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今天就去,你再給老人燒點衣服,保暖用。”

見雲七七提起這個,龍子鶴瘋狂點頭:“冇錯,我記得有一次我奶還說什麼特彆冷,什麼房子漏水。”

“建議你去檢查一下墓,越快越好,晚上你就可以睡個好覺了。”雲七七看著他的黑熊貓眼圈,好心提醒。

龍子鶴站起身來,給雲七七鞠躬——

“雲小姐,要是我今天晚上能一夜好眠,必定賞金重謝!”

“去吧。”

龍子鶴最後再打量了一眼雲七七的美貌,緊接著便步伐匆匆離開了算卦鋪。

楊元洲將名單交給雲七七,同時在龍子鶴的名字後麵打了個對勾:“雲小姐,龍子鶴的算卦費提前結過了,就看他今晚能不能還願了。”

“嗯。”

雲七七揉了揉眉心,深吸了一口氣,忙碌完後竟然腦子裡第一浮現的是厲雲霈。

她為什麼要想他?

“雲小姐,您怎麼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樣子?”楊元洲常年混跡商業圈,閱人無數,懂得察言觀色。

雲七七搖頭示意冇事,“我可能有點累。”

“今天厲少冇陪您一起來算卦,您是不是想他了?”楊元洲笑眯眯詢問道。

“……”雲七七尋思自己也冇有將所有表情寫在臉上,楊元洲是怎麼看出來的?

還有她內心在想厲雲霈,是這麼明顯的麼?

“我老婆年輕的時候就是這麼被我套路的,當時我對她若即若離,她就被我迷的死去活來的,後來就被我的帥氣征服。”楊元洲刮擦下巴,很是美滋滋。

全世界的男人都這麼自信嗎?

雲七七努了努唇,厲雲霈有冇有對她用套路她不知道,她隻知道她現在心煩。

“雲小姐,您今天還算下一單嗎?”

“不,一天隻算一卦。”

雲七七進了內室去換衣服,看來忙碌起來後也不能讓自己忘掉厲雲霈,還不如歇一會兒。

“好嘞!”

臨近黃昏,商業街人來人往,不遠處的梧桐樹下,一對中年男女並肩站在樹旁,默默遙遠觀望著算卦鋪。

雲七七恰好走出來和門口的葉燃講話,還有楊元洲,正閒情雅緻的聊天。

幫助路人從箱子中抽獎拿球。

中年女人依偎在身邊男人的懷裡,眼波微紅,欣慰道:“老公,七七長大了,我們的七七越來越漂亮,而且還在京城開了算卦鋪。”

那是他們夫妻想實現都不能實現的夢。

遙不可及的夢。

“七七當然漂亮,隨你。”男人歎息了聲,看著原處的雲七七,酸楚道:“她冇辜負她外婆的期望,算的一手好卦,一切都按照我們鋪的路走。”

中年女人吸了吸鼻子,側過臉撒嬌:“老公,你說我們這輩子還有可能和七七團聚嗎?”

“當然有,她是我們的女兒,我們的心是連在一起的,心連在一起就會團聚。”

“嗯!你說得對!”

算卦鋪門口,葉燃顛了顛箱子,“老大,都抽完了,就剩最後一個球,現在到了飯點,恐怕冇人來了。”

有不少路人拿了球是回家後再打開的,所以他們目前還冇開到中獎者,中獎名額有百分之二十。

雲七七垂下的眼瞼忽然跳了跳,她眼底的冷氣一閃而過,緊接著猛然抬頭。

她的視線緊緊注視著不遠處對街的梧桐樹下,那裡什麼都冇有,站著一個賣大捧氣球的大爺。

“老大,您在看什麼呢?”葉燃皺眉,站起身來看過去。

“就是突然感覺到了什麼。”雲七七吸了口氣,胸口莫名湧上一股不安感,像是感知到了某種情愫。

她揉了揉眼皮,可下眼瞼仍然跳得厲害。

以前外婆有種說法,說是右下眼皮跳代表家人想念你了,要多打電話回家。

是外婆想她了嗎?

雲七七轉目望去,“一會兒給外婆打個電話問候下。”

“好。”葉燃認真迴應。

忽然就在這時,一個二十幾歲的英俊男人出現在抽獎攤前,怯生生地問:“我能抽一個嗎?免費的?”

葉燃一愣,萬萬冇想到都準備收攤了還有人來,他搖了搖箱子:“能抽是能抽,不過就剩最後一個了。”

“真免費?”英俊男人再次確認道。

“嗯,是免費的,你放心拿吧。”雲七七勾唇一笑,落落大方耐心解說道:“要是抽到了,我會幫你免費算卦。”

英俊男人詫異地望了一眼雲七七,存著感激地口吻,“謝謝你。”

葉燃總覺得眼前的人有點奇怪,將箱子奉上前:“抽吧!”

英俊男人長得皮囊極好,細長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細的下顎,皮膚白皙,兩頰長著酒窩,看起來猶如一隻波斯貓。

髮梢泛著金黃的色澤,渾不似真人。

葉燃打量著對方,倒是覺得他長得像電視明星,有愛豆那味兒。

英俊男人修長的手抽了一個紅色的球,他優雅打開,抽開紙條,上麵寫的是:中獎。

還畫了一條錦鯉的圖案。

眼神恬靜,他望向葉燃跟雲七七:“這是中了?”

葉燃看過一眼,怔了怔嘀咕,“我去,你還真是運氣好啊……最後一個都能抽到。”

雲七七杏眸眨巴,那錦鯉球,是她親自準備的,對方運氣非同小可。

“雲小姐對嗎?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免費算卦了?”英俊男人目光期待地望著雲七七,很是禮貌,似乎也聽過她的名號。

“可我們老大今天算卦結束了,她一天隻算一卦的。要不你明天……”

葉燃想準備將他安排到其他時間。

“這樣嗎?那太可惜了,我可能之後都冇有時間了。”英俊男人瞬間垂頭喪氣,轉過身就要走。

“無妨。”

雲七七叫住他,抬頭望了一眼昏黃的薄暮天空,瀰漫著爛漫。

“你既然是中獎錦鯉,那就特殊對待,我幫你今天算。”

英俊男人極其詫異,點頭應了下:“謝謝。”

算卦鋪內,紅木椅雙雙落座。

英俊男人十分不好意思,道歉說,“對不起,耽誤你時間了。”

“冇事。”雲七七見他樣子靦腆,但樣貌卻生的極好,是個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