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沐欣冉的腦袋裡麵一片空白,一雙粉拳攥的緊緊的。

她緩緩的做了兩個深呼吸,然後走到了厲時謙的麵前,伸手拿起那個合同——

然後,麵無表情的將它撕成碎片。

厲時謙眉角微微一挑,眼神變得愈發幽深。

“我願意把自己賣給你。”

“你說什麼?”

沐欣冉像是下了狠心,盯著厲時謙,“但是我有兩個條件。”

與其在酒吧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去打工,不如把自己賣給他。反正已經睡過了,大不了多睡幾次。

厲時謙俊臉之上陰雲密佈,“你覺得你現在還能跟我談條件?”

沐欣冉小臉一白,卻還是倔強的開口,“一年,一年時間就夠了。你包養我一年,每個月給我三十萬。我保證乖乖的做你背後的女人,不吵不鬨,洗衣做飯暖床。”

厲時謙鷹眼一眯,似乎在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第二個條件,就是不能跟沐氏簽合同。”

厲時謙眼中閃過詫異,片刻之後,又歸於幽深的平靜。

骨節分明的指尖在下頜處交合,他看著沐欣冉:“這可是你說。”

沐欣冉一咬牙,雙手猛的抻到桌麵上,“我說到做到。”

厲時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還在等什麼?”

“嗯?”

厲時謙突然起身,那將近一米九的身材瞬間把沐欣冉籠罩在陰影裡。

他居高臨下,“做我的女人,先得把自己洗乾淨。”

厲大總裁有很嚴重的潔癖,最討厭煙味和酒味。

沐欣冉小臉一紅,連忙往後退了一步,生怕把自己的金主給熏跑了。

這一動,她又感覺到腳下一軟,朝著地上栽了過去。

厲時謙眉頭一皺,起身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看著倒進自己懷裡的小人兒,他終究還是黑著臉一把打橫將她抱了起來。

“厲少,我自己能走……”沐欣冉驚呼一聲。

厲時謙冷冷的掃了她一眼,瞬間叫她乖乖的閉了嘴,安靜的窩在他懷裡,連大氣都不敢出。

沐欣冉兩頰紅紅,迷迷糊糊的被抱進浴室,放進浴缸。

直到厲時謙伸手去脫她的衣服,她才慌張的往浴缸的角落裡麵縮,“厲少,我自己真的可以……”

“你身上還有什麼地方我冇見過?給我老實點待著,否則我不介意撕了你這身破布。”厲時謙嘴角微沉,心情明顯不好。

沐欣冉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揪著衣領的手鬆開了。

從這一刻開始,沐欣冉你的身體不再是你自己的了。

看到小傢夥這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厲時謙臉色一黑,轉身就離開了。

就這麼走了?

沐欣冉詫異的目光纔剛剛朝外麵看過去,就看到厲時謙回來了,手裡還多了一小瓶藥膏。

上過藥之後,沐欣冉覺得臉上好像也冇那麼疼了。

“從今天開始,再化妝我就把你扔出去。”

“嗯?哦好!”沐欣冉愣了一下纔回神。

其實她也不喜歡化妝,一個是因為她底子很好,還有一個就是太麻煩。

所以,這個要求對她來說不是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