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啊,你的創傷不大,我隻是當時給你做了緊急有創通氣,從昨晚到現在……放心,馬上就要癒合了。”雲七七無所謂地說道。

要癒合了,還需要什麼照顧?

雲七七見他可憐,緊皺眉頭:“實在不行讓葉燃搬過去跟你住一間。”

“雲、七、七!”厲雲霈黑眸陰騭地盯著她,聲音儘是不滿地低吼道。

叫一個男人跟他住?她就這麼討厭自己?

下一步是不是還要立馬跟他撇清關係……

雲七七依舊是一副充滿不解的眼神,也不懂他到底在生什麼氣?她幫他都已經破解了命格,他還不高興嗎?

厲老太太咳嗽了兩聲,急忙站起身來,拍著她白皙的手背說道:“七七丫頭,是不是太著急了些?你突然搬出去一個人住會不會睡得不習慣?”

“當然不會了。”雲七七彎了彎唇,“奶奶,我在道觀的時候一個人住一個房間,我不會害怕的。”

“這……”厲老太太又委婉道:“奶奶的意思是啊,你外婆不是還說這同心結需要加深功力嗎?你們是不是得加深一下功力?”

提到這件事,雲七七有幾分遲疑,微微掃了一眼厲雲霈。

厲雲霈黑眸泛著冷冽,看向彆處。

厲老太太趁機繼續輸出:“親密接觸可是能加深功力的,這個同心結不加深功力怎麼行?”

雲七七一番思索:“好,那我暫時不搬出去住。”

“這就對了,奶奶今晚也能睡個踏實覺。”厲老太太十分滿意,趕忙給厲雲霈瘋狂擠眼神暗示。

彷彿在說:奶奶已經儘力了,接下來就看你了,你可要爭氣啊大孫子。

吃完晚飯的時間,剛一吃完,厲雲霈放下筷子,起身冷睨了一眼雲七七,早早地就上了樓。

雲七七嘴巴塞著米飯,望著男人離去的絕美背影,顯而易見有些生氣。

她輕輕皺了皺眉。

“七七丫頭啊,你不用太在意他,多吃點梅菜扣肉。”厲老太太給雲七七夾菜,滿眼都是對她的疼愛:“你太瘦了,從小在縣城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謝謝奶奶。”雲七七抱著碗主動迎接,笑容輕勾。

厲瑤瑤扒拉著碗裡的菜,小心翼翼道:“嫂子,我表哥一定是生悶氣了,你一會趕快上去哄哄他。”

“他生什麼氣?”雲七七挑了挑眉梢,詢問天真單純的厲瑤瑤。

“當然是生氣你用同心結破解了他的命格之後,就不跟他住一個屋啊,這個怎麼說來著,他怕獨守空房。”厲瑤瑤率真地回答,還冇說完,腦袋就被敲了下。

厲老太太眼神訓斥,故意說道:“多嘴,吃你的飯,他一個男子漢大丈夫,還需要七七哄?丟不丟臉?除非他是害怕我們的七七被彆人搶走。”

厲瑤瑤衝著雲七七吐了吐舌,可愛極了。

雲七七聞言,一陣緘默,垂眸思考後。

她將筷子落碗,肅然起身望著厲老太太說道:“奶奶,我也先上樓了。”

“好好好,你去。”厲老太太滿心歡喜,答應著她。

雲七七上了樓,剛踏進深灰色格調的臥室房間,便聽見浴室傳來花灑聲,裡麵的男人正在洗澡。

現如今冇有了兩米限製,他們之間自由了許多。

雲七七美眸微深,看見厲雲霈的衣物在床上放置著,不過這次不是睡衣,而是一整套黑色風衣,上麵壓著她送給他的深藍色領帶。

擺放的整整齊齊。

他一會還要出去?

“砰。”厲雲霈將浴室的門打開,他手持著無線吹風機,下半身圍著一塊白色浴巾,正準備走出來,下一秒看見雲七七頓時臉色一沉。

雲七七看過去的刹那間,浴室的門又再次重重關上!

“……”雲七七滿臉疑惑,這速度要不要這麼快?

她可什麼都冇看見,要是換做以往的厲雲霈早就大搖大擺地秀腹肌了,看來他是真生氣了。

緊接著,她又聽見厲雲霈的傳喚:“你……幫我把衣服拿進來。”

雲七七看了一眼床上的一整套黑風衣加長褲,鬼使神差下,很是聽話地走到床邊,然後抱起他的貼身衣物。

她鼻尖嗅著他衣服上好聞的氣息,有種沐浴露的清香和香奈兒蔚藍的氣息。

還有尼古丁的味道……

“好了冇有,雲七七,慢的像是烏龜一樣。”厲雲霈語氣催促。

“來了。”

雲七七抱著衣物邁步走到浴室門口,纖細白皙的手指敲了敲門。

厲雲霈開了門,半乾半潮濕的墨發下,那張冷冰冰的臉廓格外俊美清雋,黑眸抬起幽暗盯了她一眼,極快速度地接過她手上自己的衣服。

浴室的門再次關上。

雲七七歎了口氣,想起厲瑤瑤說的話,忽然間就不知道和厲雲霈怎麼相處了。

他們之間本來就是假訂婚,之前住在同一個房間是迫不得已……

可最近發生的事,好似讓他們之間早已悄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動,不像最當初的樣子。

“老大?你在房間嗎?”外麵傳來葉燃的聲音,敲了敲臥室的房門。

雲七七開了門,看見葉燃手上拿著一遝本子,麵容沉靜:“算卦鋪的預約單已經排好了?”

剛剛吃飯的空隙,雲七七讓葉燃去了算卦鋪一趟,還發了裝修好的照片過來。

“是啊,還好有楊元洲的幫忙,一大部分都是他統計的,經過上次你幫了他們楊家祖宅的事,他可感謝你了,不論乾什麼活都任勞任怨。”葉燃揚著燦爛笑容道。

雲七七點了點頭,接過名單:“那還真是要謝謝他,你轉告他,隻要他幫我做事,我不會虧待了他。”

“好。”

葉燃話落,緊接著便看見雲七七身後的厲雲霈從浴室走出來,男人身姿高大健碩,自然也抬眸看到了葉燃,周身散發著可怕的寒氣。

葉燃迅速地轉過身:“老大我先走了,名單你慢慢看哈,到時候等正式開張就可以開算了。”

他不想再被虐狗,喂狗糧。

還不待雲七七說什麼,眼前的人如逃竄似的逃之夭夭。

“今天晚上你可以一個人睡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