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輕彎嘴唇,再次走到厲老太太跟前,覆上老太太顫抖的手,溫和道:“奶奶,您就彆生氣了,她想救彆人性命是好事,隻是杜新月拿她的善良欺騙了她。”

厲老太太沉吟,這麼說倒也不錯……

“恰好借這次的事,厲家和杜家也徹底斷了往來,我相信瑤瑤看清楚了杜新月的真麵目,也不會再和杜新月有半分交涉了。”

厲雲霈麵容冷冽,低下黑眸,單手支撐著額頭:“蘇德,去拿醫藥箱。”

聽見這話,管家蘇德即刻笑吟吟地點頭:“是,少爺!”

管家蘇德立馬就轉過身準備。

雲七七笑容甜美,給厲瑤瑤擠了好幾下眼神:“你還不趕快過來跟奶奶做個保證?”

厲瑤瑤神色頓時激動起來,站起身子,給厲老太太九十度鞠躬。

“奶奶,我保證我以後不會跟杜家所有有關的人來往!也絕對不會做背叛我表哥,還有讓您傷心的事情,否則我我……我就倒黴一輩子。”

厲老太太看見她這般知錯的模樣,又是下跪又是鞠躬,忽然間就不氣了。

雲七七勾唇一笑:“倒黴什麼一輩子,你要真倒黴一輩子,奶奶豈不是也被你牽連了?”

提到這個,厲瑤瑤又猛地抬頭:“那可不行!”

激動之下,她的鼻涕變成泡泡噴了出來,還啵了一聲!

“瞧你哭得臟兮兮的樣子。”厲老太太一臉嫌棄,親自掏出自己用的手帕遞給她,責怪地道:“趕緊擦擦臉,多大個人了,哭的像隻小花貓。”

“謝謝奶奶……”厲瑤瑤接過手帕擦鼻涕,忍不住害臊,小心翼翼地抬起雙眼:“奶奶,那您不生我氣了嗎?您以後還是我奶奶嗎?”

“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厲老太太瞪了她一眼,胸口喘口氣:“既然七七都為你說話了,我還有什麼好生氣的?你真是要好好謝謝七七丫頭。”

“雲七七,我好愛你呀!我不用搬走啦!耶!”

厲瑤瑤直接撲到雲七七的懷裡,給她了個大擁抱。

雲七七拍著她的背部:“鼻涕小心蹭我身上?”

“我都冇有鼻涕了,人家就要抱你。”厲瑤瑤撒嬌,下巴拚命蹭著她的肩膀。

管家蘇德提著醫藥箱走過來,看見這一幕就知道問題已經解決了,不禁感歎,還是要多虧雲小姐。

厲雲霈眼裡心煩意亂,容納不下雲七七被厲瑤瑤抱著的場景,催促蘇德:“蘇管家,帶她下去處理額頭的傷。”

那是他老婆。

管家蘇德靠過來,要給厲瑤瑤用酒精消毒額頭,厲瑤瑤這才依依不捨地鬆開了雲七七,餘光偷瞄了一眼厲雲霈的表情,後知後覺笑出聲。

差點忘了,雲七七已經被男神表哥霸占了!

厲老太太眼神也恢複了一如既往的柔和:“我聽七七還說,你那天被一群壞人小混混帶走了,你實話告訴奶奶,有冇有受欺負?”

一碼歸一碼,敢欺負厲家的人,就是找死。

厲瑤瑤搖了搖頭,很是愧疚道:“是珩夜哥哥救了我,然後我就看到江白來找我了,還好趕到很及時,我冇出什麼事。”

“珩夜啊。傅家那位太子爺?”厲老太太十分欣慰,看向厲雲霈:“回頭你也好好感謝一下人家,我聽說他到現在都不願意繼承傅氏集團,是不是他們傅家那位老爺子又逼他聯姻了?”

傅珩夜是傅氏家族太子爺,掌握著A國經濟命脈,祖上一脈都是軍世背景。

21世紀後的傅氏家族才從商,家族企業極大,和厲家肩並肩。

當初傅氏培養傅珩夜的時候,厲家也在培養厲雲霈,他們兩個年齡也相仿,隻是當初都是光著屁股的小男孩。

唯獨不同的是,厲雲霈走了厲家鋪的路,而傅珩夜至今未走。

厲雲霈起身準備上樓,提到傅珩夜撓了撓眉心:“這我可不知道,他最近丟了魂似的,我生日都不來,到現在為止還欠我一個生日禮物。”

“不管怎麼說,他這次都幫了我們厲家的忙,你也該好好關心一下他了。”厲老太太提醒道。

“知道了奶奶,我上樓換件衣服。”厲雲霈眸光幽暗,瞥了一眼雲七七,他們之間可真夠不方便。

雲七七衝著厲老太太笑了下:“奶奶,我也去午休一會。順便,我找我外婆研究一下厲雲霈的命格有冇有破解的辦法。”

“去吧去吧!”

厲老太太急忙揮手,露出燦爛的笑容。

不得不說,兩人之間的感情真是越來越好了!

厲園的健身房,拱形圓頂,以黑、灰、原木色為主色調。

功能鍛鍊區嵌入了黃色燈線,多個空間線中暗藏燈帶,與高級的黑色磨砂地麵一明一暗相呼應。

厲雲霈換了一身灰色的休閒寬鬆上衣,搭配運動中褲,正在跑步機上跑步。

他耳朵上夾著藍牙耳機,說話不帶喘息地冷冷開會議:“陳氏集團的核心科技占比百分之六十,我看中的是他們的技術跟建造,10億資金,三天時間讓他們簽下同意收購書!”

健身房做了很多個功能分區,有動感單車區、力量器械區、跑步區、水吧、自由力量區。

雲七七趴在水吧區域,因為離厲雲霈比較近。

她撥電話給外婆,靜等著接聽。

畢竟這麼守著厲雲霈也不是個事兒,這陣子就連他們互相上廁所都不敢走太遠,特彆不方便。

電話那頭外婆接聽:“喂?七七,怎麼想起來給外婆打電話了?該不會是被退貨了吧?”

雲七七:“……”

雲七七傾斜看了一眼厲雲霈,他在陽光下運動的模樣像極了一個人,隻是那抹記憶,實在太過模糊了,模糊到她差點想不起對方的樣貌。

需要很拚命才能拚湊出少年的五官來。

雲七七眼看外婆就要掛斷電話,忙說:“不是,是我想有事找您幫忙,我自己解決不了的事。”

外婆這才磨下耐心,猜到她要問什麼:“厲雲霈的命格?”

“對。”雲七七應聲,瞳眸一深。

她外婆果然早就知道了。

“厲雲霈的奶奶說,您當初和一位大師都算出了厲雲霈的命格活不過26,隻有我才能解他的命格,現如今他的生日過去了,這算破解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