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坐在床邊,此時的他已經想好了自己下一步應該要做什麼,造反是想都彆想,此時的李世民擁有最強的將領,最橫的軍隊。

此時來造反,那就是腦袋有毛病,也隻有以前的齊王佑才能做這樣的蠢事。

現在的李佑要做的就是乾掉昝君謨,梁猛彪,燕弘亮三人...用他們的鮮血和人頭來達到自己浪子回頭的效果,跟著將自己以前的錯誤都推到這三個人的身上。

當然了,這個想法絕對的是好的。

隻是現在李佑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但是這個想法實施起來很有難度,為什麼...因為昝君謨,梁猛彪,燕弘亮這三個人都是孔武有力的武夫。

李佑細胳膊細腿,殺他們其中一個就是難上加難了,現在想要殺他們三人,那簡直就是談何容易。

還有就是...整個王府的兵權都在這三個人的手上,李佑想要下命令找幾個幫手,都是無稽之談,拿到底該怎麼殺了昝君謨,梁猛彪,燕弘亮三人。這成了此時李佑最煩惱的事情。

“到底該怎麼辦...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李佑將眉頭皺的緊緊的,一時之間陷入了苦思。

“嗚...嗚...嗚...!”

就在李佑苦思的時候,突然,耳邊再次響起了嗚咽的聲音,李佑回頭一看,哎呦...怎麼將她給忘記了,李佑這個時候才發現,剛剛那位被五花大綁的少女,現在還被五花大綁的在自己身邊。

“哎呦呦...!”李佑回頭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綁的少女,連忙發出了抱歉的聲音道:“抱歉呀,將你給忘記了!”

說完,李佑直接將少女的嘴封給扯開道:“呀...你到底是誰呀,怎麼被綁成這樣塞在這裡...?”

誰知道,讓李佑傻眼的是,本來李佑認為的可憐的無助的少女,嘴封被撕掉之後,跟著就來了一句:“小子,你他嗎的死定了。”

“噗...!”李佑一個荒唐,這什麼玩意,好好的一個可愛的少女怎麼出口成臟呀。

“哎...!”李佑連忙擺手道:“彆罵人好不好呀...能回答我的問題嗎...你是誰,怎麼被綁在這裡?”

李佑的話,讓少女露出了憤恨的表情:“老孃也不知道老孃為什麼會被綁在這裡,老孃隻記得老孃應該是在齊州的客房中睡覺,醒來之後就出現在了這裡。

他嗎的..老孃一定是被人給拍了。”

“被人給拍了,什麼意思?”李佑有些詫異,他不知道被人給拍了是什麼意思。

“你還真蠢...被人拍了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就是被略買了...真是陰溝裡翻了船,老孃沖天燕也著了道...彆讓老孃出去,隻要老孃出去了,一定找到那個人,將對方的命根子給剪了,讓他進宮做內侍。”

“額...!”

李佑都震驚了,這是什麼少女呀,怎麼滿嘴的臟話,還老孃老孃的,不過,現在李佑倒是明白了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應該是以前的那位齊王佑看上這個少女了,然後派人將這位少女給拍來了。

這個略買呀,在古代的意思就是拐賣,這個少女能知道這麼多,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類,居然還有沖天燕的渾號,很可能是江湖人士。

大唐善武,所以在大唐,江湖已經存在了,而且還十分蓬勃的發展著。

看著眼前露出不善眼神的沖天燕,李佑忽然想到了一計,都說這江湖人士行走江湖,都帶著麻藥一類這種下三濫的玩意。

不知道這位沖天燕有冇有。

要是這位沖天燕身上有這些下三濫的麻藥,那自己就可以對昝君謨,梁猛彪,燕弘亮三人下藥呀,三人要是被自己麻翻了,那自己殺起來就輕鬆多了。

想到此處,李佑立即露出了期待的眼神看著沖天燕問道:“那個沖天燕,你有麻藥嗎...?”

“麻藥...?”沖天燕有些警覺得看著李佑道:“你要麻藥做什麼...不會是想要對老孃不軌吧...小子,老孃可告訴你,老孃沖天燕可不是好欺侮的,你要是敢對老孃有什麼不軌,老孃就將你閹了,送進宮中做內侍。”

看著沖天燕那警覺的小樣子,李佑連忙露出了不可能的表情道:“你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對你有什麼不軌的心思,如果我要是對你有任何不軌的企圖,還和你廢話做什麼?

這麼和你說吧...你要是有麻藥就拿出來,等一下我要用你的麻藥麻翻三個人,隻要將這三個人給麻翻了,那我們就們逃出去了。”

“逃出去...?”沖天燕看著李佑有些不太相信的,露出不信的眼神道:“小子...你不會是騙老孃的吧,老孃剛剛可是聽到那個人喊你大王呀。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對老孃做什麼事情?”

“我真的不想對你做什麼事情,我是大王,但是我也是被囚禁在這裡的,如果我不是和你囚禁在這裡的,我有必要和你說這麼多嗎...你看看你被困的樣子,我想要對你為所欲為一點都不難吧。”

李佑的話,也是讓這位涉世不深的沖天燕微微的點了點頭,因為李佑說的是對的,如果李佑真的想要對自己有什麼企圖的話,也不會這麼麻煩,自己現在已經被綁成這樣,衝上來就可以了,完全冇有必要這樣。

“確實...你要是想要對老孃我不軌,也不會說這麼多的廢話了,那個...你能保證一定會救老孃出去?”沖天燕有些鬆動的看著李佑。

“當然了...你快點說,你到底有冇有麻藥,如果有就給我,隻要我用你的麻藥將三個人給麻翻了,就一定放你出去。”

沖天燕想了又想,好在這位沖天燕不蠢,她知道自己此時的處境,已經是冇有路了,所以葉隻能死馬當做活馬醫。

跟著下定決心道:“麻藥老孃有,就在老孃的胸前,一大包...不過,你拿的時候,要小心一點,要是敢亂摸,老孃一定將你給閹了,然後...!”

“送進宮中當內侍。”李佑提前將沖天燕要說的話給說了。

跟著李佑不等沖天燕反應過來,就直接將手伸進了沖天燕的胸前,一摸果然有一個大紙包,足足有拳頭那麼大。

“靠...你帶這麼多麻藥,想要將齊州一個城的人都給麻翻了?”

沖天燕俏臉在李佑的手伸進自己胸前的時候紅透了一片,聽著李佑那調侃的話,沖天燕無語的道:“你...你懂什麼...這叫有備無患,闖蕩江湖所必需的智謀。”

“切...!”李佑笑了笑道:“你這麼有智謀還被人給拍了,然後五花大綁的弄到這裡,今天要不是我,我看你已經被人給汙了清白,然後做人家的小侍女。”

“呸...誰敢,敢動老孃沖天燕的人還冇有生出來呢...!”沖天燕小臉通紅通紅,也不知道害羞還是氣憤。

“好了...我們就不要再吵了,有了你的麻藥,我們就都能逃出去了,當然了,還要委屈你一下,等一下,我會找三個人進來,這個時候你不要出聲,等我麻翻了那三個人,然後殺掉,就會放你離開。”

“好...老孃信你...不過你可彆想耍花樣...老孃....嗚...嗚...嗚...!”

沖天燕還冇有說完,李佑直接將嘴封再次給沖天燕貼上,這讓沖天燕氣急敗壞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