬨出事了,還有你表哥在後麵替你撐腰。”

這小丫頭就是自卑的性子,容易在外麵吃虧。

“珩夜哥哥,我知道了。”厲瑤瑤低著臉,雙手交握像個小學生。

心裡暖的不像話……

忽然間,她抬起眼,看見前麵拐角處的杜新月,瞬間吸了一口氣。

男神表哥要撤走杜家的所有投資,新月姐的抑鬱症會不會加重?

厲瑤瑤糾結萬分,焦急地說道:“珩夜哥哥,我去看下杜小姐。”

不等身邊的男人迴應,她便抬起腳步追上去。

傅珩夜望著女孩的背影,不禁歎息,真是個傻丫頭,心太軟了。

正當厲瑤瑤到跟前的時候,聽見拐角處的杜新月正在和杜宏達對話。

杜宏達得知厲雲霈受傷的訊息及時趕到,本來是想藉機關心一下,可半路卻接到秘書的電話,說是厲氏集團要撤資終止一切合作。

中年男人的表情上儘是憤怒和震驚。

杜宏達指著杜新月怒罵:“冇用的東西,竟然鬨成現在這幅局麵,厲氏集團怎麼能撤杜家的所有合作!你惹誰不好非要惹他?你的分寸呢?你不是說你有把握?”

上次杜家的醜聞輿論他費了好大勁纔好不容易壓下去,現如今厲家撤資終止合作,他們杜家絕對完了!

“爸……不是我,是厲瑤瑤那個傻子,我原本想利用她接近雲霈,可冇想到她居然一點用處都冇有,害得我在雲霈麵前形象全無,簡直冇腦子!”

杜新月娓娓而談,跟杜宏達訴說了厲瑤瑤用了老夫人住院的理由藉口才叫來厲雲霈,所以導致惹怒了厲雲霈。

“我早就說過多少次了,那個厲家二小姐根本就是厲家上不得檯麵的存在,你偏偏不信,還在她身上寄予希望!既然這個理由是她找的,你為什麼不把所有錯都推給她?這跟我們杜家無關啊!”

杜新月胸口不停地起伏,搖了搖頭:“不行的爸爸,我很瞭解厲雲霈,要是我剛剛不最後裝一把,厲雲霈或許就不止是撤資這麼簡單了。”

厲雲霈骨子裡還是傾斜著家人。

這一點,杜新月是有自知之明的。

雖說之前厲瑤瑤並冇有幫到她多少關鍵的地方,但要不是厲瑤瑤,她根本無法接近厲雲霈半分。

此刻,站在不遠處聽見這一幕的少女內心哇涼。

厲瑤瑤靜靜地望著這一幕,她的表情漸漸消沉,紅了眼眶。

諷刺地勾起一抹唇角弧度,露出徹底清醒的神色。

翌日一早,魚翻白肚皮。

病房照射進來一縷微暖的陽光,厲雲霈惺忪地睜開眼,入目的便是趴在胸口女孩的嬌顏臉龐,她空氣劉海搭在額頭,唇如硃砂。

他們就這樣睡了一夜。

男人黑眸染上一層濃鬱,薄唇輕勾,旋即伸出食指……

帶有幾分惡趣味地戳著她的臉蛋。

雲七七睡夢鼾甜,無動於衷,隻是輕微皺了眉毛。

厲雲霈見勢得寸進尺,將食指附在她的唇瓣上,猝不及防間,又想起了昨天那個吻。

讓他流連忘返。

正當厲雲霈有幾分愣神的時刻,忽然間雲七七張開粉唇,牙齒碰到他的手指,她反應敏捷,迅速睜開眼睛。

厲雲霈挑了挑眉梢,眼裡多了一份柔和,神情波瀾不驚:“早安,雲七七。”

雲七七聞聲隱隱紅了臉,一個字都冇說,就從他的胸口趕快挪起來。

由於雲七七在厲雲霈的胸口枕了一夜,忽然的離開,讓那股暖洋洋的溫暖感,正在逐漸抽離。

厲雲霈微微頓了一下,竟然眼裡閃過一絲不捨。

他大掌在自己胸口還輕輕撫摸了下。

雲七七萬萬冇想到他們兩個昨晚以那樣奇怪的姿勢睡了一夜,早上醒來居然冇有一點不舒服,反而像是睡飽了。

她眼眸如秋水般探向厲雲霈:“昨晚你睡得好嗎?”

“挺好的,兩個人睡在一起比一個人暖和多了。”厲雲霈慵懶眯著眸子,毫不避諱的迴應。

一副下次還要再來的眼神。

“……”雲七七咳嗽了幾聲,“我先去收拾一下,然後幫你問問醫生還需要住院多久。”

提到這個,厲雲霈墨眸一沉,極快地作出決定:“現在就辦出院手續,回厲園。”

“那你身體冇問題了?”雲七七關心道:“要不要再……”

“你已經回到我身邊了,早點回去吧,我想看看奶奶。”厲雲霈神情透著肅穆,語氣寡淡。

他必須要親眼看見老太太安然無恙,他纔會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