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啊。”傅雪杉訕笑:“繼續,繼續。”

雲七七低下嬌俏的臉,從鈴鐺小挎包掏出隨身攜帶的三枚銅錢。

乾坤通寶。

剛剛她本來是要和葉燃出門的,所以準備工作也都比較充分。

“銅錢?有點意思。”傅雪杉眯眼,興沖沖地喝了幾口茶。

雲七七落落大方:“六十四卦乾為天,為首,乾坤錢正好符合古人以皇帝為天的心理。銅錢為外圓內方,銅錢代表天地,皇帝年號代表人,正好構成天地人三才,於天地鬼神相溝通。”

傅雪杉聽她的介紹緊盯:“準嗎?”

“用的是周易,你心誠即可。”雲七七瞥她了一眼,有幾分冷清,補充道:“卦象隻測未來事,最終也隻能給你一個建議。”

“好。”

雲七七見她聽懂了,就開始起卦。

搖卦,一次一爻,搖了六次,結合成一卦。

厲瑤瑤在一旁無聊地撐著腦袋,覺得雲七七就不該給傅雪杉算,對方的樣子擺明就是不信,隻是嘴巴說得好聽而已。

“怎麼樣,我的卦如何解?”傅雪杉關注道,洗耳恭聽。

雲七七瞥了一眼:“不順。”

“不順?”傅雪杉瞬間皺起了眉頭:“我從小到大做什麼事情都是順利的。”

雲七七繼續指點道:“第28卦,澤風大過,這是個大過卦。上澤下木,水漫過樹,洪水之象,水多方釀成洪水。”

“這是什麼意思?”

“‘過’是過分的意思,‘大過’是太過分,陰陽爻相反,陽大陰小,行動非常,有過度形象,代表你外剛內柔。”

這一番話一出,厲瑤瑤傻眼了,內心鼓起了掌。

萬萬冇想到罵人還能罵的這麼高級。

不愧是雲七七……

不愧是她嫂子啊!

厲瑤瑤瞬間化身雲七七的忠實小迷妹粉絲,強憋著笑意,聽她們接下來的對話。

傅雪杉麵色不太好,但舒氣詢問:“那你剛纔說不順,是怎麼個不順法?”

雲七七餘光一掃,依舊一臉嚴肅道:“之所以不順,你的自知之明最為重要,不可急於求成,應該慎重考慮,並且以正當手段,促成事情的成功。”

“……”

傅雪杉瞬間無言,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這種卦象結果一出來,任誰也笑不出來。

厲瑤瑤內心要笑斷氣了,不得不說雲七七一個大招給對方秒了,竟然讓她有自知之明,這不就是妥妥的內涵。

“有辦法化解冇?”傅雪杉攤手,故作輕鬆一笑,內心卻很有負擔。

“當然有。”雲七七仰頭迴應。

“什麼辦法?”傅雪杉脫口而出,眸裡閃過一瞬不好意思,又補充說:“放心,我可以給錢。”

“這個就不必了,上次傅先生在酒吧幫助了瑤瑤化險為夷,我給你解卦算不上什麼大事。”

厲瑤瑤聽見雲七七如此親密的喊自己小名,更加想聽聽雲七七如何高情商化解。

雲七七話音落下,拿起茶杯輕抿了口道:“在我看來,命運可以控製你,但它隻負責洗牌,真正出牌的人永遠是你自己,所以要守住自我,不要把自己的一手好牌打爛了。”

傅雪杉神色頓了一下,言笑晏晏,動都不能動。

“雲小姐真是不同尋常。所以你的意思是,不管卦象怎麼說,決定權在我手上?”

“是的。”

雲七七美眸輕眯,紅唇再次輕啟:“自己優秀了,纔會找到更優秀的男人,即使一時找不到,那自己也可以獨自綻放,一直往前走,永不回頭。”

傅雪杉略微有被眼前的年輕女子這番話震撼到,完全顛覆了剛剛見麵對她的初印象。

雲七七不再多說,從石凳上起身:“傅小姐,你的卦算完了,那我就不多耽誤時間,今天還有事情要忙。”

“好。”傅雪杉怔然,留在原地喝茶。

不待她反應,雲七七早已揚長離去。

厲瑤瑤也跟著起身,冷哼一臉得意地看向傅雪杉,而後跟上雲七七的腳步。

厲園大廳,厲瑤瑤追問著雲七七:“嫂子,剛剛那真的是她的卦象嗎?還是你故意的?”

“當然是她的卦,我不會隨便亂給算卦。”雲七七哭笑不得,“不過有一個是故意的。”

“什麼?”厲瑤瑤腳步一下子停住了,雙眼發亮。

“搖卦隻是多此一舉,讓她更信眼前有理有據的說法。以我的水平,當時觀她麵相的時候就算出姻緣了,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

算婚戀太容易。

當初她算厲雲霈的桃花運,由於命格的關係,才摸了手。

其餘的這種,對她來說都小意思。

厲瑤瑤驚呆張大嘴巴,敬佩無比,又凝重了下,說:“你可千萬要小心對方,你的卦一點都冇錯,其實她暗戀我男神表哥好多年了。”

雲七七皺眉,好奇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這還用看嘛?”厲瑤瑤歎息,“她之前就老是這麼膈應杜新月,特彆煩,還老是搞得和我表哥一副稱兄道弟的畫麵,要不是看在傅哥哥的麵子上,我早都跟她撕破臉皮了,濃茶一個。”

她還記得,當時杜新月都拿傅雪杉冇辦法。

可雲七七今天一兩句就把對方凝噎住。

雲七七感到挺好笑,挑起眼角:“杜新月那樣的人,你認不出她的真麵目,可傅雪杉這樣的人,你反倒看的很清楚。”

厲瑤瑤也有些不好意思,吐舌說:“我之前護著杜新月,是因為她溫柔麵孔偽裝的太好了。”

雲七七聞言,抿了抿唇,想到剛剛傅雪杉的話,心底不知道怎麼,有幾分彆扭和不舒服。

長長的漆黑睫毛蓋住她眼底的失落。

她怎麼了?

厲瑤瑤捕捉到雲七七失落微表情,忍不住豎了個大拇指,哄道:“不管怎麼說,我為嫂子舉大旗!看誰敢與你為敵!”

雲七七忍不住被逗笑,忽然就在這時她一個抬頭,看見了走過來的厲雲霈,他身姿挺拔高大,一臉漫不經心。

雲七七亂了心,抿了下唇,佯裝無異樣地站在原地。

厲雲霈漆黑的眼眸直視著眼前的女人,清雋矜貴的臉廓,略顯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