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卦象結果是出行平安,暢通無阻。

雲七七這才讓他們順利出門了。

聽厲園的傭人們說,幫助貧困戶是厲老太太經常會乾的事,不止於此,老夫人還經常資助學校,幫助大山裡的孩子有學上。

這讓雲七七不禁感歎,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厲雲霈是紫色帝王之氣。

祖上曆代積德,無人做過壞事,功德早就高深,說來簡單,能做到的卻是少之又少。

畢竟誰能保證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是好人?

厲家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萬人之上,萬人敬仰,一切也都是該得的。

隻可惜此刻,正吃完早餐的厲瑤瑤忽然“啊”了一聲,倍感高興:“我今天不用去上課了!”

“為什麼?”雲七七喝了杯牛奶,眼角微挑地問她。

“我們老師釋出公告,說學校的樓要進行翻修一週,所以上一整週的網課。”厲瑤瑤開心到起飛,咬著一個麪包道:“現在月末了,肯定是因為葉學長快來我們學校演講了。”

雲七七強忍著冇告訴厲瑤瑤,其實那個醫學界的天才少年,就在她身邊,而且她天天看就算了,還冇當回事。

知道真相後,會不會後悔?

“不上學有這麼開心嗎?”她好奇問道。

“當然開心了。”厲瑤瑤咧唇一笑,“網課簡直爽翻了!而且這簡直就是不可抗力因素。”

她堅定地望著雲七七,越發覺得雲七七就是她的神。

隻要靠近雲七七就有好運。

雲七七似笑非笑,身邊的宮廷餐椅忽然被拉開,厲雲霈姿態冷漠地坐在雲七七身邊,握住牛奶杯,喝了一口。

雲七七的臉色驀然就僵了下來,呼吸有點延綿。

厲瑤瑤看著兩人之間的氛圍,助攻道:“嫂子,今天天氣這麼好,你準備乾什麼去?奶奶都出門了,你跟我表哥要不要也出去玩玩?”

“不了,我今天要去一趟算卦鋪,接卦。”雲七七婉拒,再加上確實也到時日了。

“啊?”厲瑤瑤餘光掃了一眼厲雲霈,小聲嘀咕道:“好吧,那有點可惜。”

厲雲霈聞言她們的對話,眼眸一黯,臉廓冷硬到緊繃,完全捉摸不透雲七七。

昨晚後來分明是她主動親他的,對於她來說,那個吻到底算什麼?

僅僅隻是加深功力?

忽然就在這時,大廳傳來一道大大咧咧的爽朗女音——

“都什麼時間了,你們還冇吃完早餐啊,我還特意挑時間段過來的。”

女傭們一眼認出對方的身份,再加上傅珩夜的關係,對她很是尊敬:“傅小姐好。”

“你們好,這麼客套乾什麼。”傅雪杉摘下酷酷的太陽鏡,帥氣的深灰色小西裝搭配休閒褲,渾身上下透著瀟灑活力的氣息。

朝著厲家的餐桌方向走過來。

雲七七和厲瑤瑤齊刷刷望過去,厲雲霈黑眸銳利捕捉,自然也看見了傅雪杉。

厲雲霈正想給雲七七介紹,忽然隻見身邊的雲七七離開餐桌,一副滿不在乎要去做其他事的模樣,他瞬間澆了涼水。

厲瑤瑤怔了怔,頓時皺了皺眉頭,心頭有一些複雜情緒。

傅雪杉眯眸,同時眺望著不遠處的雲七七背影,隨口嚼著泡泡糖問道:“厲爺,那位就是雲小姐?你的未婚妻?怎麼不介紹一下就走了?”

“你怎麼來了?”厲雲霈冷冷抬聲問道,胸口悶得要命,眼裡掠過一絲不快:“你哥呢?”

“我哥冇來,就我一個人。”傅雪杉拉著椅子自然坐在厲瑤瑤的身邊,轉頭打量著眼前的女孩,撩撥道:“小丫頭又漂亮了。”

厲瑤瑤蹙眉,有幾分不耐煩,急忙找藉口起身:“我去看看我網課是不是開始了。”

忽然間,她昂起臉,看見再次走出來的雲七七,刻意大聲喊道:“嫂子!”

玄關處,雲七七和葉燃肩並肩,兩人整裝待發準備外出,聽見聲音的雲七七抬頭對視了下厲瑤瑤,會心一笑。

緊接著,雲七七又一臉認真地囑咐著關於算卦鋪的相關內容:“今天要準備的東西記得去買。”

“好,我知道了老大。”

話音剛落下,厲瑤瑤便來到了雲七七的麵前,當著傅雪杉的麵親密地挽起雲七七的胳膊。

嗓門極大地說道:“嫂嫂,你出去忙帶著我表哥一起去吧,上次在秦家出事還好有表哥保護你,你讓他當你的貼身保鏢,多有安全感啊。”

厲雲霈眸光浸染著一抹期待,聚焦望著雲七七,等她的回答。

她隻要說一聲好,他今天就什麼都不做了,全天陪她。

“我也算保鏢啊。”葉燃語氣不服道。

“你不算!”厲瑤瑤凶巴巴地望著葉燃,示意他閉嘴。

她在給雲七七助威呢。

傅雪杉見勢勾唇一笑,兩三步便來到雲七七的眼前,極為直率地伸出手:“你好啊,雲小姐,我是傅雪衫。哎呀,這麼叫真是彆扭,不如叫你七七?”

“你姓傅?”雲七七目光微深,語氣淡淡地問道。

“對,想必你也知道我哥吧?”傅雪杉眯了下眸子,輕笑了聲:“傅珩夜就是我哥,傅珩夜又是厲爺的好兄弟,其實我也算是。”

雲七七對眼前的女生有些不舒服,可偏偏她一副大大咧咧,爽朗女漢子的模樣。

觀她麵相宮位,對方又是個外內在不一的人。

並冇有與她握手。

傅雪杉上下打量雲七七,也不尷尬,伸回手又道:“厲爺的未婚妻就是不一般,跟彆的女生比好多了,以後厲爺要是敢欺負你,你就找我,我來幫你討回公道。”

“……”雲七七漠視以對,抿唇冇作聲。

傅雪杉說話毫無顧忌,一臉正義地盯著雲七七,保證道:“童叟無欺!實在不行讓我哥揍他!”

厲瑤瑤更加用力挽著雲七七,抬起下巴無語道:“你來找我表哥乾嘛啊?”

提到這個,傅雪杉從身後掏出一個精緻的盒身,隻不過換了包裝,是一個領帶盒。

瞬間雲七七就知道這是什麼。

傅雪杉又重回厲雲霈的麵前,將領帶盒放到他手邊,回頭衝著雲七七一笑:“昨晚厲爺的領帶落我車上了,今天給他送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