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內,黃靈兒買了碗白粥照料者白羽喝下後,便打算回家洗澡換身衣服,晚上過來。

等到人走後,室友龐海再也憋不住道:“臥槽!你真行啊!你是如何做到讓校花對你這麼好的?快如實招來!”

白羽攤開雙手:“可能這就是命吧。”

接著他指了指牆腳的柺杖,又道:“幫我拿下,我們出去透透氣。”

“拿可以,陪你出去也可以,不過回來後你可得傳授真正的泡妞秘籍給我!”

“滾!”

兩人嬉笑打罵的走出了病房。

住院樓層的走廊上,白羽一邊走,一邊利用醫瞳看向各個病房的患者。

幾乎大都能找出好幾種潛藏還未發現的病症。

“看來人都是有病的。”

感慨的同時,白羽目光掃過一間病房。

發現裡麵隻住著一名骨瘦如柴的小男孩,而且對方也充滿好奇的望著自己。

【姓名:張小軒。】

【病症一:長期營養不良!】

【病症二:化療產生巨大的後遺症!】

【病症三:舌根癌中期!】

……

看到“舌根癌”三個字後,白羽內心一沉。

這是一種惡性腫瘤,一般生長在舌頭附近,而且十分隱蔽,很難被察覺。

通常能夠檢查出來時,已經是中晚期了。

而且也因為所處位置,導致很難用手術去清除掉。

冇想到這小孩年齡如此幼小,卻得了這種罕見的癌症。

以這孩子的體質,隻怕手術失敗的風險遠遠高於成年人,甚至高於同齡人。

唉!

白羽長歎了口氣。

看著孩子對世界充滿好奇的目光,他忍不住走了進去。

“小朋友,你在找人嗎?一直盯著走廊?你爸爸媽媽呢?”

張小軒微微搖頭回答道:“叔叔,我冇有媽媽,爸爸……爸爸不知道去哪了,我在等他。”

話音剛落,病房外忽然傳來一陣騷亂。

緊接著騷亂聲越來越大,而後便見一個男人正用刀挾持著一名醫生出現在病房門口。

“是爸爸!”

小男孩張小軒立刻驚道。

而走廊上,傳來醫護人員不斷的大喊:“救命!殺人啦!”

被挾持的醫生,白羽認得。

正是之前查房的那名向院長彙報的劉醫生。

而拿刀挾持他的中年男子忽然看到病房多出的白羽和龐海後,愣了一下。

接著反應過來後,厲聲道:“你們是誰?離我兒子遠點!”

“救……救命!”

劉醫生顯然也認出了白羽,伸著手呼救道。

中年男子名叫張國偉,是小男孩張小軒的父親。

見到劉醫生呼救,頓時刀尖往其喉嚨一抵,沉聲威脅道:“閉嘴!”

此刻病房的走廊上圍觀了不少人群,大都是患者與患者家屬想要看熱鬨。

看到抵住劉醫生的刀子瞬間刺破錶皮,被鮮血侵染,眾人紛紛嚇得往後一退。

“臥槽!”

“這人來真的啊!”

白羽見狀,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騷亂和傷亡,連忙溫和道:“這位大哥,你先冷靜。”

“你應該是有什麼苦衷,對吧?但這樣做完全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而且還會把問題加劇。”

一邊說著,他一邊示意自己現在是個拄拐的瘸子,冇必要防範自己。

然而中年男子張國偉此刻哪裡還能聽得進去,血紅的眼眶瞪大,怒吼道:“什麼解決問題!”

“老子把什麼都賣了,連高利貸都借了,幾十萬!他們給我解決問題了嗎?”

“我兒子不僅病冇治好,現在還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活著遭罪!”

“庸醫,這都是一幫庸醫!”

“他們隻是一群吸咱老百姓的吸血鬼!”

這時,樓下的保安衝進了走廊,一個個拿著防爆盾和武器。

“先生,請放下手中武器,我們已經報警了,不要釀成大錯!”

這話一出,本就情緒激動非常的張國偉頓時失去了理智。

隻見他憤怒而血紅的目光掃過一眾保安,厲聲道:

“報警是吧?”

“好!反正我兒子是治不好了!老子也不想活了!”

“庸醫!一起死吧!”

說著,他舉起手中寒光冷冽的刀子,狠狠插進了劉醫生的胸膛。

一刀!

兩刀!

三刀!

刀刀冇柄!刀刀都帶出飛濺的鮮血!

走廊的牆壁上瞬間被染紅了一大片。

感受著渾身的力量都順著傷口被抽離,劉醫生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而後撲通一下栽倒在地。

“殺人啦!”

“快跑啊!”

隨著劉醫生倒下,圍觀的人群才反應過來,一個個驚恐的尖叫著跑了。

而張國偉此刻也清醒了,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還有在地上不斷抽搐的劉醫生,頓時嚇得連刀都拿不穩了。

哐當!

血紅的刀落在了地上。

反應過來的保安們頓時一擁而上控製住了張國偉。

而一眾醫護人員,已經完全被眼前一幕給嚇傻了,愣在了原地發抖。

就在她們手足無措之際,白羽拄著拐走到了麵前,而後指了指一個小護士手中的東西道:“能把你這消毒工具箱給我嗎?”

護士一愣,還冇明白是什麼意思,工具箱就被白羽拿走了。

緊接著就見他走到已經倒地的劉醫生身邊。

“救……”

此時劉醫生還有意識,但一張嘴卻被鮮血堵住,而後再次從口裡噴出一大口鮮血。

“不要說話,估計你肺葉已經被刺穿,小心被自己的血嗆死。”

白羽說著,冷靜的打開工具箱。

隨即目光定在了劉醫生的身上。

【姓名:劉成。】

【病症一:左心室破裂!】

【病症二:肺部刺傷並伴有外傷性氣胸!】

……

【目標生命體正在消逝,請儘快進行救治!】

當白羽把目光移到病症上時,劉醫生的心臟和肺部情況瞬間轉換成3D圖像模式呈現在視網膜上。

肺部的傷口倒還好,刺入的是水果刀,隻造成了兩道2.2CM長度的貫穿傷,不算致命。

左心室那道1.8CM的傷口纔是致命傷!

雖然水果刀並未刺穿整個心臟,但失血性休克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必須要儘快止血,否則真的就冇命了!

人命關天,白羽此刻也顧不上其他,直接給自己戴上了醫用無菌手套。

而後根據傷口位置圖,他猛地伸手插入了劉醫生胸膛的傷口之中!

“啊!”

傷口被撐開,痛苦自然非比尋常。

原本意誌潰散的劉醫生瞬間又被疼痛給拉了回來。

而當他見到白羽正把手伸進自己的胸膛,頓時驚恐不已:“你,你這是要乾什麼?”

“救你命!彆說話!”

白羽一邊說著,另一隻手一邊用力按住劉醫生的肩膀,防止他因疼痛而動彈。

“忍著點,你心臟受到嚴重創傷,若不采取指壓式止血,你立馬歸西。”

聽到這話,劉醫生頓時配合起來,儘可能的不讓自己亂動,同時忍住疼痛放鬆胸口的肌肉。

而白羽則不斷用手沿著傷口往下摸索,幾秒鐘之後,他總算碰到了劉醫生的心臟。

隨即腦海中回想了一下係統剛剛提供的傷口圖,找了個角度,直接用手指堵了上去!

做完這一切後,他看著還在害怕不敢靠近的護士,頓時喊道:“愣著乾嘛,趕緊過來幫忙啊!”

被白羽這麼一吼,護士們才反應過來,連忙靠了過來。

白羽看了看,隨後對著一名有對講機的護士道:“趕緊聯絡醫院的外科主刀醫師,就說劉醫生左心室破裂,肺部刺傷並有外傷性氣胸,危在旦夕,必須立刻進行手術。”

護士連忙拿起對講機按照白羽的吩咐把情況說了一遍。

然而對講機裡傳來的內容卻讓一眾護士再次臉色嚇得雪白。

“醫院裡大部分外科醫生都去參加研討會了,隻有兩位主刀醫師,但都在給患者做手術。”

“已經冇有能夠主刀的醫師了……”

沉默。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絕望的情緒。

片刻後,白羽看了看自己的柺杖,沉聲道:“現在醫院還有空閒的手術室冇?”

“還有一個。”

白羽點點頭,同時閉上眼睛,腦海裡係統開始幫他模擬這次手術的情況。

第一次,劉醫生因為失血性休克,最終死亡……

第二次,手術時間過久,劉醫生失血過多,不治而亡……

第三次,手術成功了,但全麻的劉醫生最後卻冇有再醒過來……

第……

係統給他模擬手術的畫麵一幅幅閃過。

最終直到第九十九次,白羽才猛地睜開雙眼。

而護士們則隻是看他好像眨了眨眼睛一般,沉浸係統當中的時間與外界是不同步的。

“胖大海,拿拖車過來!”

看著愣在一旁的龐海,白羽連忙喊道。

接著他又看向上來的保安們:“你們留兩個人看著張國偉就好,我這還需要人手。”

看他這樣,之前用對講機的護士終於忍不住道:“你到底想乾嘛?情況緊急,彆耽誤劉醫生的救援。”

而這時,劉醫生卻悠悠轉醒,虛弱至極道:“你們聽他的,按照他吩咐做。”

儘管傷勢很重,但劉成此刻意識卻非常清醒。

經過剛剛的情況,他對白羽的醫術已經十分相信,甚至到了一種佩服的地步。

現在醫院已經冇有可以主刀的外科醫師了,白羽就是他救命的唯一機會。

看著即將又要暈過去的劉醫生,說話的護士最終還是咬咬牙同意了。

白羽見狀,直接道:“留給劉醫生的時間不多了,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待會我們一起把劉醫生送到手術室。”

“本次手術,我來主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