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辰手中拿著刀,冷冷的站在那裡,腳下都是橫七豎八的慘叫聲。

嘩!

在場的人一片嘩然,他們隻是普通的老百姓,哪裡見過這種場麵。

江一辰淡定的將手中的刀用單手攥成廢鐵後,扔在地上。

時隔這麼多年,再次迴歸家鄉,讓江一辰的內心十分的愧疚。在外征戰多年,雖然已經貴為一世戰神,可卻因為忠義不能兩全,導致父母在家中受罪。

嘩然慢慢結束,大部分人膽小的人已經跑了,留下膽大的繼續看著熱鬨。

可就在他們期待後續的時候,突然來了幾輛車,穩穩的停了下來。

“報告上位,第一小隊已集合完畢,請上位指示。”

從車上下來一個身穿製服的年輕男人,劍眉星目,一身正氣,他直接來到江一辰的身邊,恭恭敬敬的打個敬禮。

江一辰微微點頭,輕聲說道:“把他們抬走,立即封鎖這裡,從今天起,冇我的命令誰也不能動這裡的一草一木。”

“是!上位!”

說完,江一辰轉身回了家,剩下圍觀的群眾癡癡傻傻的看著這一切,好像做夢一樣。

“兒子,外麵怎麼了?”李秀琴聽到外麵聲音有些不對勁,於是問道。

江一辰冷峻的麵龐瞬間多了一串串的眼淚,淚花噴湧而出,自己在外享受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待遇,竟然讓父母雙親受如此大的羞辱。

撲通!

江一辰不由分說的直接跪在了母親麵前,言語不清的說道:“爸媽,孩兒不孝。”

“一辰,兒子。你趕緊起來,這麼多年你在外打工冇有音訊,好不容易回來,媽高興還來不及呢。”

李秀琴上前直接攙扶江一辰,她對自己的兒子很瞭解,這孩子從小就心思細膩,非常的孝順。

如果冇難言之隱,根本不可能鳥無音訊。

江一辰緩緩的站起身,用手擦下眼淚,那俊俏的麵容如果不是太過於冷漠,會更加的帥一分。

“兒,你這些年都去哪了?快跟媽說說。”李秀琴雙手在江一辰身上撫摸著,上下打量著自己的兒子,確定一切完好才放下心。

江一辰微微一笑:“媽,我去當兵了。”

“什麼?真的?”

“真的!”江一辰說著,攙扶著老媽坐了下來,繼續說道:“不過,有些事我是需要保密的,先不能說。”

李秀琴連連點頭,說道:“好好,給咱老江家長臉。”

就在母子二人寒暄的時候,江一辰的父親江成功突然口吐鮮血。

“老頭子。”

“爸!”

江一辰直接跑過去抱住老爸,江成功的血越噴越多,鮮血濺了江一辰的衣服上到處都是。

為了止血,江一辰用手指直接封鎖了老爸的穴位,隨後抱著老爸衝了出去。

“上位,怎麼了?”手下見他出來,直接迎了上來。

江一辰抱著老爸不由分說,直接上了車,待母親李秀琴也上車後,對司機說道:“去晨光醫院。”

“是。”

司機快速的發動車子,以最快的速度直接開到醫院大門口,江一辰迅速的跑到搶救室麵前。

“王福臣呢?”江一辰冷冷的問道一旁值班的護士。

搶救室外麵很多人,每個人都衣冠楚楚,一身的雍容華貴。

江一辰一皺眉,見這些人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他並冇理會,反而對護士說道:“王福臣在哪?”

護士笑了笑,問道:“請問先生,找我們院長有什麼事嗎?”

江一辰一皺眉,這時,李秀琴也從醫院外了進來。

“護士小姐,我老伴發病了,很危險,需要搶救。”

護士聽後也大吃一驚,從護士台走出來,觀察片刻後,連忙說道:“你們先等一下,我馬上讓醫生來,馬上搶救。”

江一辰微微點頭。

可就在護士轉身的那一刻,突然出傳來不和諧的聲音。

“等一下。”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身材臃腫,一身珠光寶氣的怒視著江一辰走了過來,對護士說道:“這可不行,我大哥一會就要來,你安排他們進去搶救,我大哥怎麼辦?”

女人說話間,狠狠的瞪了江一辰一眼,當目光落在李秀琴身上的時候,還用手捂了一下鼻子,五官糾結在了一起。

“這位女士,搶救室內有很多急救房間,互相都不會打擾的,所以不耽誤搶救其他病人。”護士解釋道。

“什麼?你放屁。”女人氣的一甩手,怒視道:“我大哥是誰?鬆城林氏集團的總裁,怎麼可能和這種低等人公用一個搶救室呢?”

“我看你是不想乾了吧?”

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一切都無視的樣子。

“這……”小護士本就年輕,被這蠻橫的女人說完,剛要解釋,就被身後的聲音打斷。

“無論是誰,在醫院都是患者,生命冇有貴賤之分。”

刷!

所有目光都聚焦在這個甜美又伶俐的聲音上。

小護士身後站著一個清新脫俗的大美女,雖然一身的白大褂,可卻掩蓋不住她的美,水汪汪的大眼睛,櫻桃小嘴,白嫩的皮膚透著淡淡的粉紅,修長的大腿從白大褂中顯露出來,髮髻高高挽起,透著乾練。

美女來到江一辰麵前,一臉嚴肅的說道:“跟我進來吧。”

江一辰和美女四目相對,隨後眼眸微微低垂,見這美女胸前掛著胸牌,晨光醫院綜合科主任醫師,沈秋雅。

沈秋雅看似也就二十出頭的年紀,竟然能當上主任醫師?

“愣著乾什麼?病人生命垂危,還不快進來?”沈秋雅嚴肅的問道。

“一辰,還不快抱你爸進去。”張秀琴對兒子說道。

江一辰點了點頭,剛要挪步,卻再次被那個臃腫的老女人攔住。

“好啊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竟敢這樣對我說話?”臃腫的女人雙手掐腰,氣呼呼的質問道。

沈秋雅目光很冷,並冇與臃腫女人發生衝突,反而對身邊的護士說:“叫保衛科來,這裡有人鬨事。”

“是,沈主任。”小護士點頭,隨後拿出對講機。

可就在沈秋雅話音剛落的時候,和臃腫女人一起的十幾個人紛紛走了過來。

這些人清一色的黑西裝,黑墨鏡,一看就是專業保鏢。

把沈秋雅和江一辰他們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