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少爺你乾嘛呀,一會葉青那個廢物回來了可怎麼辦呀。”

“怕什麼?他那個廢物,還惹得起本少爺不成?”

“你壞死了......”

房間裡傳來陣陣旖旎之音。

房門外,葉青眼神呆滯,整個人如遭雷劈。

那個嬌媚聲音的主人,正是他相戀三年的女友——鄧蘭。

嘭!!

憤怒的葉青一腳踹開房門。

葉青瞬間紅了眼眶,額頭上青筋暴起,怒吼道:“鄧蘭!!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是嗎?!!”

春光床戲被人撞破,二人先是驚慌了一瞬,可在發現來人是葉青後,這對姦夫淫婦反倒是冷靜了下來。

麵對葉青憤怒的質問,鄧蘭冷冷笑道:“葉青,你到底是真蠢還是裝蠢啊?我鄧蘭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憑什麼跟著你這麼個死窮鬼啊?”

“你再看看馬少爺,人家一個月的零花錢,都夠你奮鬥十幾年了!”

“以後我就是馬少爺的女人了,你趕緊給我滾蛋!”

一旁的馬少爺也是得意的哈哈大笑,一巴掌拍在鄧蘭的翹臀上,戲謔道:“也不怕告訴你,你的女朋友就要嫁給我了。”

“現在給本少爺我磕頭認錯,說不定到時候少爺我還能給你發張請帖呢,哈哈哈哈!”

葉青氣的渾身上下都在發抖,兩隻拳頭捏的太緊,指甲都要嵌入肉裡!

你給我戴了綠帽子,還要我給你認錯?

狂暴的怒火,摧毀了葉青心中僅存的理智。

“王八蛋,我殺了你!!”

葉青徹底紅了眼,一拳直接砸在了馬天明的臉上。

馬天明這紈絝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又怎麼會是葉青的對手,很快就被掀翻在地。

可葉青的拳頭還冇落下去呢,隻聽“噗嗤”一聲,肩上頓時傳來一陣巨痛。

低頭一看,自己左肩已經被鮮血打濕。

一塊尖銳的玻璃碎片,正插在自己的肩膀上。

“鄧蘭.....你.....”

葉青聲音顫抖,他是在不敢相信,跟自己相戀三年,甚至已經談婚論嫁的女友,居然對自己下此毒手!

“你什麼你?我現在是馬少的女朋友,我幫他可是天經地義的事!”鄧蘭不以為恥,反倒一臉驕傲。

最毒婦人心,古人誠不欺我。

地上的馬天明立刻抓住機會,嘭的一拳打在葉青臉上。

“廢物!雜碎!螻蟻一樣的傢夥,居然還敢跟本少爺動手,我他媽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馬天明邊打邊罵,拳腳如雨點般落下。

葉青心如死灰,隻是機械的舉起的手臂保護自己。

肩頭流下的鮮血打濕了胸口,也打濕了他從小佩戴的玉佩。

霎時間,玉佩陡然變的滾燙無比,像一塊燒紅的烙鐵!

“啊啊啊啊啊!!”

葉青痛的大吼,但一個更為宏大的聲音,卻穿越永恒歲月,在他腦內響起。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後世子孫,受吾傳承!”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大雨滂沱,躺在郊外山野中的葉青滿身泥濘,頭髮上都沾滿了落葉和泥灰。

不必說,定然是自己昏迷過後,那對姦夫淫婦叫人把自己扔到這裡來的。

葉青下意識的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可胳膊剛使上勁,他卻忽然反應了過來。

誒?我胳膊怎麼不疼?

低頭一看,肩膀上那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幾乎痊癒!

“是爺爺給我的玉佩?!”葉青心中大驚,連忙扯下上衣一看。

玉佩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一塊紋身般的火紅圖案。

就在手指觸碰到胸口的瞬間,無數資訊如洪流洶湧入葉青的腦海!

醫術武道、君子六藝、甚至還有傳說中的修煉之法!

不光如此,葉青甚至還在自己的丹田內感受到了一股若隱若現的金色氣流。

這一刻,葉青簡直猶如重生一般暢快!

渾身上下似乎有使不完的勁,雙目甚至能看清數公裡之外的蚊蟲!

“蒼天有眼!蒼天有眼呐!!”

“哈哈哈哈!!”

葉青興奮的揚天大吼,狂笑不停。

雖然不知道爺爺留給自己的玉佩為何會藏著這麼多的秘密,但現在,自己已經擁有了力量!

莫要說是一個馬天明瞭,就算是整個馬家,又能算得了什麼?

區區一個醫院算的了什麼?區區一個馬家又算得了什麼?

我葉青早晚讓你們知道,誰纔是螻蟻!

好好發泄一通後,葉青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下洶湧的情緒,打算先回家再說。

足足四十多公裡的路,葉青卻隻用了不到一個半小時就走完了。

可正當葉青拿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身後卻忽然響起一個好聽的女聲。

“葉青....是吧?”

回頭看去,隻見那女子麵容精緻,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子貴氣。

隻是那雙秋水般的眸子裡,此刻卻是帶著一股子嫌棄的意味。

葉青怔了怔,隨即也不禁苦笑。

自己這一身又是血又是泥的,路邊的乞丐都比這乾淨多了,人家嫌棄也是正常。

“我就是葉青,找我有事嗎?”葉青點了點頭。

“我叫謝琦蘭,你不認識我,但我們卻有婚約在身。”謝琦蘭快人快語,簡略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說了一遍。

早在四十年前,葉青的爺爺跟謝琦蘭的爺爺定下了一紙婚約,但彆說是謝琦蘭了,就連她父親,當今的謝家之主都不知道這件事。

直到前些天謝琦蘭的爺爺離世,老爺子才把這件事提了起來。

“我謝家乃是上京豪門,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謝琦蘭繼續說道:“開個價,你把婚書給我,你我此生都不會再見第二麵。”

葉青眉頭微微蹙眉,陷入了沉思。

好半天後他纔想起來,自己小時候爺爺曾交給自己一張牛皮卷,還說什麼等自己長大後再打開,到時候就不用為找媳婦而發愁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葉青自己都忘的一乾二淨。

冇想到今天居然還真有個未婚妻找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