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喬安慌神間,莫鍇已經鬆開她,起身翩然離去。

地下停車場。

喬安攥著一份檔案,盯著VIP車輛通道。

一輛黑色勞斯萊斯駛出,喬安幾乎是躥過去的。

車子猛然一個急刹,擦上喬安的腿。

助理高義麵色緊張:“二少,有人攔車。”

莫鍇麵色幽沉。

“叩—叩—”車窗門發出叩響。

莫鍇抬眸瞥一眼。

車外女人額間密佈一層薄汗,舉著一根纖細手指,口型:“給我一分鐘。”

車窗緩緩搖下。

“喬小姐,我以為,我表示的夠清楚了。”莫鍇語氣冷漠。

“莫總,這是我的合作方案,請您過目一下總可以吧。”

喬安語氣不負之前的輕佻,倒顯得有些誠懇。

檔案從車窗遞進。

莫鍇凝視著她兩眼,接過隨意撂在了一邊。

“開車。”語氣冷冷。

車子複駛,莫鍇犀利的目光落在後視鏡中一身黑裙的女人身上,**在外的肌膚白的發光。

“二少,今天回莫公館還是?”

“木槿園。”

“今天的新聞?”

“處理乾淨。”

昏黃燈光中,莫鍇骨節分明的手微微晃動著手中的伏特加,眼眸微斂。

酒水入喉,辛辣如同那個女人。

窗外,大片木槿花散落在地。

立在窗前的男人思緒飄遠,耳畔響起一個聲音:“二少,我給您念個故事吧。”

那個聲音和語氣,和今天的女人,一模一樣。

翌日。

富陽公司內。

“喬姐,老闆又在發飆了,您當心。”助理小雅攔住往會議室去的喬安。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怕。”喬安輕輕拍了拍小雅的肩,推開了會議室的門。

會議室氣氛很是凝重,眾人正襟危坐,老闆戴明麵色鐵青。

“大家早上好。”喬安笑意吟吟。

戴明瞧見來人,抄起手頭的檔案就扔過去。

喬安側身躲過。

“好你個喬安,你還真是什麼男人都敢撩,你自己作死可彆拉著富陽陪葬!”

喬安思忖,訊息傳這麼快?

“王赫是什麼人?華辰醫療總經理,你什麼身份,他也是你能肖想的?!”

喬安看著戴明急赤白臉的樣子,一臉懵,王赫?

她斂了斂有些好笑的情緒,撿起地上的材料:“不就是個王赫嘛,至於戴總您動這麼大氣。”

“看看!是不是你乾的好事!”戴明指著喬安撿起的材料,咬牙切齒道。

喬安低頭翻閱,嬌嫩紅唇間蹦出句:“嘖嘖,夠狠。”

資料顯示,富陽在這次合作招投標中,首輪出局。

整個行業規則,一般首輪不會出現淘汰。

因為首輪出局,麵子裡子褲衩子丟光了不說,還意味著被招標方拉黑了。

最近和華辰有過接觸的,隻有信誓旦旦要拿下這個項目的喬安。

“白瞎我通宵做的方案!”喬安恨恨道。

和喬安同期進入公司的吳瑤突然出聲:“戴總,聽說莫盛集團的莫鍇回國了,要是得到莫總的賞識,一個合作權應該不在話下。”

“誰?”戴明眸子一亮。

“莫盛集團的莫鍇?!”戴明不可置信般驚呼。

“是,他確實回來了,我表哥說他昨天還出席某論壇了,但是這次莫盛集團冇讓報道,所以外界不知道。”

“戴總,要麼這個項目您交給我?據我瞭解,莫總接下來一週會接洽瑞士SRI的考察團。”吳瑤試探問。

喬安翻頁的手頓住。

戴明眼中瞬間有了神采:“哎喲瑤瑤真的嗎?SRI考察團來康城了?你還認識莫鍇?那接下來就由你…”

“不行。”喬安打斷。

這個項目她勢在必得!

“有人給你收拾爛攤子你還就該阿彌陀福,喬安,你最好擺正你的位置,真以為自己多了不起?”

“這個項目,我不會轉手。”喬安語氣堅定不容置喙。

“行,這件事你和吳瑤各憑本事。喬安,你若是成了,項目照舊歸你。解決不了,市場經理的位子給吳瑤,你滾蛋!”

戴明哐地一聲甩開椅子,怒氣沖沖摔門而去!

眾人一臉怨怪瞪了喬安一眼,跟著離去。

喬安能理解戴明和眾人的心情,畢竟被華辰拉黑,意味著本就舉步維艱的富陽更加雪上加霜。

隻是,她想不出理由,莫鍇在看過她的方案後,非但冇有轉變想法,還直接將富陽拉黑了。

這簡直不亞於啪啪打她臉!

必須要討個說法!

喬安拿起檔案起身,剛準備邁出的身子被吳瑤擋住。

“喬經理,您何必這麼執著呢,偶爾認個輸,不丟人。”

喬安抬眸:“手下敗將麵前,偶爾,不存在的。”

說完,美眸一挑,閒適繞過。

“喬安,你還真以為市場部缺了你不轉了!這次我一定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喬安步子一頓,語氣平淡:“那我,拭目以待。”

說完,喬安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好似和某個男人一樣。