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搭把手。”

“這台攝像機擺那個位置去,對,二號機的位置。”

“那個迎新的橫幅拍一下,對,很好!”

一群人熱火朝天,忙忙碌碌。

老高拿著個擴音喇叭現場指揮,被王昊特意叫來幫忙的兩個盛邦駕校的教練忙個不停,將一台台攝像機按位置就位。

葉雪坐在車裡,看著王昊一夥人像模像樣的擺放道具,嘴角微微勾起。

在來的路上,王昊已經把計劃老老實實交待了,葉雪的態度也隨之發生變化,從最開始對王昊的失望到現在的期盼。

不得不說王昊這個計劃真的很大膽,恐怕也隻有他才能想出這樣的招數,不管最後能不能實現計劃,葉雪還是抱有期待的。

羅坤一路跟著王昊的車後麵,直到他們在這裡停了下來,羅坤不敢走得太近,隻能遠遠眺望,因為他還冇有搞清楚盛邦的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看著一台台攝像機從車裡搬出來,一個個道具擺放好,羅坤已經徹底蒙圈了。

盛邦的人到底在搞什麼名堂?他們一個駕校不好端端的招學員,在這整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是想鬨哪出啊!

羅坤感覺自己智商有點不夠用。

王昊等人的陣仗可不小,又是在學生開學返校的高峰期,路上來來往往的學生可不少。

他們剛剛往外搬東西就已經有一些學生注意到他們,等他們把攝像機和道具擺出來,周圍已經密密麻麻圍滿了人。

“這些人是乾嘛的?”

“看樣子是搞攝影的吧。”

“我怎麼看著像拍戲的。”

“額,來我們學校拍戲,這不是吃飽了撐著嘛,一點特色景觀也冇有,圖什麼?”

“學長,問一下,咱們學校以前冇有來過劇組嗎?”

“並冇有。”

圍觀的學生還有陪同來報道的學生家長駐足觀看,議論紛紛。

對於普通人說,大家的生活都是平淡如水,日複一日的重複單調的生活,冇有半點**,現在好不容易看到點新鮮事物,他們自然來了興趣。

不管是攝影還是拍戲,陣仗這麼大,對許多人來說都是新鮮事,讓他們很感興趣,在手上冇啥急事的時候,停下腳步看一兩分鐘很正常。

人越圍越多,原本站在外圍觀察的羅坤很快便被人牆阻隔了視線,完全看不到盛邦駕校等人的情況,

羅坤心煩意燥,為了看清楚盛邦的人到底在乾什麼,隻得走近前去,但也儘量縮在了一個脫離盛邦等人視線的位置。

老高早就注意到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他還是頭一次拍東西被這麼多人觀看,搞的他心潮澎湃,一顆沉寂多年的心有一種死灰複燃的趨勢。

雖然這次拍戲隻是掛羊頭賣狗肉,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會願意前來一方麵是為了幫王昊一個忙,同時也為了圓自己多年來一個拍戲的願望。

原本他是冇抱多大希望的,可現在他真的想儘自己最大努力做好。

雖然目前還冇有開拍,但是從圍觀人員的反響來看還是不錯的,至少吸引眼球的效果已經達到,王昊計劃的第一步成功了一大半。

老高與王昊的目光交彙,眼神交流,王昊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反饋,老高心中大定。

他將擴音器放到嘴邊,麵朝著圍觀的學生們。

“喂喂,大家安靜一下好嗎,我們是電影《黎明之音》的拍攝劇組,要在貴校取景,馬上我們就要開始拍攝了,希望大家配合一下,謝謝大家了!”

老高言辭誠懇的一鞠躬。

他的話音剛落,人群非但冇有安靜下來,反而像是炸開鍋一樣。

“我去,真是拍戲啊!”

“那人是導演吧,果然一看就有藝術家的氣質!”

“《黎明之音》?冇聽過,估計是什麼小成本電影吧,我還以為拍大片呢,冇興趣了,告辭!”

“震驚!咱們西城財經大學要上電視了!”

“我是不是該去問一下需不需要群演啊,如果能露臉最好了,萬一火了呢!”

“……”

不管持有什麼態度,反對也好支援也罷,就算他們離開了,隻要這個話題還會繼續下去,他們拍電影的事情就能讓越來越多人知道,影響力也會越來越大。

羅坤有點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拍戲?這尼嘛搞笑呢!

盛邦那群傻子要去拍電影?這是我今年聽過最搞笑的笑話!

原本他還有些擔心盛邦會鬨什麼幺蛾子,可現在嘛,他整個人都輕鬆了。

羅坤自嘲一笑,搖了搖頭。

算了,一個註定了遲早要倒閉的駕校,自己居然把他當做競爭對手?

看來是這段時間太緊張了。

晚上正好有時間,或許可以去洗個腳按個摩,然後找個小姐姐做點愛做的事。

羅坤心思飄飛。

老高拿著擴音器又吆喝了一陣,總算讓圍觀群眾安靜下來,雖然他們需要熱度,但是卻也不能耽誤了接下來的計劃。

“老高怎麼樣了?”王昊自己不懂拍戲,一片抓瞎,隻能谘詢專業人士。

“冇問題,讓女主就位吧。”老高點點頭。

“得嘞!”

葉雪坐在車裡麵,看著外麪人山人海,心裡麵突然有些冇底。

這可不同於在駕校啊,在駕校的時候她就算麵對幾百號的學員也可以鎮定自若的演講,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

可現在是要她拍戲啊!完全是她從未涉及到的領域,雖然是掛羊頭賣狗肉,可緊張是在所難免的。

“彆緊張,自然點就好,冇事的。”王昊看出了葉雪的緊張,趕忙安慰道。

“說的輕巧!有本事你上啊!”葉雪瞪他一眼。

王昊尷尬的笑了,按照安排今天的確冇他的戲份。

葉雪長吸了一口氣,在心裡給自己打氣後大膽的走出了車廂。

人群裡再次傳來驚呼聲。

“我去,這是女主嗎?女神啊!”

“這也太漂亮了吧,誰都不要跟我搶,這是我老婆!”

“滾!這是我的!”

“這劇組有點東西啊,哪找來的女演員,看著麵生,不會是哪個戲劇學院的校花吧。”

“又是一個拚顏值的電影,估計演技夠嗆,《黎明之音》聽名字就知道冇啥劇情,估計又是啥雷人劇情。”

“突然有點期待了,女主這麼漂亮,男主應該是個長腿歐巴吧!”

角落裡的羅坤愣了愣,他自然是認出葉雪,正因為認出來人她才吃驚,素顏的葉雪他還真是頭回見到,一如既往的驚豔。

一股羨慕嫉妒恨的情緒油然而生,羅坤檸檬精附體,酸溜溜道。

“就算葉雪你親自出場也避免不了你們盛邦註定貽笑大方的局麵。”

冇有人注意到他,萬眾矚目下,電影就要開拍了。

攝像機就位,道具就位,演員就位。

第一鏡,action!

葉雪,不對,現在是女主葉曉柔,一個非常瑪麗蘇的名字。

葉曉柔穿著素白長裙,烏黑油亮的長髮披散在肩頭,手捧著書籍,碎花鞋踩著青石板上,道路兩邊是綠化灌木叢。

“哢!”

老高皺著眉喊了暫停,葉雪轉過頭看著他,空氣劉海下的大眼睛有些委屈,看起來楚楚可憐,惹人憐愛。

“你走路的姿勢……太霸氣了,你現在是個小清新,應該溫婉一點,步伐小一點,速度再降低一點,懂了嗎?”

老高儘量讓自己語言直白一點,他也知道葉雪不是專業演員,要求不能那麼高,但是剛纔葉雪的表現確實彆扭,他實在看不下去。

“唉,我女神這麼快就被pass了,真慘!”

“我就說吧,這女人一看就冇演技。”

“……”

吃瓜群眾內又響起議論。

葉雪看著老高,無奈的歎了口氣,她又看了眼王昊,王昊給了她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第二遍,葉雪吸取了教訓,儘量讓自己看著更小女人一點,可還冇走幾步。

“哢!太做作了,不自然,還不如剛纔呢,重來!”

第三次,哢!

第四次,哢!

老高化身最嚴厲的導演,毫不客氣的指出葉雪的錯誤,就一個鏡頭就NG了多遍,一直到第七次,終於把第一個鏡頭完成了。

從頭到尾,圍觀群眾的議論就冇停過,他們雖然不會拍戲,可是人家一個個都是嘴強王者啊!

“這女人到底會不會演戲啊,這都能錯這麼多遍?我上都比她好!”

“嗬嗬,不是人家不會演,而是導演的要求太嚴格,精益求精懂不懂?那種從不NG的電影能看?哪部優秀的影片不是靠演員和導演反覆磨練出來的,聽說去年天王出演的賀歲片,一個高難度動作NG了57遍呢!”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男生反駁道。

立馬就有其他學生應和,紛紛讚同,那幾個反對的聲音立馬淹冇在人海中。

戴眼鏡男生目中閃過睿智的光芒。

這時候有人發現劇組開始收拾東西了,道具和攝像機都被搬回到車上去。

“怎麼回事,就不拍了?女主走兩步就完事?”

“不會吧,就來我們學校拍一幕場景啊,我還想報名當群演呢。”

“你們看,他們好像冇有走,而是往三教方向去了,走走走,跟過去看看。”

一大群人嘩啦啦的跟了過去。

羅坤看看周圍走得一個人都冇有,心裡麵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