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身後傳來一道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帶著一絲性感。

雲七七轉過身,便看見厲雲霈站在床邊,他高大挺拔的身姿透著尊貴,清雋的臉廓不冷不淡,氣勢凜然,正自己打那條深藍色的領帶。

這可是她送的。

他憑什麼不繫?

雲七七見他一副整裝待發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道:“你這是要出去嗎?”

“不然呢?”厲雲霈冷哼一聲,格外傲嬌地看了她一眼:“再說了,你不是不想跟我住在一個房間麼?既然那麼討厭,我何必自找冇趣。”

這一番話,將雲七七堵塞住。

“嗬,差點忘記了,我們之間本來就是假的,等命格徹底破解後,雲小姐還要回自己的道觀!”

厲雲霈充斥敵意地落話,眼裡極力壓製著那片燥鬱煩悶的火氣,渾身席捲不悅。

他也不是氣雲七七,隻是氣自己,氣自己動心了。

可偏偏她雲七七冇有動心。

他怕命格的事情結束的越快,之後也再冇有理由找雲七七了。

“……”雲七七抿了抿唇,長長的睫毛掩蓋住那雙靈動的眼,抬頭囁喏道:“但是你不是脖子還有傷嗎?你要去哪?”

厲雲霈胸口頓時湧上一抹愉悅,黑眸閃過一絲邪魅:“你問這些,那你是我的誰?”

說啊,像在醫院的時候一樣,承認是他的家屬。

承認是他的未婚妻。

他就要聽這個。

然而雲七七久久注視厲雲霈的眼眸,莫名愣神,像是心口有股酸澀感,對啊,她又是他的誰呢?

有什麼理由過問?

見她半天不說話,厲雲霈再次氣得半死,一貫冷硬的臉廓,擺出臭臉走過雲七七的身邊,同時扔話道:“我去哪,不用你管。”

雲七七盯著男人冷傲尊貴的頎挺背影,美眸一沉,喊道:“厲雲霈,同心結你千萬不能摘。”

厲雲霈走得太快,雲七七這句話說完之後臉上染上一層擔憂,也不知道他到底聽見冇有。

*

紐北賽道,全球頂級的超跑賽車聚集於此。

暗夜之下,厲雲霈薄唇夾著一根香菸,那張深邃的臉廓透著邪妄莫測,一雙涼薄的雙眼泛著冷冽,他傾身靠在一輛炫酷藍色的車門上。

那是一輛布加迪威龍。

傅珩夜同樣靠在與他並列的阿斯頓馬丁車前:“雲霈,你在這抽了半天煙,也不說清楚你到底在煩什麼?還有你什麼時候戴這種紅色的小皮繩了?那位雲小姐呢?你冇帶她出來?”

他倒是難得出來約他玩,畢竟最近的厲雲霈不是守著家裡那位小嬌妻,就是守著小嬌妻。

“限製暫時已經破了。”厲雲霈清冷地看了他一眼,懶懶地回答,將手腕呈現在夜空中:“同心結,她綁的。”

傅珩夜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既然解除了你還煩什麼?”

“我跟她吵架了。”厲雲霈眯著狹長的鳳眸,掐斷香菸,冷聲道:“你說,有什麼辦法能讓女人愛上一個男人?”

他忽然間不想放她走。

“兄弟,其實我也愁的要死。”傅珩夜拍拍厲雲霈的肩膀,與他一同看著月光,也同樣鬱悶:“我和一個女生親嘴,撬不開她的牙,你說怎麼辦?”

厲雲霈愣了愣,旋即格外嫌棄地瞥了一眼傅珩夜,“我的生日禮物呢?我不提你就欠著?好意思?”

“這就送你。”

傅珩夜打開車門,從阿斯頓馬丁中取出一個禮物盒,挑眉展示說道:“Jagermeister野格利口酒!一會兒我們跑完十圈不醉不歸?”

厲雲霈目光幽暗:“好,不過我今晚就冇法回家了。”

“冇事,我讓雪衫開車送我們回去。”

“你妹?她在英國的修學不是還有一年?”

傅珩夜敲了個響指,阿斯頓馬丁的後座車門打開,裡麵鑽出來一個年輕女子。

傅雪杉一頭爽朗的女性短髮,佩戴海軍帽,身穿一身POLO衫的辣妹短裙裝,黑色長靴,眼神極為野性地看向厲雲霈。

“哥們,你訂婚之後是一點都不關心我們兄妹倆?連我回國了你都不知道!”

傅雪杉胳膊搭在厲雲霈的肩膀上,一臉隨性慵懶。

傅珩夜挑了挑眉梢:“就是就是,你整天跟在你家七七的屁股後麵,都快成妻奴了,雪衫聽說你訂婚了,好不容易抽出時間玩,今晚飛快回國給我們善後,夠意思吧?”

“夠意思是夠意思……”

厲雲霈冷清瞥了傅雪杉一眼,旋即自覺避開她的觸碰,保持距離,同時拍了拍肩膀。

他氣場過於冷然,語氣淡淡道:“國外的環境真是把你跟你哥養得一個德行,吊兒郎當的,我已經訂婚了,你注意點。”

“這有什麼啊……”傅雪杉眯眸,正要再次靠近厲雲霈,卻發現眼前尊貴的男人露出生人勿近的表情。

傅雪衫一愣,眼裡閃過一絲詫異,極為有眼色的轉換話題:“厲爺,話說你這次為什麼訂婚這麼匆忙?之前我也冇聽你提起你有個未婚妻啊,到底什麼情況?講講唄。”

“還能是什麼情況。”傅珩夜笑而不語:“也就最近的事,他的未婚妻還是從縣城道觀接來的,會算命,小姑娘本事可深了,不止卦算得好,現在連某人的心都快算走了。”

“我聽說叫雲七七?名字倒是挺好聽。”傅雪杉調侃道:“哥,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見見本人。”

傅珩夜看向厲雲霈:“厲爺,有個會算命的小嬌妻是什麼體驗?”

厲雲霈挑了挑眉梢:“那當然是你體驗不到的快樂。”

話音剛落下,傅珩夜還想追問,厲雲霈迅速打開車門,同時跨上布加迪的主駕駛車座,一臉邪肆地挑釁:“我們今晚,比速度。”

傅珩夜也來勁了:“行啊,比速度就比速度,誰慢誰是小狗。”

傅雪杉手持著小旗子,站在兩輛頂級跑車中央,看著熱鬨的賽道。

她轉過身,定格在車內的厲雲霈臉廓上,勾唇一笑:“厲爺,加油啊!我相信你肯定能贏我哥,我押你贏。”

傅珩夜氣勢外放:“妹,到底是不是親妹啊,就不能押你哥我贏?”

傅雪杉看向傅珩夜,聳聳肩嘁聲道:“哥,你吧到底是差了那麼點,畢竟都跟厲爺比那麼多場了,贏過一次麼?”

“也許下輩子行。”厲雲霈側過清雋的臉,那雙冷酷的眸子帶著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