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冇有帶趙家那群人上山?”

“廢話,我上山是為了阻止鬼嬰出世,帶著那些拖油瓶乾嘛。”姓白的一副看弱智的眼神,直勾勾盯著我:“你仔細想,如果我想害死趙家那群人,乾嘛還要救他們?

當時那些家仆都被迷惑了神智,一個勁的刨土挖墳。如果我不用幻術控製他們,那些人不是力竭而亡,就是被煞氣侵入神經,活活凍死。”

姓白的一番話,確實有些道理。

他如果真想害死趙家那些人,剛纔也不會冒險出手拖住柳煙。

鬼嬰,以及發了狂的柳煙,隨便一個,都能滅殺在場所有活人。

姓白的眉目緊蹙,開口道:“我問你,是誰告訴你,我帶著趙家那群人上山的?”

“是……趙瘸子的女兒,趙言。”

我思考片刻,又問道:“那祠堂裡蓋住劉師傅的白布,可是你留下的?”

“對,姓劉的被人害死,體內有一口怨氣不發,加之趙家這特殊風水,恐生屍變,我就用黑狗血浸染的鎮屍布蓋住它,阻斷煞氣入體,並且再三提醒趙家那兩保鏢千萬不能把白布掀開。”

“可惜,不僅白布被掀開,屍體腳部還沾地了。”

鎮屍布以及對於劉師傅屍體的處理,姓白的都冇有騙我,看來在他離開祠堂後,有人對劉師傅的屍體做了些手腳。

“嘖嘖,先是厭勝術,再是蜘蛛蠱,期間還顛倒黑白,蠱惑人心。看來,趙家這趟渾水,深得很呐。”

姓白的一路把我攙扶到半山腰,眼見柳煙冇有追過來,這才把我放下。

“到這之後,那個紅衣厲鬼不會追過來了。”

“你怎麼知道?”

“鬼嬰出世前,是它最虛弱的時候。施術者正是知道這點,所以控製了那隻紅衣厲鬼,不惜讓它摒棄意識也要護住那鬼嬰。

這也是九陰子母屍煞厲害的地方,互為血親的兩人,同時被種下最深的怨念。母煞和子煞二人互為表裡,依靠風水局的煞氣滋養。嘖嘖嘖,這鬼嬰一旦出世,方圓十裡,人畜滅絕。”

我聽罷,心裡一怔,暗道這姓白的,怎麼知道如此之多,他究竟是什麼人?

姓白的似乎看出我心裡所想,半蹲下shen子,開始仔細檢視我右手的傷勢。

“我來這裡是阻止鬼嬰出世,你是為了救趙家那些人,咱們目的是一致的,不如合作一次,互惠互利。”

“該怎麼合作?”

“簡單,你回趙家那群人身邊,找出佈下九陰子母屍煞的幕後黑手,我去摸清葬著紅衣厲鬼的母棺。隻要同時製住幕後黑手和紅衣厲鬼,咱們就有辦法破局!”

就在姓白的給我佈置任務的當口,我發現他手裡竟然多了一柄薄如蟬翼的匕首,並順勢用那把匕首,劃開了我右手小臂。

頃刻間,一股腥臭的氣味撲麵而來。

姓白的用匕首在我小臂裡左挑右撚,突然一個用力,刺了進去。

待他抽出匕首時,尖端竟多了一隻小指頭大小的蜘蛛。

那蜘蛛身上長滿了倒刺,深深嵌入我的小臂之中,這些倒刺裡充斥著毒液,能源源不斷進入我體內,麻醉神經。

另外,蜘蛛的腹部鼓漲如包,裡麵似乎孕育了無數的小蜘蛛。

姓白的仔細打量一番匕首尖上的蜘蛛,緊接著右手變幻出一縷火苗,將那蜘蛛直接燒死。

“你運氣真好,蠱毒差點就擴散了。這蠱一旦擴散開,即便我能救,你這隻右手也保不住了。”

“多……多謝。”初到趙家時,我和這姓白的以及劉師傅極不對付,險些大打出手。但冇曾想,生死時刻,竟是他救我一命。

姓白的用繃帶將我的傷口包紮好,這纔開口說道:“不用謝我,你隻是對我還有用罷了。相比起趙家那群人,我更信任你。如果冇事,就趕緊回去找出佈置九陰子母屍蠱的幕後黑手,鬼嬰一旦出世,咱們兩人都活不了。

另外,提醒你一句,收起你的善心。趙家這群人,不值得你賭上性命去救。”

說完,姓白的就準備離開。

我努力站起身子,正準備跟上。

他卻突然轉過頭,厲聲道。

“分頭行動,從現在起彆再跟著我了!”

“哦……我,我叫葉凡,今天多謝你的救命之恩,不知你叫什麼名字,日後有機會,我一定……”

姓白的上下打量我一眼,視線突然落在我受傷的胸口上,他眼裡突然浮現出一陣暴怒。

“白靈,你,給我滾!”

說完,白靈用力打了一下我的右手小臂。

蠱毒被驅除後,右手麻痹感消失。

白靈這一下,疼得我徑直喊出聲。

這人有病啊,我也不知道哪裡得罪他,前一秒還好言好語,下一秒就對我下此毒手……

白靈離開後,偌大的山野裡就隻剩下我一個人。

我清點了一下行囊裡的東西,隨即低頭沉思接下來該怎麼辦。

白靈雖然性格古怪,但他說的很多東西,都是事實。

趙家形勢錯綜複雜,我從介入之初,就低估了這裡的情況。

複雜不僅是後山的九陰子母屍煞,還有人心。

趙瘸子似乎另有目的,就像二叔說的那樣,這隻老狐狸萬不可輕信。另外,我不明白趙言為什麼要欺騙我。

當初,若不是趙言告訴我白靈將趙家仆從儘數帶入祖墳,我也不至於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進入後山,差點被紅衣厲鬼弄死。

我再次拿出銅錢和龜甲為自己卜卦。

卦象未出,那傳承了上百年的五帝錢上,竟橫生一道裂紋。

銅錢開裂,大凶之兆呐……

罷了罷了,所幸現在有白靈這麼個盟友……額,勉強能算盟友吧。另外,如果能支撐到二叔趕來,事情或許將迎來轉機。

我收起銅錢,下山前往趙家,打算依照和白靈的約定,查出佈下九陰子母屍煞的幕後黑手。

可我進入宅邸,卻發現偌大的宅邸裡麵空無一人。

之前下山的趙瘸子,趙言,還有趙家仆從,都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