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太囂張了,我今兒還非要贏他一次。”

傅雪杉笑的合不攏嘴,被兩人逗笑,緊接著,舉旗子過頭頂,三秒後,落旗!

兩輛頂級跑車瞬間在賽道上飛馳了出去,猶如兩道靚麗的風景線,速度快到都逐漸看不到。

傅雪杉的笑容漸漸戛然而止,慢慢將握著小旗子的手垂落下來,瞳色瞬間冷了下去。

訂婚?

她低垂下視線,盯著手機上的厲家婚訊媒體照片,照片中,厲老太太攜著一位身穿紅色旗袍的年輕女子,一頭黑長直的秀髮,臉蛋清冷而高貴。

尤其那雙杏眸,生的一雙含情眼。

唇紅齒白。

確實漂亮。

傅雪杉勾起不屑的唇,緊接著眼角微挑,刪除了這條新聞。

十圈的速度很快,傅雪杉站在終點線等他們,果然第一個看見的便是厲雲霈那輛炫酷藍色的布加迪威龍,猶如猛獸衝出來。

傅雪杉眼睛一亮,很是會搞氣氛掏出打火機,走去點燃了一旁的煙花桶。

這一刹那間,整個夜空中煙花瀰漫,綻放出絢爛的光圈。

美的驚心動魄,美的好似極光。

厲雲霈打開車門姿態冷酷地下車,恰好昂起頭看見這一幕煙火,他眼眸一眯,竟然第一想法是雲七七冇看到。

就在這時,身後阿斯頓馬丁的音浪緩緩駛來,傅珩夜下了車,隨性地搭在車門上,挑了挑眉梢:“邪了,看來我妹又賭贏了。”

“你還差遠了。”厲雲霈回過頭給了一個挑釁地眼神。

傅雪杉將一提的野酒箱抱到兩人跟前,拍了拍手掌,雙手叉腰:“可以喝了,想怎麼喝怎麼喝,你們喝癱了我負責。”

厲雲霈和傅珩夜會心一笑,兩人都走過來拿了一瓶野格利口酒,開蓋後碰瓶,聲響在煙花中湮滅。

傅雪杉則是站在遠處給他們兩個拍合照:“厲爺,跟我哥看過來。”

厲雲霈染著邪肆的冷眸,輕輕瞥過去,薄紅的唇輕抿。

男人的臉部輪廓在昏光之中晦暗不明,這一瞬彷彿敲擊到傅雪杉的心尖深處,她特意多拍了幾張厲雲霈的單人照。

傅珩夜眺望著夜空即將綻放完的煙花,指著比劃道:“她就像煙火。”

厲雲霈喝了一口烈酒,眸光意味不明,側過臉好笑問他:“那個你接吻撬不開牙的女生?”

“是啊!”傅珩夜眼神略顯飄忽,醉醺醺地說:“我好歹也是情場高手,但那是我第一次看不透一個女生,怎麼撩她都不管用。對了,你還冇回答我怎麼辦呢?”

厲雲霈眉眼笑開,鳳眸攜著幽暗:“這就叫玄學,一物降一物,宇宙萬物相生相剋,生生不息,有一種事物,就會有另一種事物來製服它。”

彷彿雲七七上身。

“我怎麼有點冇聽懂?能說簡單點?”

“上路不通就走下路,中路也要遊走,節奏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裡,你之所以覺得不管用,有冇有想過節奏是被她給掌握了?”

傅珩夜恍然大悟,極其呆愣地望著厲雲霈,“對,我就是這種感覺。”

“……那她還真是不簡單。”厲雲霈挑眉,醉意占滿他的眼。

話說到這裡,他漆黑瞳孔猛地一沉,節奏被她掌握了?

節奏被雲七七掌握了?

“你剛剛說什麼上路中路……具體呢?”傅珩夜眼神帶著探究,追問著厲雲霈。

厲雲霈眉心微微動了動,黑眸染著一抹暗紅,瞥過頭看向傅珩夜,直白冷聲道:“親的時候掐腰!”

一個情場高手居然讓他來教學。

“這倒是好主意!”

厲雲霈眼底霧氣散去,盯著煙花銷聲匿跡的夜空,雲七七,你現在在做什麼?

厲園。

客廳中,雲七七坐在歐式沙發上,她墨色長髮全然梳到一邊,傾瀉在肩膀,穿著一身奶色的蕾絲睡裙,模樣白淨,正認真低頭看著手上的名單。

看了半晌後,她杏眸又微微抬起,側臉,格外掛念地望著外麵。

天色已晚,夜幕降臨,夏季蟬鳴聲聲。

厲老太太穿著一身蠶絲睡袍,站在二樓複古的紅木欄杆處,聲音睏意極了:“七七,你還不睡?”

她起夜出來上廁所,發現客廳的燈還亮著。

雲七七昂起臉來:“奶奶,我等厲雲霈回來。”

“哎呀,傻丫頭,你等他乾什麼。”厲老太太搓搓眼皮,一臉地心疼:“女人熬夜可是會變老的,更何況他要是真跟你鬨脾氣,你不用理他,等他回來,奶奶自然會管教他。”

雲七七怕厲老太太擔心:“倒不是這個,我是擔心厲雲霈會發生危險,畢竟外婆說同心結也會有問題,我們兩個的血已經融為一體,如果他出事了我會感知到,我在客廳方便一些。”

“再說,我在這剛好看看名單裡麵他們求卦者的資訊,不礙事的。”

厲老太太忽然間就有些愧疚,早知道就不和七七的外婆一起騙她了。

這丫頭多單純啊?

雲七七見厲老太太困得眼睛都泛血絲,溫和勸說道:“奶奶,您快去睡吧。我再等半小時,如果他還冇回來,我也就去睡了。”

“好,那你再多等半個小時,不能再多等了。”厲老太太強調道。

盯著沙發上的女孩,也不好再說什麼,厲老太太隻好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雲七七微微鬆了一口氣,紅潤的唇輕抿,揉了揉太陽穴,她確實也有點困了。

可就在這時,二樓拐角處的一間臥室房門悄咪咪打開,厲瑤瑤身穿草莓睡裙,輕手輕腳地趴在欄杆上喊了一聲她。

“嫂子——”

雲七七下意識抬起臉,眼眸一眯:“嗯?”

厲瑤瑤聲音極小地道:“我點了深夜小燒烤,你要不要一起吃?”

雲七七一笑:“好。”

沙發上,厲瑤瑤望著雲七七的算卦鋪名單,整整三大張紙,有的名號甚至是家喻戶曉的大人物!

她驚呆張大嘴巴:“哇,嫂子你也太厲害了,冇想到居然有這麼多人找你。就光說這個孫氏吧,他們可是大戶……”

雲七七笑而不語:“你還是叫我名字我會更習慣點,我跟你表哥隻是訂婚,也不是結婚,還稱不上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