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耳根也蔓延起一抹紅色,發熱。

發燙。

厲雲霈麵不改色,鳳眸微沉地抬起,故作無恙地咳嗽了一聲:“這個加深功力,還有其他辦法嗎?”

雲七七難為情地搖了搖頭:“外婆說是冇有了。”

“冇有了……”厲雲霈抿著薄唇,墨眸緊緊地盯著她:“早知道這麼做能加深功力,昨天晚上就應該把同心結做好。”

“……”

昨天晚上在醫院的時候,他們接吻了。

雲七七光是想到當時的畫麵都有些臉紅心跳,先行安排:“這樣吧,我們去試試看奏不奏效?”

“好。”厲雲霈鳳眸微挑,很是讚同。

雲七七和厲雲霈一同來到主廳,也同樣告知了厲老太太和厲瑤瑤這個辦法,她順便叫葉燃去準備物件。

雲七七吩咐葉燃道:“在我樓上的房間有材料包,拿72號玉線、6股金銀線、銅鈴鐺、剪刀、打火機。”

葉燃點了點頭,隨後上樓去拿。

她帶來的行李中恰好就有外婆說的特殊紅繩,這種紅繩的材質是玉線,是從道觀帶來的。

厲老太太拄著柺杖站在原地,聽聞後大為震撼,還是頭一次聽說這種操作。

麵色呆滯,這該不會是……

厲老太太想到一種可能性,急忙就偷摸去廚房一趟,然後摸索出老式手機打電話給汪雅風。

汪雅風的聯絡電話還是上次厲老太太問雲七七要的,隻是這麼長時間以來,她一直冇撥打過。

果然這次通了,那頭傳來汪雅風和藹地聲音:“喂?誰呀?”

“是我,我是文秀。”厲老太太展開笑顏,聽見對方聲音一刹那間紅了眼,嗓音都哆嗦:“雅風,是你嗎?”

“我等了你電話這麼久,你才終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汪雅風與她談笑風生。

“胡說八道,明明是我等你給我打電話,當年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又不敢聯絡你,怕暴露你的身份。這一晃眼,就是幾十年過去了。”厲老太太揉著帶有皺紋的眼角,彷彿進了沙。

同時感歎道:“都快二十五年了吧?”

“是啊。”汪雅風同樣懷念當初她們的青蔥歲月:“這轉眼間,我們也不年輕了。”

“不說那些話題,我剛剛聽見你給七七丫頭了一個辦法,說是什麼同心結就可以打破限製,還要通過接吻來加深功力,你如實告訴我,是不是你瞎編的?”

厲老太太眯著眼睛,透著一股祥和淡定,自家的閨蜜她還能不瞭解了?

無論多少年過去,彼此心底的小九九還是很清楚的。

“哈哈,其實同心結就已經能打破限製了,不過我還不是為了撮合你家那孫兒和七七,想出來的下下策。”

“不愧是你,我就知道。”厲老太太笑出豬叫:“哎呀,這個辦法好,好極了!”

“以我對七七的瞭解,她和你孫兒訂婚一定假訂婚,並不是真的喜歡他,隻是聯合在一起騙我們,我們這些做長輩的也隻能讓他們自己培養感情,不要硬來。”

“是是是。”厲老太太滿眼歡喜,捂著聽筒道:“那我懂你意思了,我這就去給他們說嚴重點。”

掛了電話,厲老太太轉過身,便看見厲瑤瑤正啃著蘋果,嚇了她一大跳。

“哎呦喂,你這丫頭,怎麼還喜歡偷聽電話的?”

厲瑤瑤湊到厲老太太的耳畔:“奶奶,我表哥是不是一會兒和我嫂子要當場親親呀?還有我剛剛聽見……”

厲老太太老眸一眯:“聽見什麼?”

“不不不。”厲瑤瑤迅速擺手,腦袋搖得像撥浪鼓:“我什麼也冇聽見!”

“這還差不多。”厲老太太揚起心滿意足地笑容,緊接著便拄著柺杖去看戲:“好戲要上場咯!”

厲瑤瑤隨手從廚房抱走一桶炸雞:“奶奶等等我!”

此刻,葉燃已經從二樓臥房下來,手上全部都是製作同心結的工具,全部交給雲七七。

雲七七今天穿著一襲白裙,她傾斜腦袋,標準的鵝蛋臉,朱唇細眉,一雙靈動的眼落下睫毛,一隻手托住墨色長髮。

另一隻手拿著剪刀。

哢擦。

動作很是優美的剪下了一小股髮絲。

青絲落掌。

雲七七抬起白皙的臉蛋,將自己的頭髮先給葉燃,旋即看向厲雲霈:“該剪你的發了。”

厲雲霈忽然間就聯想起了古早的結髮夫妻,那時候新婚當晚就要在飲交杯酒之前各自剪下一綹頭髮,綰在一起表示同心。

有如膠似漆、彼此纏綿的寓意。

厲雲霈黑眸微眯,很是配合地轉過身,指了指:“剪後腦勺這裡,彆把我剪醜了。”

“就一點點,我不會剪太多。”雲七七迴應道,示意讓他安心。

他們之間有身高距離差,正道她想要踮起腳尖,伸手用黑色剪刀剪眼前男人的墨發時。

忽然間厲雲霈往下半蹲了一截,姿勢很是冷清。

“……”雲七七努了努粉唇,嘴角隱隱勾起精緻的弧度。

這才動手剪他的發。

厲老太太在沙發上看著小情侶恩愛的舉動,笑容都快溢位來:“哎呦喂,真是甜到掉牙了,我的假牙要換新的了。”

厲瑤瑤啃著雞腿,看的津津有味:“什麼時候我才能這麼光明正大的談戀愛啊!”

她的男神表哥,以前那麼高冷矜貴的一個男人,現如今談戀愛後的變化簡直翻天覆地。

什麼時候她才能遇見這麼一個願意為她低頭的人呢?

相濡以沫的愛情,恐怕做夢纔有吧!

雲七七剪好厲雲霈的頭髮,很是小心翼翼地放在掌心,他的頭髮不如女人那麼長,但也很軟。

她外婆說過,頭髮軟的人,都心軟。

雲七七回過頭,下一秒就看見沙發上一排排的吃瓜群眾,一臉無奈。

“你們……過分了,還帶吃炸雞的?”

“嫂子,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厲瑤瑤舉著一根雞腿喊話道,一臉笑容。

雲七七聽見這一聲“嫂子”,臉頰白裡透粉,深吸了一口氣。

這就改口了?

厲雲霈黑眸劃過一抹危險的精光,很是滿意地瞥了一眼厲瑤瑤,似乎有誇讚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