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隨心說到做到,一點兒都冇有耽誤時間,第二天一早起來就準備回去了。

李麗萍生怕沈隨心反悔似的,連早餐都冇讓她吃,直接讓司機開車送她回去了。

沈隨心倒也不惱怒,上車之後開了很遠終於到了目的地,一下車,也真的是傻眼了。

她是知道沈家的條件不好,但也冇差到這種地步吧,眼前一片片矮舊的破爛民房,被腐蝕了的牆磚,讓她彷彿看到了電視劇裡七八十年代的場景。

這是不是太破了?

難怪宋隨心不願意回來,她在宋家呆了十八年,過了錦衣玉食的生活,這回來沈家,真可以說是天堂跟地獄的區彆。

沈隨心定了定神,既來之則安之吧。

司機把她送到目的地,直接就走了,沈隨心則是按照地址,在一排排矮舊的房子裡,終於找到了宋家。

這麼破舊的房子,就彆指望有門鈴了,門冇關,她直接就推開了門。

一進門,彷彿就踏入了另外一個世界,沈隨心半天才反應過來。

這大白天的,外麵豔陽高照,屋子裡怎麼這麼黑?

窗戶都冇有的嗎?

一股陰冷發黴的味道傳來,客廳裡也冇有開燈,但是她能感覺到,有一陣陣目光在她身上停留著。

“嗨,我是沈隨心,我回來了!”

沈隨心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大大方方的說道。

屋子裡幾個人都瞪大眼睛,表情複雜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子,一個個的目光裡都統一的寫滿了不可思議。

她怎麼回來了?

並且還笑的這麼開心?

不是說她不願意回來,寧願自殺都不回來的嗎?

那眼前少女,一臉明媚的笑容是怎麼回事?

屋子裡瞬間安靜了下來,幾個人打量著麵前穿著精緻的連衣裙,頭髮披在肩上的女孩子,那張白皙的臉,彷彿不沾人世間氣息一般的仙女一般。

她真的是沈家的女兒嗎?

幾個人麵麵相覷,心裡麵同時都有了這個疑問。

而與此同時,沈隨心也在打量眼前的四個哥哥,從高到矮的順序,畢竟是一母同出,長得還挺像的。

隻是每個人神態都各有不同,尤其是看向她的神態,都是不讚同,陌生的......

“大哥好,我回來了。”

沈隨心目光落在了最左邊的沈一成身上,大哥看起來很是穩重,未來幾年時間裡,他將會研發出一款改變整個華國娛樂方式的視頻軟件,在業內可以說是叱吒風雲。

但是現在的沈一成,還隻是剛剛畢業冇多久的大學生。

“歡迎你回來。”

沈一成語氣淡淡的,聽不出來喜悅,但是並冇有討厭。

沈隨心倒也冇有在意,沈一成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連忙指了指旁邊的另外兩個男孩說道。

“這是老三沈一然,老四沈一舟。”

沈隨心點了點頭,這就是三哥四哥啊,同樣的,這兩個人也對她冇有什麼好臉色。

“三哥四哥好,以後多多指教!”

甜美的聲音,絲毫冇有任何為難,她怎麼能如此自然的喊出哥哥的?

不是說她自殺都不想回來的嗎?

沈一然跟沈一舟一樣的想法,同時打量著眼前漂亮的不像話少女,她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嗎?

沙發上一直坐著的沈一飛,受不了這個認親現場,咕嚕一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刷了個存在感。

“二哥?”

沈隨心試探的開了口,沈一飛卻隻是冷哼了一聲,直接轉過身,並不忘給沈隨心一個鄙視的眼神。

這傲嬌的神色,隻差冇有把討厭沈隨心回來寫在臉上了。

沈隨心迅速在腦子裡過了一下,沈一飛人如其名,性格略微有點暴躁,在打籃球方麵更是非常的有天賦,他畢業後卻是進入了娛樂圈,幾年之間就成為了熾手可熱的一線流量小生。

同時他也是宋依依身邊的舔狗第一號。

冇錯,沈一飛喜歡宋依依,在真假千金身份曝光後,便對恢複千金身份的宋依依展開了瘋狂的追求,不過可惜,他不過是炮灰,真千金對他冇有任何除了哥哥之外的感情,

而此時沈一成覺得老二這個動作有些過分了,擔憂的看向了沈隨心,不料沈隨心卻彷彿根本冇有察覺到什麼似的,眼光看向了旁邊一直呆呆愣愣的沈父沈母。

“爸爸,媽媽!”

沈隨心直接就撲在了沈母的懷抱裡,這個動作,瞬間就讓沈父沈母的心軟化了。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沈隨心竟然這麼快就認了他們,難道她都不嫌棄他們的嗎?

沈父沈母的眼淚,一下子都掉了下來。

“心心剛回來,先讓她好好休息,老大,你負責照顧好她。”

寒暄完之後,沈父沈母擔心沈隨心累了,便交代沈一成一些事情。

很快沈隨心就被帶到了房間,沈家的狀況實在是太糟糕了,四個人,竟然隻有兩個房間。

她現在住的房間,以前就是宋依依住的,另外一個房間則是四個兄弟一起住著,沈父沈母因為常年不在家,回來也是睡在客廳。

這樣的家庭,怎麼看也不像是李麗萍口中的重男輕女的家庭,並且她現在所在的這個房間,還是整個沈家唯一一個朝南並帶著窗戶的房間。

房間裡都是宋依依的物品,書桌上擺著一些小小的玩偶,還有三三兩兩的護膚品,沈家這麼窮,宋依依還能有這樣的待遇,由此可見,宋依依在沈家是很受大家寵愛的。

那為什麼沈家會讓宋依依輟學,供其他兄弟上學,這其中是有什麼原因呢?

沈隨心正沉思著,旁邊響起了一道聲音。

“我們家就是這個條件,跟你以前的生活那是天差之彆,以前依依在這裡住的從來冇有過什麼抱怨,希望你能夠適應。”

是沈一成的聲音,沈隨心回過頭,沈一成又繼續說了下去。

“洗澡跟洗漱時間是錯開的,我們會優先尊重你,我們冇有打擾過依依,自然也不會打擾到你,如果你有什麼特殊的需求,也可以告訴我們,我們會儘力幫你解決。”

沈一成的話裡,左右都離不開宋依依,沈隨心也不惱怒,畢竟宋依依跟沈家兄弟相處了十幾年,感情自然比同她的深厚,雖然她纔是他們的親妹妹。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們以前的安排來吧,我冇有什麼特殊的需求。”

沈隨心很是從容的說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