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三月初春。

白司凰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小半個月.

她一身紅妝薄紗裙,蒙著麵紗,從棲梧院的狗洞溜了出去,打算去買點藥材。

一路向西,來到了繁茂的長安街上。

街上行人店鋪眾多,吆喝聲接連不斷。

對於她這個穿越者來說,簡直就像進了大觀園,怎麼看怎麼新鮮。

她穿梭於每個店鋪,快速買齊了需要的藥材和小狼的衣服,當路過一個茶攤時,百姓們的討論聲引起了她的注意。

“老天有眼,東幽隻要有攝政王,咱們得日子也會慢慢變好的。”

“聽說攝政王二十有二了,也不曾婚配?我家那老婆子總唸叨給攝政王介紹媳婦呢!”

“彆瞎說,攝政王這麼高貴的人,恐怕,也隻有柔淑長公主之女才能匹配。”

白司凰八卦的聽了會兒,對這位深得民心的攝政王更加好奇。

遠離街鬨的攝政王府,此時,散發著陣陣冷意。

整個王府坐落在天然的紫竹林中,春風拂過,竹影搖曳,清香四溢。

占地近乎有整個皇宮大,也被百姓笑稱是另一個朝堂。

府內,墨宸殤一身深紫描金蟒袍,負手而立,修長的身影傲然冷漠。

“第幾個了?”

他緊抿的薄唇輕啟,濃重如墨的雙眸看不出半分情緒。

小八跪在他身後,臉上如出一轍的冷漠,“回主子,已經第十個了。”

小八的嘴角,忍不住抖了抖。

皇帝明明知道主子血脈特殊,接觸不得彆的女人,還總隔三差五總往攝政王府裡塞人。

不就是想讓主子血脈混亂,然後下手嗎?真是陰險!

“府裡又臟了,命人打掃下。”墨宸殤被濃重的香氣熏得心情煩悶。

“是!”

“他怎麼算計的,本王便會讓他怎麼還回來,這龍椅不是那麼好坐的。”

墨宸殤薄唇緊抿,墨色眸底一片冰冷。

隨後,他一個輕功踏出了王府。

小八吩咐下人打掃後,緊跟而上。

*

長安街中心,人群攢動。

忽然,百姓們像是聽到了什麼動靜似的,紛紛向一處人流湧去。

隻見一塊巨大的空地上,擺放著幾個大籠子,裡麵關著各種凶猛的動物。

慵懶龐大的獅子,黃白交加的猛虎,一條條青蛇從藤編的籠子裡鑽出,吐著紅信子,嚇人的緊。

百姓們剛剛擁簇上來,害怕的又紛紛遠離。

一個身著富貴華衣,渾身圓滾滾的中年侏儒來到了眾人麵前。

男人笑起來露出幾個翡翠牙,三角眼裡浸滿了精明,尤其那光頭在燈籠的照應下,更為明顯。

錢三笑眼看著眾人,“各位,容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們是從異國來此的雜耍團,用獅子老虎給大家逗樂。”

一個大漢在他的示意下將老虎放了出來,老虎早就被打的遍體鱗傷,警戒的看著周圍,步子緩緩的走出了籠子。

“嘿,這猴子表演我見過,倒是頭一次見大老虎這麼聽話呢。”

“是啊,是啊,快開始表演吧。”

錢三喜笑顏開,命人端著鐵盤去挨個收錢,百姓們在興頭上,紛紛給了銀子。

“大錢,去,給大家表演個老虎鑽火圈。”

“好!”

在眾人的呼喊下,被叫做大錢的漢子拎著鞭子,對準老虎就狠狠抽了上去,一鞭子下去,皮開肉綻!

“吼——”

老虎吃痛,撕心裂肺的喊叫。

為了防止被打,它隻能拖著肉掌,一步步的靠近那恐怖的鐵圈。

對麵的二錢見狀,拿起早就準備好的蠟燭,在那鐵圈上引了下。

嘩啦!

火焰騰空而起,在昏暗的燈籠光下尤為紮眼,熊熊烈焰包裹著醜陋的鐵圈,將黑夜映襯的明亮起來。

百姓們瞳孔裡映著火光,一個個激動的大喊,“跳!跳!跳!”

老虎距離鐵圈十分近,隻一步之距,它的絨毛就會被烤焦,滾燙的高溫烤灼著它的臉,眼睛被灼的已經無法睜開。

可它必須瞪大眼睛,不然錯一分一毫,就是致命!

麵對烈烈火焰,大老虎頓了一下,二錢大步上去,奪過大錢手裡的血鞭,毫不猶豫的又是一鞭子甩去。

這一鞭似乎是刻意的,直直抽在了老虎還在流血的傷口上。

老虎疼的已經冇力氣喊叫,眼看下一鞭子又抽下來,它絕望的閉上了眼。

“啊!”

忽然,傳來一聲慘叫。

一位紅衣蒙麵女子騰空翻進了人群,一腳蹬在二錢身上,把他踹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