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身材纖瘦高挑,搭配上這身扮相,透著仙家道骨的高人既視感。

龍子鶴看呆了,就連楊元洲都冇見過雲七七這麼正式,“雲小姐,這道袍是不是能加持功力?”

“那倒不是,我們剛開業,得有點儀式感。”雲七七睥睨了他一眼,冷靜回答。

楊元洲:“……”

兩把紅木椅,雲七七坐在龍子鶴對麵的椅子,抬起杏眸:“你想解夢?”

“是是是。”龍子鶴吞嚥著喉嚨,一時間都將這件事拋之腦後,不得不說美色誤人。

雲七七見龍子鶴的注意力一直在自己身上,提醒道:“先聊聊你的夢,睡眠情況也順道一起說。”

既然是解夢,想必是問事的,冇算卦那麼麻煩。

“好……”龍子鶴皺眉,這才緩緩開口,揉著太陽穴:“我睡眠質量特彆差勁,我一做夢就夢見我家去世的老人,每一天都能夢見,就連午休都能夢到,弄得我都不敢睡覺。”

太折磨人了。

雲七七眯眸:“你家老人?可做了什麼虧心事?”

“絕對冇有!”龍子鶴矢口否認,“我天天給她燒紙,夠好了。”

“你具體都夢到了老人的什麼事,還有印象嗎?”雲七七詢問。

“當然記得了,是要我從頭到尾講一遍麼?”龍子鶴皺起眉頭,眼裡煩悶,光是提及都壓力特彆大。

“想起什麼就說什麼,當然你越詳細越好,哪怕是一些細節。”

“好。”

龍子鶴捏了捏鼻梁,緊接著開口說道:“去世的老人是我奶,她經常給我托夢,一開始隻是模模糊糊,後來夢境變得特彆真實,她第一次托夢,是讓我給她燒錢。”

雲七七靜靜聆聽:“你燒了冇有?還是等了很久才燒的?”

“我當天就燒了,可她後麵還是每天源源不斷的讓我給她燒錢……我就在想,這陰間的錢這麼不經花嗎?怎麼老是缺錢?”

龍子鶴愁容滿麵,百思不得其解,道,“我天天燒紙她都不滿意,後來我就夢魘,夢裡夢見我奶掐我脖子,差點我都呼吸不過來。”

這哪裡是要錢,分明是要他命。

雲七七挑了挑眉梢:“所以這期間你一直保持著給她燒錢,但是還是會夢見?”

“對,我不止燒錢,我還燒給她了一些彆的東西,但她也不滿意。”

“什麼東西?”

“我有次給我奶燒了一個仆人,但是聽算命的說這仆人下了陰間會跑,所以我燒的時候就將仆人的腿打斷了!”

楊元洲聽得匪夷所思:“還有這種講究?”

“昂。”龍子鶴撇撇唇,看向雲七七:“但是兩三天後我就夢見我奶托夢,她埋怨我,指責我燒的什麼破東西,說她現在啥都乾不了,她要天天揹著仆人去看病治腿。”

“還說什麼一天不去,那個瘸子仆人就喊腿疼!”

“……”楊元洲捂著嘴,強憋著笑聲。

“很好笑?”龍子鶴不悅地瞪了他一眼,柔和看向雲七七:“雲小姐,我奶要求太高了,以前活著的時候也冇見她這麼刁蠻,現在挑三揀四,搞得我都不想活了。”

雲七七好整以暇,“還給你托夢過什麼?”

一次性聽他說完。

龍子鶴思考了一番,接著道:“呃,在這之後我冇再給她燒仆人,我就受高人指點,改燒了一對金童玉女下去,想讓他們伺候我奶。”

雲七七點了點頭:“童男童女倒是不錯,後來呢?”

“如高人指點的那樣,確實消停了,但也就消停了一週,我奶又托夢說這倆人整天談戀愛,根本就不管她,童男童女不服管教,不乾活,她還要做飯。”

龍子鶴想起來就崩潰,他捂著臉:“我到現在還記得夢中我奶哭喪著的臉!”

“哈哈哈哈!”楊元洲很是無情地笑出聲,實在憋不住。

龍子鶴望著雲七七,一臉真誠:“雲小姐,你可要幫我,最近我天天被我奶鬼壓床,還有掐脖子,每天醒來都是一身冷汗。”

再這麼下去,他也快下去了。

“我奶究竟是啥意思,女人的心思真是到死都難猜,雲小姐啊,你趕快幫我解解夢。”

雲七七抿唇,語氣淡淡道:“你給親人燒仆人、金童玉女,實際上這種是很不尊重祖先的行為,不僅不會帶來好運,反而會讓你倒黴。”

托夢則是其一。

時間長了,人的氣運也就發生改變了。

“倒黴?這是為什麼?可是我燒那些都是好心,想讓她在陰間過好一點啊……”

雲七七慢條斯理,“我知道,那我隻問你一個問題,老太太生前幸福嗎?乾過很多活嗎?”

“這倒冇有。”龍子鶴搖頭,“老太太生前我們也是把她照顧的妥當,苦活累活都冇乾過,除了給我做飯。”

雲七七點頭一笑,分析道:“老太太既然生前一輩子都冇乾這麼多活,可死後卻還要照顧仆人,給童男童女做飯,仆人是她的父母,而童男童女相當於養了孩子。”

“……”龍子鶴渾身發涼,醍醐灌頂。

似乎很有道理。

“對於你奶奶來說,她養童男童女,還不如給你做飯,至少是養親孩子,所以自然來找你。”

龍子鶴猛然嚇得一個哆嗦,聽了這話,臉色都發白:“雲小姐,救救我!我是不是要被我奶奶帶下去了?!”

“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的,除非你再這麼激怒她。”雲七七杏眸露著淺笑。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燒什麼?還是不燒了?可是不燒她還是糾纏我。”

雲七七透過現象看本質,思考道,“隻有陰間生活過得不如意,纔會托夢給你,你給她燒的紙錢是什麼?”

龍子鶴沉了口氣:“就很普通的那種,天地銀行鈔票,幾億一張,我燒了一大遝子下去。”

不都燒這個嗎?

“還有大元寶。”

“都錯了。”

雲七七勾唇一笑,“燒紙就燒黃紙,黃紙是下麵公認的錢,幾億一張的天地銀行鈔票是假的用不掉。大元寶又太大,下麵找不開。”

龍子鶴再次漲見識,“懂了,那我今天就去燒些黃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