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啊,奶奶冇事了,我們趕緊離開,醫院收費很貴的!”

見李萍要下床,餘小魚扶著她,正要走時,護士說道:“慢著,你們還欠醫院三萬元的醫藥費,不結清,休想走。”

“啊...三萬,怎麼會這麼多?”

李萍嚇得摔坐回去,要不是餘小魚按照腦海中的方案梳理過她的身子,非得又暈過去。

餘小魚憤怒的問道:“我奶奶是我救回來的,憑什麼還要這麼多錢?”

“是你一直拖著不繳費,才誤了手術時間。為了拖延,醫院用了大量藥物,這些不是錢啊。”

護士說著將入院以來的明細單扔給餘小魚,冷哼道:“你自己看吧,若是惡意逃費,你們將被拉入黑名單,全國的醫院都不會再收你們。”

護士不是危言聳聽,醫院資訊共享,逃費者,任何醫院都有權拒絕收治。

餘小魚看著清單,神色憤怒,陰沉道:“你們都冇有給我奶奶動手術,還有臉收手術費?”

雖然今日之前,餘小魚對醫學一竅不通,但覺醒了傳承,哪能看不出被坑了。

護士一臉鄙夷的說道:“我們給你奶奶輸液,不要錢啊?趕緊的,病床還有患者等著用呢。”

餘小魚勃然大怒,怒喝道:“好個黑心的民營醫院,你們的手有這麼金貴嗎?給我奶奶輸了三次液,手術費就要一萬。你們如此心黑,還配當醫生嗎?”

“乾什麼,想醫鬨啊,馬上報案,按醫鬨處理!”

這時,一名男醫生陰沉著臉走過來。

來人是這裡的主治醫師,王醫生。

之前給餘小魚打電話的人,也正是他。

餘小魚憤怒的看著他,陰沉道:“這位醫生,你來得正好。這份清單你自己看看,若是你的家人生病,你也這樣坑的嗎?”

“保安,馬上報案,暗醫鬨分子處理,拉入醫療界的黑名單,以後病死活該。”

“混蛋!”

怒不可遏的餘小魚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將他抵在牆壁上。

“你不救我奶奶也就算了,居然還如此心黑,還能說出這麼惡毒的話,你根本不配做醫生。”

王醫生的脖子被狠狠摁住,頓時呼吸困難。

雙手用力想要掰開餘小魚的手,可任他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都紋絲不動。

眾人嚇了一跳,不知餘小魚哪來這麼大的力氣,急忙過去勸阻。

“小子,放開王醫生,否則老子打死你。”

反應過來的保安舉著橡膠棍就向他的腦袋揮來。

可餘小魚彷彿後腦長了眼睛似的,大腦裡甚至已經計算出橡膠棍落到頭上的時間、位置。

這個發現讓餘小魚震驚不已,憤怒的回頭時,揮來的橡膠棍彷彿速度被放慢了很多倍。

“你不能打我孫子!”

餘小魚腦海中剛出現上百種防守、反擊的方案時,李萍撲過來抓住保安的手。

“老太婆,給老子滾開!”

惱羞成怒的保鏢用力一甩,身子骨虛弱的李萍便被摔翻在地,疼得慘叫一聲。

“奶奶!”

怒髮衝冠的餘小魚抓起拳頭,使出全部力量轟了出去。

隻聽砰的一聲,惡毒的保安大吐著鮮血倒飛回去,眨眼間就冇氣了。

所有人彷彿見了鬼似的,駭然的看著雙目血紅的餘小魚。

餘小魚趕緊扶起李萍,急問道:“奶奶,你怎麼樣,有冇有摔傷?”

“小魚,奶奶腰桿動不了了,哎呦……”

李萍痛苦的呻吟著,老人本就怕摔倒,何況她大病初癒。

“奶奶!”

心急如焚的餘小魚趕緊將李萍放在病床上,主動挖空傳承來的記憶。

結果,還算好,餘小魚還是悲痛不已,李萍的腰椎骨,居然摔裂了。

“奶奶,都是小魚不好,是小魚害了奶奶。”

強忍著眼淚,正要揹著奶奶離開這家黑心醫院,可這時一名保安伸出手指去探查同事鼻息,他嚇得一屁股摔坐在地上,驚恐的吼道:“王醫生,李隊長冇氣了!”

王醫生正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聞言臉色大變,急忙過去翻開李隊長的眼皮。

“李隊長死了,快,快把他抓起來交給特安局!”

誰也冇有注意到,驚慌大吼的王醫生,手指狠狠按壓著李隊長脖子上的大動脈。

餘小魚不敢置信的回過頭來,怒吼道:“不可能,我就打了他一拳,怎麼就死了?”

餘小魚慌得六神無主,從小以來,因為無父無母,爺爺奶奶雖然待他如親生,但他還是內心自卑。

從來不敢惹事,就是怕連累了兩位老人。

雖然覺醒了祖先傳承,性格哪會短時間改變,頓時呆滯在原地。

“小魚,你快跑啊!”

反應過來的李萍,用力推開餘小魚。

“奶奶,小魚給您闖大禍了!”

餘小魚悔不當初的看著拳頭,噗通一聲跪在李萍跟前。

“小魚啊,你快跑啊,奶奶老了,他們不會對奶奶怎麼樣的,快跑,永遠都不要回來。”

老淚縱橫的李萍不斷推搡著餘小魚。

“奶奶,爺爺已經走了,我跑了誰來照顧你啊!”

餘小魚哭成了淚人,幾名保鏢使了個眼色,趁著他不注意,將他撲倒在地,迅速將他的四肢捆起來。

“小魚!”

看著餘小魚被保安拖走,李萍痛呼著要摔下床時,夏雨嫣急忙扶著她。

這時,王醫生確定李隊長已經死亡,解恨的站起來喝道:“將李萍也控製住,少一分錢都不能走!”

夏雨嫣憤怒的看著他,沉聲道:“王醫生,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得報應嗎?”

“哼!餘小魚打死了人,該得報應的是他。”

“混蛋!本姑娘聽說不少民營醫院利慾薰心,肆無忌憚,今日見識了。王醫生,你信不信我一句話你就得失業?”

王醫生楞了一下,見夏雨嫣不過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譏諷的怒笑道:“可笑,你當自己是誰?我們院長,那可是有後台的。”

夏雨嫣懶得跟他廢話,撥通一個電話說道:“臨州城北醫院,利慾薰心、草芥人命,我給你一刻鐘,必須倒閉。”

色變的王醫生鄙夷的笑著時,電話響了。

轉身走到一旁接通電話,那麵的人就問道:“王醫生,事辦成了冇有?”

“恭喜李少,不但辦成了,而且超額完成,餘小魚打死了保安,已經被抓去了特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