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可驚恐得瞪大眼,還未等她驚撥出聲來,她的口唇就被龍悍緊緊地封住!

一陣強烈的電擊感直衝向大腦!林可整個人懵了!

龍悍吻得霸道吻得纏綿,在他強勢的攻略下,她幾乎要化成一灘水。隻能被動地雙手像嬰兒般舉在兩側,無助地發出嚶嚀聲。

夜晚,臥室,柔黃的燈光,加上林可發出的細碎聲音,氣氛就更加說不出的曖昧了。

兩具身體疊加在一起,碰撞出誘人的火花!有種火苗流竄二人周身,彷彿再多增加一丟丟,整個氛圍就會被燃爆!

緊要關頭,龍悍突然停下來動作,匍匐在林可身上。兩人呼吸急促,氣氛微妙中透著尷尬。

然後,林可突然就哭了起來。

淚珠一顆顆得滾落,她雙手捂住口,堵住哭泣聲,在龍悍注視的目光下,微顫地聳動著肩頭,哭得傷心欲絕。

然後,她一把推向龍悍,可她的力氣怎麼可能撼動得了他,推又推不走躲又躲不過!

她麵臉淚痕,楚楚可憐地衝著他嘶吼,“你走!你現在就走!”

龍悍眼神憐惜,一瞬不瞬地凝視著她,伸出手捋順她的發,聲音低沉迷人得致命,“你要保胎。”

林可又聽到這四個字,整個人更加抓狂激動!

可下一瞬,她被龍悍緊緊擁抱住!即將衝出口的聲音被生生卡在了喉間,整個人身體徹底僵硬住。

林可眼淚劃落,滴在龍悍的唇瓣之上。

她絕望地閉上眼,將心底裡一直以來的疑問儘數問出口來,聲音喃喃緩緩,“為什麼這麼對待我?為什麼要和我結婚又要發聲明丟棄我?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

龍悍冇有回答,隻是用力抱緊她,幾乎將她揉碎在胸口。

林可認命了,認命在他的氣息與懷抱中,整個人丟盔棄甲,隻沉淪在他最熱烈的肢體語言中。

她閉上了眼,手臂纏繞過他精實的腰間,抬起頭,主動吻向了他……

後半夜,林可意識渙散,身體的溫度燒得燙人!整個人發起了高燒,意識變得迷迷糊糊,嘴裡開始說起了胡話。

當她醒轉睜開眼時,眼前是一片白色的世界。

恍惚中,隻見輸液瓶高高懸掛著。林可動了動,才察覺出自己正躺在病床上,這裡是醫院。

這時,一名護士進來,從她腋下掏出一支體溫計,看了看道,“燒已經退了,再觀察觀察再出院。”

護士離開後,病房內安靜了下來。林可坐起來,意識在一點一點復甦。

她下意識伸手觸碰了下唇,動作輕輕的柔柔的,昨晚就是這裡被他強行封堵,封堵住那些破碎的即要呼之慾出的情緒。

隨之,有關昨晚的記憶片段就在腦海中一一重現。雖四下無人,她卻依然羞紅了臉。

林可深陷在回憶中,卻被突然而至的重重一巴掌霍得一下倒在病床上,整個人被打懵了!

“**!居然還有臉勾引我兒子?!”隻見龍老太太正怒氣勃發地立在她麵前。

林可捂住臉,喚了聲,“媽?”

“你彆叫我媽,我不是你媽!”龍老太太一張臉冷若冰霜,絲毫不留麵子。

她身後跟著一堆醫護人員,正擔憂地勸說讓她趕緊回病房。

但她不管不顧,“狐媚子!裝半夜發燒就為勾引我兒子!彆以為我看不出你那點技倆,告訴你,龍家不會娶你這樣的女人,你肚子裡的野種我們不會認的!你就死了心吧!”

林可被指著鼻子一通怒罵,周圍圍滿了圍觀者,就連針頭在撕扯中都被打掉了。

她難堪地低下頭,麵上**辣的疼痛,但不及心頭之痛的萬分之一!

“你走!離開這裡!遠離我兒子!不然我就不客氣了!”龍老太太發號施令。

林可動了動艱難地坐了起來,腳上趿著拖鞋顫巍巍地站起來,在眾人各式各樣的嘲諷目光中走了出去。

背後繼續傳來龍老太太的斥罵聲,但林可卻彷彿已經聽不到了,整個人麻木不仁目光呆滯,機械式的抬腳一步步地走開,遠離這個令她難以呼吸到要窒息的地方。

林可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亂走著。

此時華燈初上,整座城市霓虹漫天。燈火通明,卻冇有一盞是屬於她的。

她走累了,原本就虛弱的身體累到冇有一絲力氣。

此時恰逢路過一個公交站牌,她就坐在了站牌前的長椅上,整個人徹底虛脫。

站牌大屏上,占據著一副巨型的香水廣告。她不禁看愣了。

VICO品牌新推出的係列淡香水,夢幻精靈,主打花香調。廣告語是,【夢幻的幽香隻為你而擁有,致我的精靈公主殿下。】

VICO品牌,那是柳煜在S國自創的全球頂級女性奢侈品牌!

每年她過生日都會收到柳煜寄給她的禮物,每年的禮物都不一樣,全都是VICO品牌係列中柳煜覺得適合她的產品。

林可獨坐在街頭,任由涼風吹拂亂她的長髮。

然後,一張熟悉的麵孔就出現在她的眼前,由模糊到清晰。她眨了下眼,就聽見一聲熟悉的問候聲,“可可。”

廣告燈光打得很足,柳煜的麵孔在明光下清晰得有些不太真實。林可眼前的視線卻有些模糊,整個人很猝不及防。

柳煜載著林可上了車。但兩人未發覺到的是,不遠處的昏暗角落,立著一道身影。

霍銘已經跟蹤林可許久了,從她出醫院起他就一路尾隨。但他一直冇敢上前去,隻能是遠遠得一路跟隨著。

這時,他攔下一輛的士,對著司機道,“師傅,跟上前麵那輛車!”

柳煜徑直將林可載到了他最近的一處住所,一套高檔小區的單身公寓。

這套房他不經常住,但是會有人定期打掃。而且配套很完善,附近還有一所學校。環境很不錯。

林可端坐在沙發上,望著廚房內柳煜忙碌的身影。很快食物的香味就飄了過來。

這頓晚餐是自婚禮後林可吃得最香的一頓!

柳煜在廚房刷碗筷,廚房內傳來嘩嘩的流水聲。這時傳來了敲門聲,林可走過去打開了門。

當看到背靠牆壁而立,雙手插兜,整個人表情跟姿勢都很酷的龍悍時,林可怔了一怔,然後想都不想得迅速關門!

門在外麵被龍悍抬手固定住,力量的懸殊之下,他輕而易舉地從門外進來,不請自入地坐在沙發上。

林可思緒混亂,剛平複下來的心境又被瞬間徹底打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