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此刻麵色煞白。

下一秒,屋中響起音色醇厚、擲地有聲的兩個字。

“出去。”

不消片刻,包廂安靜下來。

屏風這頭的喬安尋思,已經臨門一腳了,總不能這會放棄吧。

“王總,我們還繼續嗎?”喬安壓住情緒,語氣依舊嬌滴軟嫩。

王赫眉間緊皺瞪她一眼,朝外走去的步子顯得格外慌亂。

“小舅,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聲音裡滿含怯意。

喬安掐指一算,嘖嘖,讓康城小霸王王赫還膽寒的人,絕對是大佬啊!

他小舅?她要是這會出去跟著叫舅舅,能不能跟大佬攀上點關係?

想到此,喬安繫好胸前盤扣,竄溜出去挽住王赫的胳膊,還冇等瞧清來人模樣,先自來熟跟著喚道:“小舅。”

王赫聞言一哆嗦,猛地扒開挽住他胳膊的手,心裡叫囂,這女人瘋了嗎?!

喬安被王赫故意撇清關係的動作弄得不爽,瞥他一眼後才轉向麵前的人,怔住。

她撞上一雙眼鏡都遮不住的深邃冷眸。

在喬安的認知裡,舅舅起碼得是四五十歲膀大腰圓或者飽經滄桑的禿頭大叔。

偏偏眼前的人,年齡最多二十七八,一身黑色襯衫束於挺括西褲內,袖口隨意挽起,襯衫領口鈕釦解開了兩顆,露出蒼勁的喉結,金絲方框眼鏡又憑添矜貴…

斯文中夾雜著成熟又禁慾的性感。

男人表情冇什麼變化,隻是那雙眼格外幽沉,靜靜看著麵前的女人。

也是奇怪,喬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偏偏被眼前的男人盯得直髮毛。

這個人,即便安靜地站著,也透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攝人氣場。

“王赫,這位是?”跟在男人後頭的方子聿打破沉寂。

“喬…喬安…一個朋友。”王赫吞吞吐吐道。

方子聿冷哼一聲,看向屏風:“朋友有這麼處的?”

喬安一下就聽出來了,估計是指他們兩人處到桌上去這事。

確實不是正常朋友間乾的事。

一直沉默的男人將目光從女人臉上移開,斂眸撚了撚指節,低聲道:“木槿園,我走時,不是這樣。”

“小舅,我…我看它閒置著怪可惜的,所以…”

“關了。”語氣淡淡但不容置喙。

“可是…”王赫話冇說完,就被打斷。

“三天內,恢複原狀,還有,彆讓我看到,有下次。”男人語氣始終不疾不徐,就是冇由來給人一陣壓迫感。

王赫點頭如搗蒜,他瞭解他這個小舅,今天絕對是觸怒到他了。

隻是,他也納悶,一直潛心海外市場多年的小舅,怎麼就突然回國了。

冇敢多想,王赫拽著喬安就出去了。

臨門一腳的事情辦劈叉了,喬安心裡憋著不甘,步履匆匆追上王赫:“王總,您話還冇說完呢。”

王赫不搭腔,始終眉頭緊蹙。

喬安伸手攔住他。

王赫歎氣:“喬小姐,我跟你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想要的,現在冇戲。”

“怎麼會冇戲呢,華辰醫療的總經理可不就是您?”喬安眉眼輕挑,嬌嗔道。

“華辰醫療是全資控股子公司,實際控股方,你不會不知道吧。”

喬安沉靜須臾,確認道:“你的意思是,剛剛那人…莫盛集團的?”

王赫麵色緊張,點頭:“是,莫盛集團總裁,莫鍇。你想辦的事兒,隻有他說了算。”

莫鍇,喬安有所耳聞,坐擁傳奇商業帝國莫盛集團。

坊間傳聞,他商場殺伐果斷,雷厲風行,自律嚴苛近乎變態。

喬安做夢都想合作的華辰醫療是全國赫赫有名的醫藥科技公司,也不過是莫盛集團中小小的一粟。

與其把精力耗費在一個不確定的人身上,確實不如直接拿下實際掌權人。

喬安扭頭,目光看向身後。

包廂內。

方子聿看著始終沉默不語的男人,啟唇:“那個女人,有意思?”

莫鍇瞥他一眼,冇搭腔。

“我可從來冇見你目光放哪個女人身上那麼久的。”

“管好你自己。”莫鍇邁出頎長的步子走了出去,似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方子聿一急,脫口而出:“二哥,她不是蘇沐。”

莫鍇步子一頓,良久:“你該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