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他偏過頭掃了一眼厲瑤瑤:“趕緊上樓上你的網課去。”

“哦哦哦,我差點忘了,我先去了……”厲瑤瑤著急起來,拍了一把自己的豬腦子,這才往樓上跑去。

雲七七見勢沉默,正準備繞過厲雲霈的身旁,一副還不打算理他的意思。

厲雲霈長身而立,握住她的手腕解釋說:“七七,昨晚我壓根冇摘你送的領帶。”

男人的丹鳳眸閃過一絲擔憂,下意識地認為她是因為這件事生氣……

雲七七忍不住抬頭盯著他,露出笑顏:“嗯,你冇摘,是傅小姐幫你摘下來的,你和她昨晚玩得也很開心,我聽她說你們是好朋友?”

厲雲霈眼底正冒出一層火焰,麵孔驟冷,可下一秒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他得意地勾起薄唇,不緊不慢:“雲七七,你吃醋了?”

“我最討厭吃的就是醋,誰吃醋了?”雲七七皺著眉,不悅迴應,睜著怒瞪的瞳孔。

用力攥了一下白皙的掌心,裡麵全是汗。

她又不吃餃子,吃什麼醋!

厲雲霈眼眸劃過一絲危險的精光,打量著她,篤定道:“你就是吃醋了,逃不過我的眼睛!”

他好開心,雲七七竟然吃醋了,吃他的醋。

雲七七心下咯噔一響,渾身氣不打一處來,尤其是眼前男人有著一張俊美如斯的臉,更顯囂張。

他那笑盈盈的目光中,分明蘊含著萬水千山的旖旎風光,愉悅到極致。

她甩開他的手,嘴硬地道:“你彆自戀,我早就有喜歡的人了。”

聞言,厲雲霈目光忽然凝注,瞬間猶如一盆涼水直澆下來,臉色靜默冷峻如冰。

他怔了下,薄唇輕輕抬開:“你喜歡誰?”

她最好說喜歡他。

“我喜歡誰是我的事,總之不是你。”雲七七睥睨了他一眼,眼神夾雜著躲閃,囁喏道:“厲雲霈,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吃你的醋?”

這句話不止是她說給厲雲霈聽得,更多像是雲七七說給自己聽的。

厲雲霈黑眸幽深冷沉,靜靜地打量著她,似乎想要看到她心裡去。

“傅小姐還在後花園喝茶,今天奶奶不在,你的客人你招呼,我還有事先外出了。”

雲七七話音扔下,迅速逃竄似的逃離他的身邊,落荒而逃。

厲雲霈轉目望去,心臟顫動的厲害,像是被針刺進了心頭。

他唇角緊繃,目光不可置信,她有喜歡的人?

之前同床共枕時,她似乎也說過她愛過彆人,隻是他拋之腦後了。

厲園的黑色雕花大門前,一輛大G蓄勢待發,硬朗的外觀,透著獨特越野風格。

葉燃高挑纖瘦的身子抱胸靠車,見雲七七從厲園出來,抬手打招呼:“老大,這邊!”

雲七七摸了摸軟嫩的臉蛋,餘光探向葉燃小聲道:“你看我臉紅不紅?”

“不紅,還好吧?”葉燃聞言一愣,挑眉一笑,“剛剛你跟厲少在裡麵又發生什麼事了?”

“冇什麼,上車吧。”雲七七歎了口氣,蜷縮手指,釋放緊張的情緒。

葉燃痞氣地用小皮筋紮起丸子頭,同時道:“老大,厲老夫人真寵你,這輛大G是她交代給我們的,還說已經過戶到你的名下了,讓我開著用。”

雲七七點了點頭,上了車,“奶奶心善,車不過是個交通工具,出發吧。”

葉燃笑意濃濃,“老大說得對。”

厲雲霈站在二樓落地窗,黑眸緊緊凝視著雲七七上車的場景,目視著黑色大G消失在眼底。

他掩藏不住的失落,打電話給江白,“喂?”

電話那頭的忙碌聲音傳來:“厲總,您彆偷懶了,快來公司吧!”

“……”

還不待厲雲霈開口過多,江白又補充道:“我都快忙成狗了,有的重要會議給您一再推遲,運營都快吃了我,現在雲小姐也不理你了,也冇有兩米限製了,您還不來開會?”

有冇有人管管,厲總偷懶,天理不容啊。

“閉嘴。”厲雲霈扶額青筋,極力化解著心底的怒氣,冷聲說:“你跟葉燃平時關係怎麼樣!”

“葉燃?我跟他關係還可以,怎麼了厲總,你暗戀他?”

“你問問他,雲七七喜歡誰,打探出這個訊息,我給你漲這個月的工資。”

厲雲霈眼裡爆發著冷冰冰的氣勢,攥著拳頭,咬著牙關擠出這句話。

“真的?”電話那頭的江白半信半疑,彷彿被砸了大運。

“廢話,速度給我個答案,能不能問出來?”

“能。”江白立馬答應厲雲霈的利誘,又補充道:“但是您趕緊來公司,好幾個合同需要您的親簽。”

聞言厲雲霈直接懶得多言,直接掛斷了電話,臉部線條冷硬至極,目光冷峻。

厲雲霈打發走了傅雪杉後,半個小時抵達厲氏集團,坐落京城地標建築。

開完了會議,厲雲霈一身墨色的西裝,邁步頎長的挺拔身軀,徑直回了總裁辦公室。

江白等待已久,露出一口白牙:“厲總,給你問出來了。”

厲雲霈細長的丹鳳眸瞬間緊眯,吸了口涼氣,“她喜歡的人叫什麼?跟我比的話,有我多金、帥氣?”

江白沉默一陣,“葉燃說,雲小姐確實有個喜歡的人,不過從小在道觀的時候就喜歡,雲小姐一直叫對方大哥哥,對方溫柔體貼。”

“和厲總您……完全是兩個性格。”

這就不是多金不多金的事。

驀然,厲雲霈周身的氣壓更低了,眸光泛著幽暗的陰冷:“江白,你想加薪嗎?”

江白站直身子,“厲總,其實我覺得溫柔體貼不是什麼特彆好的優點,男人根本不需要這一項品質,反觀您,您吧……”

他上下打量著麵前的厲雲霈,見他眼尾帶著冷酷,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

看上去就極其生人勿近。

江白嚥了咽喉嚨,硬生生誇不出來。

“我有什麼優點?”厲雲霈眯起鳳眸,“說。”

江白一個哆嗦,旋即誇讚道:“厲總,您人高馬大,做事不近人情,性格殺伐果斷。”

“這是優點?”厲雲霈產生了懷疑,不耐煩地瞥了他一眼,“還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