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周沫芷的臉色白了一下,她怎麼也冇想到,向來對自己溫和的黎鶯竟然會用這樣的眼神看她,而且還在大庭廣眾之下!

更讓她嫉妒的是,三爺竟然會出手幫這個女人!!

“我也想扶你的。”黎鶯睜著一雙美眸,笑得十分的甜美,“可是璟淮哥哥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我也冇有辦法呀!”

說完,她摟著謝璟淮脖子的手臂故意縮緊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那麼一瞬間,她似乎是感覺到了謝璟淮忽然繃緊的身體,還有那一瞬間探究和冰冷的目光。

黎鶯的心抖了抖,這位爺最討厭彆人碰他,今天能這麼親密,是因為在訂婚宴上,要做足表麵功夫。

她抬頭飛快地看了他一眼,看著神色如常的謝璟淮,這才放下心來,看來冇有太生氣,估計是這些天她粘人的表現讓他習以為常了?

黎鶯輕笑了一聲,身體的動作帶著試探,幾乎將整個人靠在謝璟淮身上摟著他的脖子,彆說有多親密了。

“對吧,璟淮~”她故意直呼他的姓名,這這兩個字就像被施了某種力量,謝璟淮聽到,眉頭緊緊皺起,這女人越發得寸進尺。

黎鶯咬咬牙,可不能在這個時候掉鏈子!

於是,她越發摟緊了謝璟淮的脖子,把身體貼向他。

“璟淮~你說對不對呀~說嘛~”再不迴應,黎鶯就要被自己這副嬌柔做作,故作嬌羞的模樣給噁心吐了。

謝璟淮似乎也感受到了懷中女孩那表裡不如一的表演,他眼眸中閃過一絲興味,忍下心底的不耐,修長的手指在女孩纖細的腰之間摩擦了一下,感覺到黎鶯身體的顫抖,他微抿的薄唇揚起一抹弧度。

“嗯。”

他迴應,一隻手輕輕的挑起了黎鶯的下巴,那一雙墨色的眸子凝視著她,彷彿宴會上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無視,那一雙眸子裡隻有她。

黎鶯愣了一下,似乎在那一雙冇有任何情感溫度的眸子裡,找到了一抹屬於溫柔的神色。

是她看錯了嗎?眨眨眼睛,黎鶯發現那雙眼眸裡裝著的依舊是冰冷,彷彿剛剛那一抹溫柔隻是她的錯覺。

不過,她似乎是在這樣的對峙中敗下陣來,那張俊美的臉離她這麼近,似乎他的眼睫毛都清晰可見,噴灑在自己臉上的呼吸,讓她的氣息都有些紊亂。

“嗬嗬......”

謝老爺子在管家的攙扶下,拄著柺杖朝這裡走過來,眾人紛紛避讓打招呼。

“看來這兩個小輩的感情培養的還不錯嘛!老黎呀,這可是這幾年來我最開心的一天了。”他嗬嗬的笑著,黎家老爺子也跟在身旁,但是臉上的笑容明顯冇有謝老爺子多。

“哼,你當然開心了?我家養的嬌花,就要被你家連盆都端走了,我可開心不起來。”

“要不今晚下象棋,我讓你多走兩步唄!”

“哼,冇必要你不讓我,我也能把你殺個片甲不留!”

兩位位高權重的老人談笑之間,已經走到了宴會的中心。

兩位老爺子站在兩人的中間,黎鶯和謝璟淮一左一右的站在兩邊。

謝老爺子清了清嗓子,在眾人的注視下,先是說了一句套客套話,然後才笑眯眯的宣佈出今晚的重點。

“很高興諸位來到我謝家的訂婚宴,從這一刻吉時開始,我謝家和黎家正式的朝大家和各位媒體宣佈,兩家訂婚,讓我們兩家的兩個小輩,正式訂婚!”

很快,管家笑眯眯地給兩人送上了特製的訂婚戒指,黎鶯手上拿著屬於謝璟淮的男戒,心藏猶如小鹿亂跳一般,一時間根本不敢對上謝璟淮的眼眸。

“那現在請這位未婚夫妻,給彼此戴上訂婚戒指吧。”

台下頓時響起掌聲,黎鶯麵上淡定,但心裡已經緊張到不行。

重活一世,她命運的軌跡已經被自己強行改變。

現在,在訂婚宴的中心舞台上,她和謝璟淮正式訂婚了!!

有些微涼的指尖碰到了自己的指尖,黎鶯下意識的顫了一下,抬眸才發現謝璟淮已經執起了自己的手掌,動作輕柔而又堅定的把屬於自己的那一枚訂婚戒指,推入自己的手指。

她微微一笑,目光堅定,以同樣的方式握著謝璟淮的手,把屬於他的那枚男戒帶到了他的手指上。

兩人互換戒指之後,這場訂婚儀式纔算正式的開始,音樂師們換了優雅的交響樂,接下來響起的音樂浪漫而又熱情。

年輕的男男女女們紛紛攜手進入了舞池中央,想著優雅的舞步,旋轉著。

黎鶯看著舞池中跳動的人,她心一動,轉頭看一下謝璟淮。“我親愛的未婚夫,要不要和我去跳一支舞。”

謝璟淮隻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並冇有迴應。

“唔......讓我猜猜,你不會跳舞?”

話音剛落,她感覺自己的腰瞬間被一張大掌給摟住了,眨眼之間,謝璟淮已經摟著她的腰帶她進入了舞池。

正在跳舞的人群十分有眼色的給兩人在中心位置,空出了一塊空地,舞台的燈光錯落在兩人身上,氣氛越發的曖昧。

直到謝璟淮帶著她跳著標準而又優雅的舞步,摟著她的腰開始旋轉,黎鶯這才反應過來。

她不過是小小的開玩笑,謝璟淮竟然真的帶她下舞池裡來跳舞了。

她的右手緊緊的握在謝璟淮的手掌之中,感受著他溫熱有力的溫度,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腰上,他大掌的摩擦在腰間的溫度讓她不由得臉頰發熱。

跳著跳著,她的眼神不由得向外看去。

季明遠,似乎還在約定的地方等著和她私奔呢!黎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思緒不由的飄遠。

腰間的手忽然收緊,黎鶯整個人緊緊的貼在了謝璟淮的身上。

帶著熱氣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耳邊,舞步旋轉,她下巴被兩根手指輕輕的挑起,對上了那一雙墨色的瞳孔。

“和我跳舞,你在想誰?”謝璟淮的聲音冰冷,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危險,很顯然對她剛纔的分心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