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兒,彆怕,我對你這種美人一向是溫柔的。”

路易斯察覺到宋曉的抗拒,放在她腰間的手就更加大力,全程都是拖拽著。

休息室附近私密性很高,有侍應生看到他們過去,直接關了門退出去。

套間的門剛打開,宋曉就被路易斯的一股大力推到了門上,緊接著就是噁心的男人氣息逼過來。

宋曉側過臉,吻就落在了她的臉頰上,然後一路往下。

男人的力氣太大,路易斯又是老手,輕鬆地鉗製住宋曉的雙手,然後就打算往她的衣服裡麵探。

“寶貝兒,你真是饞死我了。”

宋曉咬緊牙齒,拚了命掙紮,卻還是被對方上下其手。

“住手……這裡是休息室……”

“放心,不會有任何人過來打擾我們。”

路易斯低低的笑,言語之間是警告和調戲,噁心的舌頭在她脖子上輕輕掠過。

宋曉仰起頭,躲避對方的吻,眼淚就控製不住地往下落。

嚴辰北,你好樣的,就這麼把我丟出去了。

啪嗒!

宋曉瞳孔放大,感受到男人冰涼的手探到她後麵,輕鬆打開了胸衣的按扣。

“乖,讓我好好疼愛你……”

不行!絕對不行!

宋曉尖叫一聲,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一口咬在了路易斯肩膀上!

路易斯不敢置信,迅速鬆開她往後退,嘴裡連續罵了一串英文的臟話。

“你他麼找死!”

他反應過來,捂著肩膀就要上去踹宋曉。

宋曉癱坐在地上,卻冇有躲開,忽然抬起頭。

“嚴榛榛……”

路易斯停住動作,眯起眼睛,蹲下來扣住女人的脖子拉到自己麵前。

“你說什麼?”

“路易斯先生喜歡嚴榛榛小姐吧?”宋曉嚥了一口口水,手指發顫地捋開散落的頭髮,側著臉對眼前噁心的男人微微一笑。

路易斯舔了舔牙齒,忽然笑了,扣著宋曉的脖子加大力道,涼涼地道:“喜歡又怎麼樣?她跟你一樣不識抬舉,欠調教得很。”

宋曉扯了扯唇角,仰頭看路易斯,眼眶裡水靈靈的,“結婚談戀愛才需要喜歡,露水姻緣應該用不著喜歡吧?”

路易斯眼前一亮,順著她的暗示往下走,“你能幫我得手?”

宋曉嘴唇微顫,道:“嚴小姐最近就要回帝都了,到時候一定會來嚴氏,我可以主動要求接待她。”

“我憑什麼相信你?”路易斯神色懷疑。

“嚴榛榛小姐是我們嚴總的小姑,嚴家的大小姐,嚴老的掌上明珠。”宋曉扯了扯唇角,拉上自己的領口,幽幽地道:“難道不值得您冒險相信我一回嗎?”

“你幫著我算計嚴辰北的小姑,就不怕死?”路易斯審視著宋曉的臉。

宋曉沉下臉,麵無表情,“如果不是嚴總,我應該不用出現在這裡。”

路易斯神色玩味,忽然大笑。

“好!我放你這次!”

宋曉鬆了口氣。

男人忽然又把她拉進懷裡,毒蛇吐信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要是你敢騙我,我保證玩死你。”

……

黑色商務車內

司機透著鏡子往後看了一眼,嚴辰北喝了不少酒,正閉著眼睛假寐,眉心緊緊堆在一起,周身都是令人壓抑的低氣壓。

“嚴總,宋小姐……”

嚴辰北睜開眼睛,漆黑的瞳孔裡佈滿陰鷙,唇角下壓,“她不會出來了。”

“那我們……”

“開車。”男人語氣忽然加重,聲調中夾雜著森冷。

司機不敢違逆,正要發動車,忽然看到一抹纖細的身影從酒店裡走出來。

“嚴總,是宋小姐。”

嚴辰北眉心一收,淩厲的視線射向窗外,迅速攫住了燈光下走近的熟悉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