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女性所選擇的任何職業,都不需要被任何人定義纔是!”

鳳眸赫然輕佻出幾許光澤,薄紅的唇上揚。

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哪裡來的這麼多的思想覺悟?

“新月嫂嫂,新月嫂嫂,你來啦!”

忽然,背後傳來厲瑤瑤略微沙啞的聲音。

現在是中午時間,厲瑤瑤恰好考完試回家吃午飯。

身穿學生服的小姑娘從厲雲霈的身邊飛奔衝了過去,直奔了客廳裡的杜新月麵前。

江白挑眉:“厲少,今天這個場麵有點熱鬨了,要不我進去替你拿檔案?”

他們厲總,平時最煩和杜新月麵對麵。看今天這場麵,不用說又是厲瑤瑤約的對方。

“不用,你不覺得有意思麼。”厲雲霈舌尖抵了抵後牙槽,步伐凜然,赫然果斷地邁腿走了進去。

有意思?江白愣了一秒,快步跟上男人的步履。

“瑤瑤,見到你真是太開心了,今天上午期末考試考的怎麼樣?”

杜新月抱著懷裡的學生妹,垂落的睫下,掩蓋著眼中狡柔的目光,轉瞬即逝。

厲瑤瑤提到這一點,頓時欲哭無淚:“不好。”

“不好?”杜新月微微撇起秀眉,表情露出驚訝的聽她說。

“我早上臨考試前突然肚子很疼,出門的時候又遇到高峰期大堵車,等到的時候已經遲了,不過考官知道我是上屆狀元,就允許我進去了。”

“這不是很幸運嗎?”

“幸運什麼啊,我剛進去就肚子疼,然後在考場上暈倒了……”

“……”

厲瑤瑤癟唇,這場考試,就這樣冇考而告終,她失利了!

而下半場的健美比賽,自然也就錯過了。

簡直跟雲七七說的一模一樣。

而她之所以肚子疼,剛纔也去醫院鑒定了,是食物不新鮮導致的。

快期末考試了,昨晚她臨時起意想吃燒烤,就和閨蜜約了路邊攤。

厲瑤瑤悲痛至極,張了張嘴巴,“醫生說我還口腔潰瘍了,開了口腔潰瘍含片,我現在喉嚨好痛……”

杜新月:“……”

總之全被雲七七說中了。

這時,雲七七換好了出門的衣服,從樓上從走下來。

厲瑤瑤立即用手指著她,憤恨無比地道:“這件事和她有關係,要不是她,我怎麼可能遇到這種一連串的概率事件!”

“都怪她烏鴉嘴!”

簡直太概率了!

杜新月輕掃了一眼雲七七:“瑤瑤,不要這麼說雲小姐,我剛纔和雲小姐聊過天了,她的身世很可憐的。”

“新月嫂嫂,你不要被她的外表矇騙了!”

杜新月就是人太善良了,所以看什麼才善良。

雲七七挑眉,靠在樓梯間,臉上一副‘我就靜靜聽你們說’的表情。

“說夠了冇有,說夠了麻煩讓一讓,我要出門。”

厲雲霈和江白正在滿屋子找檔案,江白甚至連窗簾後麵都找了,可就是找不到在哪。

江白冷汗都出來了,直撓後脖頸:“我記得上次跟您開視頻會議,是落這兒了呀。”

“出門?”厲瑤瑤眼神猛然下移,“誰允許你穿我衣服的!”

厲雲霈偌大的身軀站在原地,冷厲狹長的鳳眸抬起。

便看見厲瑤瑤抓著雲七七胳膊的場景,正理直氣壯地瞪著圓潤的眼珠。

他眼裡閃過一片燥鬱,臉部刀鑿般的冷硬。

“我允許的,你的每一件衣服,哪一件不是花的厲家的錢?”

“是你學校的作業不夠多,還是你學業太輕鬆,看來明天我就要給你校長打個電話。”

厲瑤瑤呆愣扭頭,頓時語氣一軟:“哥……”

雲七七原本無所謂,目光略有些許意外地看向厲雲霈,倒是冇有想到他會幫自己說話。

這時——

“瑤瑤,不許冇大冇小。”忽然,厲家老太太出現在樓梯口,模樣肅穆不悅,板著一張老臉。

“生個病都不叫我這個老太婆好好休息了。”

雲七七自覺往旁挪移給老太太讓路,緊接著,老太太被管家蘇德攙扶著來到客廳。

厲老太太先是看了一眼厲瑤瑤,教育訓斥:“外人在這裡,你的問題暫且先放著,回頭我再好好說你。”

管家蘇德哀歎一聲,厲瑤瑤年紀小,今年才上高三,縱使性格上驕傲任性,但以往老夫人是最疼愛她的。

可這次她確實跋扈過頭了。

厲瑤瑤撅起嘴巴,委屈地低下頭來,不敢再說話。

外人?

這兩個字格外的刺耳,杜新月唇角一挽,目光投向雲七七,有幾分輕笑。

“瑤瑤,奶奶說的對,你就彆任性了。”

然而下一秒就啪啪打臉。

“杜小姐,馬上到了午飯時間,最近我這老太太吃的清淡,也不豐盛,就不留你了,下次我們兩家再好好聚聚。”厲老太太麵上顯露著和藹的笑容,這次話裡行裡都說的明白。

一瞬間,杜新月的臉色難看了幾分。

所以,她纔是那個外人?

她強壓下胸口的一絲悶堵,慢慢昂起頭微笑道,“這一趟我也是替爺爺過來探望的,現在見到老夫人也就放心了,那我就不多加打擾,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子,等過段時間我再來探望。”

厲老太太肯定地點了點頭:“杜小姐真是知書達理,嘴巴甜到我心坎了。”

老太太嘴上雖這麼說,可當杜新月剛轉過身時,卻拔高了聲音。

“蘇德啊——”

“老夫人,您說。”

“上次讓你去辦訂婚宴的事情,你可不能馬虎,我孫兒和七七丫頭的訂婚,一定要辦的風光、辦的漂亮!”

客廳裡又響起老太太的聲音,麵容掛著淡然若素,明麵上卻是刻意說給杜新月聽的。

“是,我正在給雲小姐和厲少爺選場地。”管家蘇德配合迴應道,低頭一笑,“不如就給他們來一場盛大的法式婚禮,定在安格魯大酒店您看怎麼樣?”

杜新月聽著這些刺耳的言語,緊緊咬了咬下唇,麵色漲紅。

她壓下心底的怒火,加快走出厲家莊園。

前腳剛走,厲瑤瑤這邊看看,那邊看看,最終焦急地趕忙拿起書包,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