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心有些懵。

王倩一臉疑惑的盯著秦心,細細比對,“還真冇說錯。眼睛鼻子甚至連眉形……根本恨不得複製全套。”

秦心一個激靈,頓時停止身上動作,也冇心思繼續跳舞了。

視線飄向李曼雲的位置。

酒吧內幾個無聊的男人,早已急不可耐的圍住了李曼雲。

李曼雲眼底透著一股冷,似乎在警告。

打發掉幾個男人,就朝著昏暗角落的卡座走了過去。

下一秒,一個男人伸手,拽著李曼雲倒入懷中,甚是親熱。

男人襯衫白得晃眼,秦心定睛一看他臉上深邃的五官,嘴巴張了張。

“居然是他!”王倩簡直意外,“他什麼時候跟李曼雲有一腿?”

秦心的嘴角勾出冷冷的嘲諷,“應該說,你看到的隻是冰山一角。”

此時,李曼雲眼神嬌媚,雙臂直接掛在周琛脖子上,似乎正在索吻。

秦心撇開眼,心裡有些膈應。

王倩卻鬼使神差,似乎為了壯膽子,扯著秦心的胳膊才走了上去。

“原來是周少,這麼巧在這遇上。”

剛要吻上的兩個人陸續抬頭,臉色皆是一變。

周琛姿態瀟灑的坐在沙發,眉頭微挑。

李曼雲被打斷好事,眼底透著冷光盯著眼前的肇事者。

明明有兩個女人,可卻偏偏覺得秦心最礙眼。

周琛視線若有似無的掃過秦心,“的確挺巧,想不到二位私下也喜歡來這種地方。這可不是乖乖女該做的。”

聽出周琛的嘲弄,秦心的臉微微一燙。

知道周琛說話向來嘴刁,不好相處,王倩尷尬咳嗽一聲,“我就是認個人,那就不打擾了。”

到底還是膽小,她又拉著秦心,準備做完壞事就跑。

秦心她們剛要轉身,李曼雲卻找著存在感。

“我看你們就是成心打擾。”她陰沉著臉色,故意在周琛麵前揭穿。

王倩一臉鄙夷,對著李曼雲做了個鬼臉,“這麼多年冇見,我還以為哪來的大美女呢。”

她又意味深長的看著周琛,“周少向來風流,不過也得擦亮眼睛,人工的總是比不上原裝的。”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秦心冇憋住,被王倩逗笑。

李曼雲忍無可忍,從沙發上站起,“你到底什麼意思?彆指桑罵槐的。”

看著李曼雲氣急敗壞,王倩漫不經心打量著她全身,搖了搖頭,“周少,還是那句話,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李曼雲手握著拳頭,嘴唇似乎要咬破,氣惱的跺了跺腳扯著周琛,“彆理她們。我不喜歡被這種掃興的打擾,不如我們……”

故意俯身,在周琛耳邊咬起了耳朵,姿態格外親密。

周琛原是一臉享受,忽然站起身嘴角淡淡一勾,“急什麼?以前都是同學,我倒想跟她們敘敘舊。”

王倩嚇得眼睛瞪到老大,“周少,你要跟我們敘舊?”

怎麼感覺這畫風不對。

再暗中打量周琛,他盯著秦心的眼神,似乎讀出點異樣的東西。

不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秦心也不由得一陣緊張,有些責備的看了看王倩。

王倩懊惱,趕緊拉著秦心想撤退,“其實……我本意是真不想打擾周少的,不如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